所有藝術都是抄襲來的?!創意工作者何思芃談超現實創作奇想及書法家母親董陽孜

由於父母的加持與協助,許多官二代、星二代、商界富二代在起步時就比其他人獲得更大的關注,身為藝二代的創意工作者何思芃,卻不喜歡旁人將她冠上「藝術家」的稱號,繼她的古董時尚珠寶收藏史之後,何思芃要與我們分享她的超現實創作奇想以及書法藝術家母親董陽孜。
 

何思芃曾經與母親董陽孜合辦過展覽,將母親的書法線條轉化成珠寶設計系列,自2012年以來,她也陸續辦過幾次個人創作展,但她不認為自己是珠寶設計師,也不喜歡旁人將她冠上藝術家的稱號,「因為我根本覺得不夠格,當然一方面是現在當藝術家太簡單,好像誰都可以稱自己是藝術家,我覺得我只能叫做創意工作者,做創作的,在我心目中,像我最喜歡的達利啦,或者是馬格利特啊,那個所謂的『藝術家』,他們是用生命在做創作,他們生命裡面就只有做創作,沒有別的,那我覺得很慚愧的就是,我好像每次都是,好像有機會辦展覽了,好好,開始來創作。」講到這裡,或許也是真的感到心虛慚愧吧,何思芃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出來。

▶強尼戴普愛女莉莉蘿絲戴普Lily-Rose Depp秀甜美頹廢氣質

▶星二代達珂塔強生Dakota Johnson挑戰情慾尺度

創意工作者何思芃的個人古董收藏 05
何思芃以母親董陽孜的書法線條所設計的珠寶作品。(圖/BeautiMode)

透過創作重拾自信

1979年於美國出生、在台北成長、高中時就前往英國留學的何思芃,大學時在英國Camberwell College of Art主修平面設計,畢業後回台灣也曾經從事過平面設計的工作,但因個性使然,無法忍受別人修改她的作品,再加上工作得很累,因而決定離職,離職後的她先是在網路拍賣古董珠寶,後來在忠孝東路的巷子裡開了間古董珠寶的小店,直到懷孕後才把店收起來,當個全職的家庭主婦。

儘管父親何懷碩和母親董陽孜都是知名藝術家,但何思芃一直到四、五年前才開始創作及辦展覽,她之所以開始畫畫,是因為當時剛結束了一段婚姻關係,她坦言,當時打擊很大,這也算是她人生最大的轉捩點。透過展覽,她發現有人喜歡自己的作品,甚至願意買回去收藏,才因此又慢慢建立起自己的自信心。

▶富二代義大利頂級內衣La Perla最年輕亞洲區首席執行官Chiara Scaglia

創意工作者何思芃
創意工作者何思芃因為開始創作而重新找回自信。(圖/BeautiMode)

古董時尚珠寶結合繪畫 走出自我風格

為何會將古董時尚珠寶與繪畫結合?何思芃表示,「我本來只是想要辦一個古董珠寶展,可是那時候就是不甘於只是辦一個古董珠寶展,只是當一個介紹人,我開始想要希望可以有我自己,因為畢竟是我收來的東西,我朋友就鼓勵我說,你有沒有想過可以結合你的畫。」

何思芃當時還不知道該如何將兩者結合,後來她嘗試將古董珠寶放在紙上讓檯燈照射出倒影,「我一開始只是在紙上勾勒那個珠寶的倒影、陰影,因為古董珠寶的細節很多,它的倒影可能像蕾絲一樣,有洞什麼的,很漂亮,很有趣,我就這樣勾勒,然後慢慢慢慢的畫,後來策展人就鼓勵說,我們可以來辦一個這樣的展覽,然後有你的古董收藏品和你的創作,我後來是這樣慢慢才開始的。」

▶Think of PONG何思芃古董時尚珠寶繪畫創作展

華麗的殘影─何思芃古董珠寶繪畫創作展1
何思芃早期的創作,繪畫是繞著珠寶發展的。(圖/新思惟人文空間)

何思芃個人的首場個展「華麗的殘影─何思芃古董珠寶繪畫創作展」2012年6月在高雄開展,「你知道我第一個展覽,那時候先幫我喬好時間了,然後我來推算,我自以為說,一天可以畫個一張、兩張吧,哇賽,我大概幾個月吧,我畫了五十張耶,那時候壓力好大,因為展覽已經訂好了,我記得是一月敲好展覽,好像是敲暑假的,我只剩下半年的時間,然後我設定五十張,我那時候真的以為說一兩天可以畫一張,後來就覺得根本不可能。」

