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在煩惱Instagram要說什麼?時尚設計師Raf Simons告訴你一切都是「鬼扯(Bullshit)」

自從辭去Dior創意總監一職後,Raf Simons的日子似乎輕鬆了不少,外界的紛紛擾擾似乎再與他無關,那些被時間逼著快步前進的生活恍若前世,品牌間如同連續劇情節般的人事異動也不再重要,現在的他可以專心在真正的設計上,例如與時裝布料供應商Kvadrat共同合作構思新面料。

這次的合作雙方其實已經洽談許久,只是過去在Dior的生活實在太忙了,很難空出多餘的時間能夠好好地著手進行,但現在可以了!這個Raf Simons和Kvadrat討論了一年多的計畫總算能繼續發展,「我們一點都不著急,這在當今的時尚產業中是件很特別的事情。」Raf Simons如是說道,話中好似帶有玄機,畢竟和在Dior的日子相比,「慢」這件事情彷彿是彌足珍貴的寶藏。

John Galliano爆炸性發言:「若繼續待在Dior,我大概會死掉。」

還在煩惱Instagram要說什麼?Raf_Simons告訴你一切都是「Bullshit」_(2).jpg
Raf Simons與Kvadrat合作開發的各式布料。(圖/Telegraph)

「擁有一年的時間,對我來說就像置身天堂一樣,因為以前在Dior的時候,我一年必須做出8個服裝系列,其中包含了超過150種以上的不同面料。」以前的Raf Simons必須在幾個小時內就決定所有細節,包含決定使用哪種材質、顏色,就像蓄勢待發的火箭一般,片刻都不容推遲:「但今年為了Kvadrat,我很認真很認真地只專注在3款布料上,可以有如此充裕的時間來完成這項計畫,真是件非常美好的事情!」


還在煩惱Instagram要說什麼?Raf_Simons告訴你一切都是「Bullshit」_(4).jpg

「大家現在會花大把精力在我認為不對的事情上,這些都是Bullshit!」


看來「慢下來」對Raf Simons,或是其他很多仍在線上汲汲營營的設計師們而言都是門重要課題,但時尚腳步之所以如此迅速,是否也與蓬勃發展的網路、社群軟體有關?「近來的消費模式已經不一樣了,現在都是邊看邊滑,這件看完了就繼續滑到下一件,不斷循環,這個世代的人缺少對話與交集。」這和他記憶中的購物模式大相逕庭,以前不會接觸到排山倒海而來的資訊,所以每認識一樣,都能夠多花時間去做深入了解,「我們會仔細研究、去跟進、去了解,不管喜歡或是不喜歡,我們都還是會與商品間建立起連結。」

最初剛開始接觸時尚時,一切好像都有無限可能,他可以不依照死板的規定和日期創作,速度慢得剛剛好,剛剛好得讓凡事看來都有種美麗的幻覺,但對現今的世界來說,那已經是回不去的、恍若雲煙的過去了,現在的時尚已不可同日而語,以前關注自己的人不多,大家靠的都是口耳相傳,再漸漸獲得名氣與關注,但現在可不一樣了,「突然就會有數以百萬計的人在盯著你瞧。」Raf Simons說。

前任Dior創意總監Raf Simons:「我不想做未經思考的服裝系列」

前任Dior創意總監Raf_Simons:「我不想做未經思考的服裝系列」_Dior-and-I.jpg

「大家現在會花大把精力在我認為不對的事情上,」Raf Simons舉個幾個例子:「像是:『噢天啊!我們應該在服裝秀後一天還是三天後開始賣這項產品?』或是『我們應該在Instagram還有Twitter上這樣說還是那樣講?』你知道的,這些都是鬼扯(Bullshit)!我不認為上述議題在30年後還有任何意義。」Raf Simons認為與其擔心那些在他口中是「Bullshit」的事情,倒不如思考時尚產業日後的發展,例如去想想看是否會有才華洋溢的設計師,願意拋頭顱灑熱血地去屈就這個已經逐漸邁入瘋狂的產業之中,「很多人對此都懷有疑問,特別是我這個年代的人,像是Phoebe PhiloNicolas Ghesquière還有Marc Jacobs,我們投身其中已經超過20年了,知道時尚和眼前的目標是什麼,但問題是我們還能夠做些什麼?我們又能怎麼做?」

設計師,給問嗎?Raf Simons自爆:「時下服裝設計師都有共同的隱憂。」

Lanvin創意總監Alber Elbaz再吐怨言 「我們只求能再有多一點時間」

前任Dior創意總監Raf_Simons:「我不想做未經思考的服裝系列」_Dior-and-I_2014-12.jpg

問到是否後悔曾經加入Dior?儘管曾經把他壓得幾乎喘不過氣來,Raf Simons依然感激,斬釘截鐵地答道:「當然不後悔,對我而言,那是很棒的經驗,也是一段讓人難以忘懷的時光,雖然我本來就沒有打算要在Dior待很久,但也著實沒料到會這麼快就離開,牽涉在裏頭的事情很複雜,主要是因為現在的時尚步調越來越快,越來越快,我每季都會看到好多事情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發展,我想某些設計師,包含我自己在內,是不願意再見到這種情況的,至少我不想,那樣工作只會讓你錯過更多事情。」

資料來源:Telegraph、Pursuit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