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念是支撐你能走多遠的關鍵-專訪皮件品牌RAWPIECE設計師Darren Huang

力求國際可能_RAWPIECE設計師黃于修:「理念是支撐你能走多遠的關鍵。」_(9).jpg

台灣的迷人之處,就在無法預測拐進下個街角時會遇見什麼樣的驚喜,多少毫不起眼的巷弄中掩藏著曖曖內含光的設計?致力於皮件設計的品牌RAWPIECE就是其一!行人彷彿能從他們隱身在仁愛路小巷、那一派簡約卻又不失態度的店面中,挖掘到層出不窮的故事與想望一樣。敵不過這樣纏人的誘惑,BeautiMode和RAWPIECE的主設計師Darren Huang相約了一個晴好的午後,要聽他談談品牌背後的理念與酸甜。


「想把『台灣有能力創造具有設計內涵的精品皮具』這件事情,變成我的目標。」

「我很清楚我的個性,安逸不是我想追求的。」問到當初怎麼會想創立品牌時,Darren神態認真地如是回答;原先待在上市櫃公司擔任產品設計師的他,在一次因緣際會的傢具計畫中開始接觸到皮料,進而發現這項材料的迷人之處,不僅可硬可軟、可塑性又極高,讓大學時期主修工業設計的他非常感興趣,於是開始上網找教學影片、積極翻閱書籍,一步一步自學,累積起製作皮件的技術與概念;有回心血來潮,他將製作家具剩餘的皮件做成包包,意外地廣受親朋好友喜愛,Darren心想著或許是時候離開朝九晚五的舒適圈了。

剛開始創立品牌時他想得不多,只清楚知道自己不想再做重複的事情,不想只能靠手工敲敲打打、到創意市集擺攤,「我想把『台灣有能力創造具有設計內涵的精品皮具』這件事情,變成我的目標。」而這正是支撐他一路走過風雨的精神支柱,因為他放眼台灣,雖然有不少在國際發光發熱的服裝設計師,但精品皮件品牌卻寥寥可數,「如果我真的成功了,那就是一個希望的開端。」他以熱血中帶有些微驕傲的語氣說:「如果沒有國際的可能,就不要做!」




「在浪漫裡暢談理性,於設計中崇尚邏輯。」

Darren_Huang_(6).jpg

RAWPIECE創立三年時間,在浩瀚的業界裡頭仍新鮮得可以,Darren知道這會是場講求耐力的馬拉松比賽。目前消費者比較能理解我們的服飾品牌價位、能力與國際精品並駕齊驅,「但像這種皮具精品還是歐系掛帥。」但是他相信消費者的觀念會慢慢被扭轉,就像RAWPIECE從初創的慘澹,到現在步上軌道一樣,Darren對台灣市場抱持著樂觀態度:「因為我們還是有很多客人會拎著Chanel或Hermès,來看完覺得很棒最後買單;他們有能力買那樣的東西,卻還是願意回到出發點去思考、選擇我們,所以我認為是有機會的,只是還需要一點時間。」

問他覺得台灣市場對獨立設計師友善嗎?「如果你在三年前問我,我一定會說不友善,但說來有趣,也是因為這些消費者,我們現在才能坐在這裡跟大家聊,他們還是願意花錢讓我們活著!所以我認為其實是友善的。」他繼續說道:「一開始會覺得辛苦,是因為不懂大家為什麼不買這麼努力做出來的東西?」但在熬過艱難的過渡期後,他慢慢發現還是有很多消費者願意花錢支持獨立設計,「而且他不是可憐你,他是超愛你!我品牌知名度那麼低,還是有那麼多消費者買單,就可以證明台灣消費者是有希望的,再給他們多一點時間。」竭盡心血完成的作品能受消費者青睞,成為他繼續奮力向前的動力之一,而這也是Darren能如此樂觀的原因。

力求國際可能_RAWPIECE設計師黃于修:「理念是支撐你能走多遠的關鍵。」_(18).jpg

所幸有過去經歷為他打好基礎,Darren坦言:「如果不是念工業設計,我應該完全沒有機會創作現在的東西。」那段在學校裡的時間,不僅培養起他對結構、立體感的敏銳,也建立起他對物件特性的了解;其中更珍貴的是,透過老師不斷追問創作緣由,Darren深深體悟到設計思考的重要,「我們創造的東西不是基於外觀需求而誕生的,它會長成這樣是有理由的,這點完全奠定了品牌的核心基礎。」正如RAWPIECE官方網站上提到的「在浪漫裡暢談理性,於設計中崇尚邏輯。」不只談美感,更在乎概念與設計,他們透過想傳遞給社會的理念,去激盪出能乘載想法的作品,也理所當然不可能為了順應潮流趨勢,而做出與中心思想背道而馳的作品,他開玩笑地說道:「這樣消費者會覺得是人格分裂啊!」