華麗的殘影─何思芃古董珠寶繪畫創作展6
何思芃的創作中,經常可見到骷髏頭。(圖/新思惟人文空間)

何思芃進一步解釋她的創作過程,「我構圖還蠻快的,因為我還蠻直覺的,可是構圖是大方向,我的畫最麻煩就是細節,花最多時間在想這些細節,最久一個禮拜都有,有時候就是卡一天啊,我不知道這個區塊我要塞什麼東西在裡面,因為我沒有用別的顏色,我只有黑白線條,這樣就只能用形狀或圖案來區隔,所以很多時間在想那個圖案,而且又不能重複,又不能兩個很相近,比如說,這個是線條,我這邊又是畫線條的話,你會看不到這兩個的差異區隔,所以我可能這邊用線條,那邊就不能用線條,那我要放什麼?」

透過創作,何思芃又找回了自我的價值,她也認為創作就是她的人生使命,「我們都不知道我們可以活多久,那這輩子最重要的是誰,就是自己,不是父母,不是小孩,沒有任何人比自己還要更重要,所以當我辦了第一個展覽之後,那時候我就覺得,我現在馬上死掉我都很甘願,到現在還是,我現在真的死了,我都非常的,不能說滿意,可是我至少覺得我這輩子沒有白活,至少我做了一些事情,尤其做創作,我覺得最大的滿足是,這個世界上本來沒有這些畫,可是因為我,這些東西曾經出現在這世界上,有可能整個地球全部都毀滅,可是我曾經出現過,我曾經留了這個東西下來,我並沒有白白走這一遭,對我來說,是我對我自己很大的一個交代,所以也因為有這個觀念,我很多事情變得看得很淡。」

「Think of PONG何思芃個展」古董時尚珠寶繪畫創作展2
何思芃,《偽 之習作》,2015
代針筆、古董時尚珠寶(Trifari)/紙,27 x 39 cm。(圖/誠品藝廊)

何思芃認為,她目前的創作系列與之前最大的不同是,現在想要傳遞的訊息更多了,希望能對一些人性或目前社會上人們冷漠的現象激發反思,繪畫中的各個元素內容越來越豐富,但相對的,在轉換上就會更加困難,「我不是在設計,我不是在想圖案要怎麼畫,我在想裡面的東西是什麼,裡面的什麼東西是代表我想要傳達的什麼涵意,就是都很花時間去想。我還是會擷取一些古董時尚珠寶的元素放在畫裡面,這是珠寶與繪畫兩個呼應的地方,可是這一系列跟之前最大的不一樣,對我來說是,把別針拿掉,那幅畫自己本身也成立,可是早期那個系列,我現在自己回去看,比較像是,我的畫是繞著那個別針的,比較少我自己。」

創意工作者何思芃的個人古董收藏 04
何思芃擁有許多手部相關的收藏品。(圖/BeautiMode)
創意工作者何思芃的個人古董收藏 49
何思芃的個人收藏及古董時尚珠寶。(圖/BeautiMode)

所有藝術都是抄襲的 骷髏與人體器官成畫作常見元素

除了與別針呼應的元素之外,骷髏頭、人體器官也是經常在何思芃畫作中出現的,就連在何思芃家中,這些骷髏頭和人體器官也都各自成為一個個的收藏主題,「我很喜歡人體解剖的圖,我覺得那些東西對我來說有莫大的吸引力,但很奇怪的是,這些東西是在我們的身體裡面,可是我們對它最陌生,很多人看到骷髏頭會覺得很害怕,包括我的小孩也是,那我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沒有人教他要害怕骷髏頭,可是大家看到骷髏頭,直覺就是會害怕。那跟我們是每天息息相關的東西,我們為什麼會害怕自己擁有的,看到內臟或看到器官會覺得害怕,這不是一個很奇怪的現象嗎?這些內在,就像一個宇宙,我們看不到,可是它裡面其實非常美,那個線條,那個形狀,就是看了很多解剖圖之後,你就覺得,哇,原來腸子長這樣,原來腸子裡面長這樣。」何思芃說。

