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a Wintour談快速發展的媒體與時尚 「人才陷入時間不夠的惡性循環裡。」

安娜溫圖談快速發展的媒體與時尚_「人才陷入時間不夠的惡性循環裡。」_(7).jpg
   
Anna Wintour,美國版《Vogue》總編輯,傳說中真正的「穿著Prada的惡魔」,日以繼夜地沉浸在與時尚相關的所有領域裏頭,她顯然花了非常多時間了解新時代媒體,不斷付出努力與妥協,讓負責的刊物邁向更成功的道路。這次在坎城國際創意節中,她以自己的豐富經驗,和大家討論了不少有關現代新聞的論點,甚至強調一味追求點擊率已是「無趣的老掉牙」。

「我經常聽到類似的憂慮,所有事情都變得又快又不安。多虧社群媒體和數位科技,相較於以往,我們確實更能成功地接觸到大眾,也能獲取更多資訊。但現下我們正努力想解決的問題是,如何一邊維持最初堅持的內容品質,一邊還能吸引到讀者關注?」Anna Wintour表示,現在的攝影師與記者要面對的,是『10個會讓你驚訝的川普髮型秘密!』,或是『這15張胖貓照片絕對令人難以置信!』這類文章,並且繼續說道:「我們一直為此所苦,當康泰納仕(《Vogue》母集團)已經擁有相當的優勢,例如知名度高又穩定的雜誌、龐大的發行量,還有一些經典的刊物時,它在數位時代的定位又會是什麼?」

「這些問題其實都有共同的答案,找到自己的定位,不代表能繼續生存;取悅讀者也不能優化入口網站的搜尋結果,更不能改寫Facebook的演算法,但是大家卻一直做這些老掉牙的事情。對我們而言,創新意味著思考,思考如何可以和讀者的生活產生更多連結與交集。」

還在跟流行?時尚惡魔Anna Wintour:「流行趨勢是一組髒字。」

安娜溫圖談快速發展的媒體與時尚_「人才陷入時間不夠的惡性循環裡。」_(6).jpg
儘管Anna Wintour縱橫時尚、媒體、娛樂各界,但依然為急速改變的環境煩惱不已。(圖/海鵬影業《時尚惡魔的盛宴》)

大家都知道媒體對社會的影響力不容小覷,對這個產業懷有雄心壯志的人自然也不在少數,但數位時代來得又快又急,多數人還沒在這波急流中站穩腳步,下一秒就已經被狂風巨浪給吹倒。Anna Wintour認為現在有好多人都在不知不覺中,放棄了最初堅定著想藉由媒體影響社會的初衷,「這是一個錯誤,當那些人才陷入時間不夠、缺乏動力的惡性循環裡,他們的作品就會越來越少,越來越不好……。」的確,比較複雜的專題或是想法,通常都需要投入更多的時間才能完成,但這與現在的媒體市場不符,於是許多真正想為產業盡份心力的人,最終都只得黯然離場。

Anna Wintour提到過去凱特琳詹納Caitlyn Jenner登上《Vanity Fair》雜誌一事,表示:「這有可能會成為近十年來討論度最高的封面。忽視即時性和數位渲染力是件荒謬的事,在網路世界中,你的動作必須快、狠、準。但如果你想培養固定、長遠的讀者群,就得再做點冒險的事情,甚至如果有其他企業參與投資,你的努力和專注就更可能會獲得成功,所以絕對不要放棄自己的創造力。」

安娜溫圖談快速發展的媒體與時尚_「人才陷入時間不夠的惡性循環裡。」_(4).jpg
自男兒身成功蛻變為女人的凱特琳詹納,當初登上《Vanity Fair》可謂是件創舉。(圖/Vanity Fair)

除了媒體之外,時尚界當然也遇到了同樣的問題,現在有多少設計師不堪時間壓力?多少設計師渴望能有更多時間?「我們這個產業裡的很多人,都承受著劇烈的壓力。」Anna Wintour提到,尤其現在的即時媒體是全球性的,這種壓力太新,同時也太致命。儘管「時尚」經常被視為通往成名、成功的途徑,但若想要真正獲取世人的欣賞與尊敬,沒有真心誠意是無法達成的。

她舉為Balenciaga這個傳統品牌注入新血的現任創意總監Demna Gvasalia為例,:「我可以從Demna Gvasalia在Balenciaga的第一場秀中,感受到何謂真誠。」Anna Wintour還提到1994年秋季,John Galliano的一系列設計作品:「他傾盡了自己的輝煌才華,他用這18件黑色作品,堅定地詮釋出80年代的日本和服風格,不僅永遠改變了女性看待衣服的方式,也提供了更加女性化、更加浪漫的視野。」和現在追求名人顯要出席,或是以誇張裝飾模糊焦點的服裝秀相較之下,上述經典則更顯得彌足珍貴,「因為那些B級,或其實是C級、D級的小牌藝人,我甚至幾乎看不到衣服。老實說,我根本不知道他們是誰。」Anna Wintour既無奈又感嘆地說道。

Lanvin前創意總監Alber Elbaz再吐怨言 「我們只求能再有多一點時間」

John Galliano揮別低潮談嶄新生活 「我知道自己值得更好的人生。」

安娜溫圖談快速發展的媒體與時尚_「人才陷入時間不夠的惡性循環裡。」_(3).jpg
John Galliano在1994年發表的這組作品,不僅打響了他自己的名號,更為時尚界帶來全新氣象。(圖/Vogue US)
安娜溫圖談快速發展的媒體與時尚_「人才陷入時間不夠的惡性循環裡。」_(5).jpg
就連「閱秀無數」的Anna Wintour,至今也對John Galliano的這次設計印象深刻。(圖/Vogue US)

「這種服裝秀跟創意根本扯不上邊,除了拍攝那些昏昏欲睡的名人之外,沒人會去思考自己為什麼要出現在那裏,好像這些炫目裝潢還有出席的名人,都只是為了讓我們不去注意缺乏創意的伸展台而已。」Anna Wintour繼續說道:「絕對要敢於不同。在時尚、廣告甚至媒體圈中,一定會有產出的壓力,市場似乎永遠都嫌不夠。我們身處在一個講求『真實』的世界中,看看這期《Vogue》的封面人物艾米舒默Amy Schumer就好,她之所以會成功,就在於她是個未經掩飾的人,是個相當自然且『人性化』的人。只要把個人經歷和情感投注於其中,讀者就會與那個敢於不同的人產生共鳴。」

安娜溫圖談快速發展的媒體與時尚_「人才陷入時間不夠的惡性循環裡。」_(9).jpg
Anna Wintour認為「真實」是現在社會的關鍵,並舉艾米舒默為例,認為這位女星的成功,正來自於她的不矯揉造作。(圖/Vogue US)

資料來源:Page Six、Gettyimages、海鵬影業


Raf Simons離開Dior後的日子 「慢」成了珍貴的寶藏

娛樂化的伸展台 2016年時裝週的變革能否和緩業內的失速步調?

《時尚惡魔的盛宴》獲選紐約翠貝卡影展開幕片 看Anna Wintour如何打造時尚奧斯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