「部分MIT害死了台灣的產業。」

力求國際可能_RAWPIECE設計師黃于修:「理念是支撐你能走多遠的關鍵。」_(2).jpg

不過提到台灣皮革工藝技術,眼前這位看來年輕與大學生無異的設計師倒是嘆了口氣,他說約莫二十年前,台灣的皮革產業發展曾經相當蓬勃,甚至堪稱製鞋、製包大國。但隨著產業重心轉變、人才與技術大量外移,皮革景況已大不如前,他感慨地說可惜,即使想多和台灣人一起打拚,但真的很難找到在各方面都能夠搭配無間的工廠,只得轉找「工廠在中國的台灣公司」合作,「我們要的是結果。我不能為了MIT(Made in Taiwan)卻提供消費者次等的商品,」Darren補充說道:「部分MIT害死了台灣的產業。」

這爆炸性發言讓人有點措手不及,難道購買MIT不是表達愛國愛民的好表現嗎?Darren說台灣當然有很多出類拔萃且努力耕耘的公司,其中更有不少企業能讓台灣人引以為傲,但由於台灣「產業發展不均」的問題明顯,部分傳統產業又接連倒閉或外流,某些技藝甚至失傳,在缺乏充足與良好的技術前提下,其實並不是所有產業都具備「MIT」的能力。

「此外,近年來觀察,越來越多少數不良廠商會藉著MIT偽裝其不佳的商品,然而MIT應該是國人的驕傲,不該淪為這類濫竽充數廠商的保命符。
我認為應該是在追求良好技術與產出的前提下成就MIT的名聲,而不是一味吹捧MIT以致不問優劣,最終MIT的的保證將破滅。」Darren如是說道。

力求國際可能_RAWPIECE設計師黃于修:「理念是支撐你能走多遠的關鍵。」_(22).jpg
Darren相當欣賞Hermès的品牌精神,認為該品牌即使在時尚界中已有不可撼動的地位,仍努力尋求突破與創新、與時俱進。(圖/RAWPIECE)
力求國際可能_RAWPIECE設計師黃于修:「理念是支撐你能走多遠的關鍵。」_(14).jpg
Darren在自創品牌後也保持初衷,將每件產品都視為珍貴的「作品」,因此對於成果格外珍惜,也以非常嚴格的標準看待。(圖/RAWPIECE)

「理念是支撐你能走多遠的關鍵,你的品牌為什麼理念而活?」

Darren笑著說自己給「品牌」這兩個字的定義相當嚴苛,「要很清楚品牌的核心理念是什麼?你的品牌為什麼理念而活?」在他的認知裡頭,有產品還不足以稱之為品牌,「錢的因素不看,理念是支撐你能走多遠的關鍵,你會不會因為產業、市場或外型趨勢就亂了陣腳?這很重要。」而他也以過來人的身分,分享一些品牌初創時的經驗與心得:

力求國際可能_RAWPIECE設計師黃于修:「理念是支撐你能走多遠的關鍵。」_(12).jpg
力求國際可能_RAWPIECE設計師黃于修:「理念是支撐你能走多遠的關鍵。」_(21).jpg
力求國際可能_RAWPIECE設計師黃于修:「理念是支撐你能走多遠的關鍵。」_(8).jpg
力求國際可能_RAWPIECE設計師黃于修:「理念是支撐你能走多遠的關鍵。」_(20).jpg


▶ 一開始毛遂自薦很重要
就算沒有到其他企業去經歷大風大浪,也能憑藉著這股想傳遞理念的熱情,去克服路上的所有難關與挫折;就算初期沒有知名度,也能因為對品牌的信心而勇敢地毛遂自薦,Darren說自己剛開始時就是這樣,看到了適合露出的媒體平台或是藝人、部落客等意見領袖,就會厚著臉皮寄信去推銷自己,甚至可以從學生時代累積的人脈開始拓展,「一開始毛遂自薦很重要!過往的生活也真的都不是白費!」他笑著如是說。

▶ 選擇適合的意見領袖擴散理念
除了自身努力,Darren說時尚產業常常需要「能推你一把的人」,而意見領袖的渲染力就是不可忽視的因素之一,不論東方西方、品牌大小皆然,意見領袖不僅能協助曝光商品及活動,更能間接向廣大讀者傳遞品牌理念,「像我們有個很友好的部落客叫浿機,她就很會去寫一些我們的設計細節和想法。你不要小看這個,久而久之,當消費者不再只是說:『我要買一個有提把的方包。』而是以設計理念在敘述商品時,你就會知道在無形之間,這些事情真的有吸引到消費者注意。」