▶魔鬼就在細節裡!創意工作者何思芃的古董時尚珠寶收藏世界

創意工作者何思芃的個人古董收藏 39
人體器官是何思芃個人收藏的主題之一。(圖/BeautiMode)
創意工作者何思芃的個人古董收藏 55
骷髏頭是何思芃其中一個收藏品的主題。(圖/BeautiMode)
創意工作者何思芃的個人古董收藏 56
在何思芃家中隨處可見骷髏頭的蹤跡。(圖/BeautiMode)
創意工作者何思芃的個人古董收藏 53
何思芃認為,不應該對骷髏頭感到害怕。(圖/BeautiMode)

她也進一步指出,其實所有的藝術都是抄襲的,「從一開始最早期,我們人類抄襲的是大自然,畢竟我們是大自然的一份子,我們不可能憑空想像一個形狀、一個東西,我們人類會複製嘛,你看過的,你有這個印象,所有的藝術品都是這樣,然後加上你的詮釋、你的轉換,你把蝴蝶的翅膀圖案畫出來,因為看的時候真的覺得圖案很漂亮,可是那是大自然的成果,那是宇宙生出來的東西,然後我們轉化,因為我們人會想像,會有創造力,然後你可以把它轉換成另外一種形式,變成你自己的東西。所以藝術所有東西基本上都是抄襲來的,我覺得啦,你去看所有的,早期所有藝術家也都是啊。」

▶藝術奇葩如何瞞天過海騙倒行家 海撈18億台幣秘辛

▶《歡迎光臨國家畫廊》 揭露你所不知的名畫內幕

「Think of PONG何思芃個展」古董時尚珠寶繪畫創作展5
何思芃,《聽 之習作》,2015
代針筆、古董時尚珠寶(Coro)/紙,27 x 39 cm。(圖/誠品藝廊)
「Think of PONG何思芃個展」古董時尚珠寶繪畫創作展9
何思芃,《貪 之習作》,2015
代針筆、古董時尚珠寶/紙,27 x 39 cm。(圖/誠品藝廊)

創作靈感靠直覺 獨立於父母的創作之路

本身最愛超現實主義畫風的何思芃,自然在她的畫作中融入了超現實主義的風格,但為何會出現這些創作奇想,何思芃自己也說不上來,「我不知道耶,有時候真的,腦海裡面冒出來的畫面就突然出現,有時候會感覺好像是不知道是誰告訴我,然後你腦海裡面就突然出現這個畫面,然後你就趕快把它捕捉下來,可是我沒辦法去追究是什麼東西導致讓我有這個畫面出現,可能是你看過的作品或者是什麼什麼東西。就好像我現在所有的畫,我每次畫不見得畫完嘛,早上起來再看那張畫在桌上,我都會有很深的一個很陌生的感覺,會覺得這是誰畫的,那當然是我畫的,可是我完全已經忘記當時為什麼要畫這個,所以我覺得每個人都有很強很強的直覺。」

▶化悲傷為創作 藝術家沒結果的戀情

▶撩撥不安與恐懼 超現實主義畫家保羅‧德爾沃(Paul Delvaux)

「Think of PONG何思芃個展」古董時尚珠寶繪畫創作展1
何思芃,《生 之習作》,2015
代針筆、古董時尚珠寶(Har)/紙,39 x 27 cm。(圖/誠品藝廊)

何思芃看似相當有自己的想法與個性,但她透露,其實自己小時候蠻壓抑的,沒現在那麼豁達,由於父母都是相當知名的藝術家,兩位相當強勢的父母固然對自己的兒女有著一定的期許,當其他人所認為的好強加在她身上時,就算原本再有興趣的事物也都會因此變調,儘管這一切的出發點都是因為愛,也因此,儘管父母都是從事藝術工作,目前也走上了創作之路的何思芃,在創作的過程中,都會刻意把自己的耳朵關上,也刻意不把作品讓父母看。

「像這次展覽因為她在醫院,所以也都還沒看過,那之前幾次展覽她也是跟其他人一樣,開展當天才第一次看到,我當然知道他們也是做藝術的,當然也會想要給一些意見啊什麼的,可是我知道我不能。因為我就是太多這種經驗了,所以當我在做什麼,我提都不會跟我媽提,因為我知道她忍不住就會想要給意見啊,或什麼的,可是我也知道說,你一給意見之後我就會覺得,原本其實是想朝那個方向去做的,後來也不想了,你看,人是不是就是這樣,大家都有父母,一定都有這種經驗嘛。」何思芃說。


