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性超模Andreja Pejić拍自傳式紀錄片《Andrej(a)》 揭露術前掙扎心路歷程

曾經是風靡全球,號稱「全世界最美麗男人」的澳洲超模Andrej Pejić,在去年正式擺脫困擾已久的性別認知問題,透過變性手術,以女性的姿態展開全新的人生。在變性之後,更名為Andreja Pejić的她,不僅沒有減少工作量,反而因此得到了大品牌的代言合約,而自從換了身份以後,她也認為自己有責任要鼓勵和她有相同困擾的人,所以去年9月開始,她決定拍攝自己的紀錄片,分享自己的心路歷程。

儘管她認為自己的存在,就是因為背負著幫助其他和她一樣的人的使命,但最開始並不是Andreja Pejić主動提議要拍攝紀錄片的,而是她的摯友,同時也是紀錄片導演Eric Miclette,說既然事情發生了,就應該要捕捉起來。雖然說拍這部紀錄片,某種程度因為是她個人的真實故事,所以不必費心編劇背台詞,但因為是獨立製作的關係,拍片過程很是艱辛。去年10月她與製作團隊一同在募資平台Kickstarter上為本片募資,短短一個月內就達成了6萬多美元,約新台幣180萬的目標金額,繼續進行紀錄片的拍攝。直到今年6月底,Andreja Pejić都還在為這部紀錄片努力當中。

變性超模Andreja Pejić去年底為自傳紀錄片上募資平台籌措拍攝經費(圖/Kickstarter)
變性超模Andreja Pejić去年底為自傳紀錄片上募資平台籌措拍攝經費(圖/Kickstarter)

為了宣傳這部紀錄片,同時也為了再次和大家分享她的心路歷程,日前Andreja Pejić接受英國前衛時尚媒體《Dazed & Confused》專訪,透露自己在術前歷經的內心掙扎:「對我來說,選擇一直都只有兩個,要不就是接受手術,成為真正的自己,要不就是過著虛假的人生,讓家人開心、迎合社會的標準,但對我來說那樣的話就不是生活,而是表演。」

Andreja Pejić在變性之後發現,故事說得好不僅能感動人,更能促使人對於故事本身原本的爭議變得包容,而這也是驅使她拍攝紀錄片的原因:「當妳成為妳那個群體當中,第一個站在鎂光燈下的人的時候,最後妳就會變成那個群體的代表。很多年輕人在困惑中成長,始終覺得自己是社會的邊緣份子,那是一種很寂寞的生活,我想不到誰會不喜歡少點寂寞的日子。這就是我之所以要拍這部紀錄片的原因。」

作為史上第一個入行,而且成名之後接受變性手術的超級模特兒,Andreja Pejić表示這一切的發展,都超乎她原先的預期,

術後的Andreja Pejić 經常在臉書上展現自信(圖/Andreja Pejić  FB)
術後的Andreja Pejić 經常在臉書上展現自信(圖/Andreja Pejić FB)

儘管時尚界許多重量級人物都愛她,她也確實熱愛時尚,但她卻說自己對時尚的知識其實一知半解,一開始入行只是為了存到動變性手術跟把家人接到澳洲團圓的錢。波士尼亞裔的她,曾經經歷過1990年代末期的北約轟炸,至此被迫與父親分開,跟著祖母、母親和弟弟移民到澳洲,而這一直是她人生難以忘懷的傷痕。也是在這一個時期,她發現自己的與眾不同之處:「從那時候開始,我就希望長大之後能成為我媽,她很美,有點貴族氣息。」她的母親也是當時唯一讓她放心做自己的人。

變性超模Andreja Pejić 日前接受採訪說明自己籌拍紀錄片的原因(圖/Dazed & Confused)
變性超模Andreja Pejić 日前接受採訪說明自己籌拍紀錄片的原因(圖/Dazed & Confused)

「我的童年生活幾乎都是活在性別認同的掙扎裡,我想我在大概9到13歲的時候,曾經嘗試訓練自己看起來像個男孩,那時我踢足球、不跟女孩子出門只跟男孩廝混。」Andreja Pejić說:「這雖然足以讓我免於在學校被霸凌,或是被同學嘲笑是同性戀,但那時我真的是一天24小時、每週7天都在假裝。甚至不能表現出我喜歡Christina Aguilera的歌,因為我弟會發現。等我長大以後,我發現怎樣都會被聯想成同性戀:太聰明就是同性戀、對女性藝術家感興趣也是。男孩們真的都在相互壓抑彼此,這真是父權體制下的一大諷刺!」

▶布魯斯詹納變性後首登《Vanity Fair》自信宣言「call me Caitlyn」

13歲那年她無意間在圖書館用電腦,在google上看到關於變性的知識,於是就隨即加入相關的社團,並研究相關的藥物,在累積一些知識之後,隔年她鼓起勇氣跟母親出櫃,一開始她的母親很難接受,也感到相當自責,不過最後還是對此釋懷:「起初她真的沒辦法面對,她的人生一直都很淒慘,我覺得我好像又替她的人生添了一樁悲劇,她並不生氣,主要是替我感到悲哀。不過我告訴她,還是有方法得到幸福的,我不會一輩子痛苦。」母親接受之後,其他家人也都出乎意料的支持她,讓她感到相當意外。

術後至今一年半,Andreja Pejić已經重獲新生,但也有了新的煩惱,畢竟拍攝紀錄片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好在透過募資平台緩解了資金的困難,而她也透露自己將簽下另一個大合約,現在只希望紀錄片能夠如期完成,以趕上今年的日舞影展,讓跟她有同樣經歷的人,能夠感到自己並不孤獨。

資料來源:Dazed & Confu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