但選擇適當的意見領袖也很重要,如何讓意見領袖成為替品牌錦上添花的要素?首要任務就是清楚品牌的目標客群,接著再著手去找能深得目標客群的意見領袖協助,「舉例來說,我的目標客群就是鎖定在25至35歲之間的女性,那這些消費族群喜歡或是相信的專家、部落客是誰?」

▶ 有什麼樣的財務狀況,就做什麼樣的事情。
不過在擁有上述資源之前,Darren實際地說資金仍然是最大關鍵,若沒有資金,行銷、品牌經營也只是空談,他創立RAWPIECE時只拿出不到百萬的資金,過程中更孜孜矻矻地為了保全品質而犧牲利潤,甚至也曾經萌生乾脆回去過舒服生活的想法,但好在他有讓人捨棄不了的美好作品、有一群也擁有堅定信念的支持者,最後Darren得到的結論是:「有什麼樣的財務狀況,就做什麼樣的事情。不過前提是要有好的設計跟產品。」


「你可以很常買衣服,但麻煩不要隨意拋棄。」

力求國際可能_RAWPIECE設計師黃于修:「理念是支撐你能走多遠的關鍵。」_(19).jpg

儘管這幾年來新創的品牌很多,但其中經營不了應聲收起的更多,沒人買它就消失了,這是很殘酷也很現實的問題,Darren提到尤其快時尚大舉入侵,獨立品牌真的很難和這麼大的企業比價格、比款式多寡、比強力的廣告策略,要說產業遇到什麼困難?就是人們不願意花錢去買產品週期短的商品,既然會隨著流行趨勢而被淘汰,消費者更傾向買便宜的商品,尤其是衣服;若將目光看得遠一些,會發現這不僅壓縮了獨立設計的生存空間,對地球來說更是一場環境浩劫。

「你有沒有想過100塊買的T恤,如果穿2次就丟掉,每個人如果重複10次,全地球的人會造成了多少垃圾?如果今天你買一件鮮紅色衣服,你可知道染鮮紅色的衣服要製造多大染缸,排掉多少廢水?」Darren表示:「我覺得衣服就是要適時地運用,你可以很常買,但麻煩不要隨意拋棄,如果做不到,就不要買。」他語重心長地堅定說道:「我是反對快時尚的,我很反對。」

在不了解背後原來有一連串複雜的環境、勞工問題前,Darren也曾經買過款式豐富又多元的快時尚商品,「但當我越來越清楚之後,我就越來越少買。」他認為現下的消費者之所以會為之瘋狂,正是因為不曉得這番「物美價廉」是靠壓榨多少人力與原物料廠商、犧牲多少自然生態所換來的,「國外做一個實驗,他在廣場上面擺一台自動販賣機,一件衣服只要兩歐元,」但在大家趨之若鶩地投下錢之後,販賣機展示了勞工在暗無天日的環境下鎮日埋首苦幹、薪資卻少得可憐的畫面:「影片最後面秀了一段文字:『People care when they know』,意思就是說人們在不知道的情況下可能無所謂,因為他不知道啊,但當他知道,就會正視這個問題,他就會反對這些事情。大部分的人不清楚,他只知道快時尚便宜又好看,但不知道背後隱含的意思。」


還有那些為了成為時尚製品而被犧牲的動物們,他說RAWPIECE絕對不使用無廣泛肉品需求動物的皮革,人們為了吃牛肉而殺牛,牛皮只是順帶取下的原料,並不會因為不買牛皮包包而讓牛少死一點,要不吃牛才有辦法嘗試拯救,「跟鱷魚不一樣,鱷魚是為了取皮而被殺的。」Darren如是說。

我們花了點時間思考時尚背後的種種代價,眼前這位設計師暨品牌創辦人很有趣,他以無比認真且誠懇的神態,告訴我們有關RAWPIECE的細節或是介紹可以少寫一點,但談及地球、環保和人道的議題請一定要盡量傳達。他讓人想起五柳先生出淤泥而不染、不為五斗米而破壞原則的風骨。這是RAWPIECE,像春日午後自窗邊灑下的陽光,是如此溫柔而堅定。

採訪:BeautiMode | 資料來源:RAWPIECE

Darren_Huang_(5).jpg

Rick Owens擔憂地球生態 拒與快速時尚同流

新銳設計師如何在時尚商展脫穎而出?3位專業時尚人士的建議

專訪#nude品牌總監小安 暢談設計中如海洋般剛柔並濟的女性新思維

2015 Hyères 時尚大眾獎得主台灣新銳設計師陳奕羽Yiyu Chen:「眼界不要只有台灣」

Balenciaga創意總監Demna Gvasalia設計首重本質 「市場是否真的需要這麼多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