母親董陽孜的最佳忠告

創意工作者何思芃
何思芃表示,「自助、人助、天助」是母親給她的最佳忠告。(圖/BeautiMode)

母親為了孩子好,往往會忍不住主動提供一些過來人的經驗及建議,何思芃曾聽過母親提出最好的忠告是什麼?她表示,是媽媽一直在跟他們講的一句話「自助、人助、天助」,「我曾經想把它拿來當刺青,刺在身上,她一直講的就是,『自助、人助、天助』,你要自己先幫助你自己,別人才會幫助你,最後才是老天幫助你,這是我媽一直在,也不能說告誡我們啦,就是我媽一直講的。那我覺得以前可能還沒有懂,她講的表面上的意思懂啦,可是真的當你在做的時候,你才會知道那個含義是多麼大。我要是沒有一天開始畫,我要不管別人,不為了任何人,我就自己開始做這件事情,不然別人不會看到你,別人不會幫你,那根本不用講老天爺會給你這個機會。有時候機緣你根本沒辦法強求,等到我真正在做的時候,我就越來越相信我媽講這句話是多麼重要。」

▶自助、人助、天助的最佳範例—新「蜘蛛人」湯姆荷蘭

「如果一開始我就是抱著說,老娘就是天生幸運啊,父母那麼有名啊,我就是如果堅守創作的話會很順遂,就等著我媽來幫我鋪路的話,我覺得我一定...,我不能說我現在有什麼成就,畢竟我才剛開始走創作這條路,可是我覺得就一定不是那種事。」何思芃繼續說,「創作是很辛苦啊,會不會擔心噢?我就是知道說,我媽不會讓我餓肚子嘛,對不對,那這就是人助,可是要是我自己不夠努力的話,就算我媽...,就像現在有多少藝人要幫小孩,可是你會不會就覺得...OK...,那我不能說他們沒有幫助自己,或者是他可能就不適合唱歌嘛,或他可能就不適合什麼嘛,那你要不要找到你自己擅長,或是你自己適合做的事情,像我有自知之明,我就不會說我也要來寫書法,雖然我媽她很希望我開始寫書法。」

▶20世紀藝術界大醜聞搬上大螢幕

▶與藝術家攜手偕老 那些畫給妻子的情書

創意工作者何思芃的個人古董收藏 06
何思芃表示,她看到母親董陽孜的書法字,她都會看到一個個的圖案。(圖/BeautiMode)

高中放假回台的何思芃,曾經被母親董陽孜要求練習寫書法,當時一心想外出找朋友玩的她,完全心不在此,就隨便應付寫寫,「我媽就一直在講『敷衍了事』,她就有點後悔說沒有在我們更小的時候,而且她沒有創作給我們看,她的創作過程我們沒有看到,我們不准,應該是怕打擾,她就把我們趕下去,她現在也在有點後悔說,她沒有讓我們早點接觸書法,挑的時間偏偏是我們高中的時候,正在愛玩的時候,所以現在她把希望放在我小孩身上,但這個東西也不能勉強,你再有興趣的東西變成強迫,你就不會喜歡了。」

創意工作者何思芃的個人古董收藏 07
何思芃下一個創作系列將會與母親董陽孜的書法結合。(圖/BeautiMode)

現在的何思芃要為自己而活,創作已成為她的使命,她透露,接下來的創作會結合母親的書法字,「因為我每次看我媽的字,我都會看到圖,我都會覺得很像什麼動物,很像什麼東西,我每一次看都 會覺得,裡面塞了好多好多,所以我會有這個系列開始的構想就是,如果我可以把我看到的東西畫出來,那多有趣!」

▶皇家哥本哈根邀古董珠寶針筆畫藝術家何思芃跨界合作經典唐草繪畫

採訪攝影:BeautiMode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為宏麗數位創意股份有限公司旗下最具時尚商業知識的線上媒體,我們從人文角度出發,報導國內外優秀的時尚與娛樂產業工作者及創意人士,推動台灣新銳品牌,探索影視美學…期望透過我們深入淺出的介紹,讓業內人士或產業門外漢都能對相關領域發展和脈動有更深入的了解與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