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版《Vogue》前總編Alexandra Shulman離職爆25年心聲:「我們太過追求新面孔,反而難以成就經典」

by BeautiMode 2017/02/06

(本文版權為《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所有,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曾經有一位朋友告訴我,『在找到下一份工作之前,你不該辭去你的工作,這樣你等於失去一切,然後沉迷於酒精。』我很害怕這種情況發生。」英國版《Vogue》前總編Alexandra Shulman表示,她在上個月正式提出辭呈,離開了她待了25年的主編之位。

其實離職的念頭在Alexandra Shulman心中縈繞已久,真正讓她決心求去的原因,是在不久前才剛結束的巴黎高級訂製服裝秀上。

穿著Bella Freud粉紅鮭魚色的夾克,Alexandra Shulman在周一晚間的倫敦藝術俱樂部(The Arts Club),她正和在場的賓客一起討論《Vogue: Voice of a Century》的計畫,這是一本慶祝雜誌發行百年而限量出版的刊物,它僅會發行1916本,每本雜誌都獻給特定的人士,而雜誌中的第504頁,都將由至少八名發行者親筆簽上姓名。

Alexandra Shulman藉這本限量刊物的發行機會,展現了在她心中醞釀三年的想法,也是為了完成《Vogue: Voice of a Century》,才讓她決定繼續留在《Vogue》。

「我認為自己不會為這份工作多做留戀,就連當時Robert Frank(BBC為英國版《Vogue》拍攝紀錄片的導演)在拍攝紀錄片時,他設計了一個我為何離職的段落(其中的原因只有他自己清楚),我沒有考慮太多。2016年11月時,我還對自己產生離職的想法感到開心,不過在那之後我就陷入一陣恐慌和悲觀的想法中了。」

2016年為了慶祝雜誌成立百年,《Vogue》邀來凱特王妃作為當期的封面人物,Alexandra Shulman和她的團隊在英國的國家肖像館(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舉辦了為期兩天的展覽,讀者們可以近距離和許多大師級人物聊天、共享晚宴。

凱特王妃登上英國版Vogue雜誌封面 獻出時尚拍攝初體驗

13131216_1192196657477879_3312132980753430268_o.jpg
Vogue 100週年找來英國凱特王妃拍攝封面。(圖/ British Vogue)

她計畫在六月離開,而她的繼任者尚未被指派。Alexandra Shulman表示,對於下半年她絲毫沒有半點規劃,「我試著從不同角度去看待生活的樣貌,不過我還無法肯定自己未來想做些什麼,不過持續寫作是必然的事。」除了是雜誌主編,她同時也出版過兩部小說和一本自傳故事。

在回顧Alexandra Shulm在《Vogue: Voice of a Century》最喜歡的一組照片時,也意外的勾起了她職業生涯中讓她印象最深刻的片段。

1992年,由Kate Moss在足球場拍攝的「So London」這組照片,是頹廢風潮的開端,「那是我們第一次以這樣的風格拍照,靈感來自Marc Jacobs 1993年的Perry Ellis系列。頹廢時尚的風格徹底震撼了時尚界,在Marc Jacobs之前我從來沒見過這種風格。這波流行也讓模特兒們卸下Versace的「glamazon」(美艷性感)形象,帶起街上流行的毛帽與球鞋,穿著打扮與你我無異。」Alexandra Shulm回憶。

2011年《Vogue》以皇家婚禮為構思的企畫也是Alexandra Shulm相當喜歡的專題,模特兒們換上了Vivienne Westwood的長袍,她們身邊圍繞著許多穿著精緻正裝的老男士,「混搭不同主題與自然主義的攝影,是我一直想在雜誌中呈現的樣貌。」

15972798_1423956007635275_8828141422047725249_o.jpg
英國超模Kate Moss一直是英國版Vogue的寵兒,時常能看到Vogue為她拍的系列照片。(圖/ British Vogue)

而Alexandra Shulm話鋒一轉,聊起了鏡頭之外的時尚內幕。儘管貴為主編,雜誌的拍攝或一切事物仍不能全盤由她主導。「我從來就不是個時尚編輯,所以我總是專注在如何策畫其他人的專題,對我來說,那是一種創作和興趣的結合。如果你曾看過法國版《Vogue》,你一定能感受它充滿Emmanuelle Alt的觀點,在她之前則是Carine Roitfeld的風格,她拍了大量的照片,就像美國版《Vogue》一樣,Anna Wintour也常在照片中展現了強烈的個人意見。」Alexandra Shulm表示。

「我也試著在雜誌中呈現我的想法,但那樣的機會並不多。通常人們會急著向我解釋他們的計畫會有多大的成效,並讓要求我通過他們的想法。我幾乎沒有拍攝經驗,你能想像在這25年間,我只參與過一次拍攝嗎?」

時尚界的包容只是口號?英國版《Vogue》編輯揭露時尚黑暗面 部分時尚品牌拒絕為大尺碼女模Ashley Graham著裝

善用社群媒體有助模特兒的事業快速發展,當Alexandra Shulm提到了Instagram對時尚的影響,她表示,「這類的社群平台,雖然讓Cara Delevingne這種『非典型美女』受到大眾注目,但它的存在也讓人們有了不停尋求新事物的需求,這並不利於這個行業。」

「我最大的遺憾便是我們沒能為這個新時代建立最具代表性的模特兒,這是很悲傷的一件事。雖然設計師與攝影師都不斷的尋求新面孔,但快速汰舊換新的情況反而難以成就經典。」Alexandra Shulm補充。

她也對「改變」提出了看法,她不是一個守舊的信仰者,因此她已做好英國版《Vogue》在她離去後會大改版的心理準備。「當你離開後,你必須清楚你過去所做的一切會被改變,你不能要求人們尊重你留下來的事物。我只希望我才華洋溢的團隊,可以和我的繼任者好好相處。不過我猜,他們已經開始著手籌備全新的《Vogue》了。」

參考資料:WWD

(本文版權為《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所有,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Vogue》創意總監顧問Grace Coddington談同名香水與時尚 直言「時裝秀是垂死的商業手法。」

社群平台帶來的反思 《Vogue》美國版時尚藝術總監Grace Coddington直言:「我討厭Instagram!」

美國版《Vogue》藝術總監Grace Coddington離職不退休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為宏麗數位創意股份有限公司旗下最具時尚商業知識的線上媒體,我們從人文角度出發,報導國內外優秀的時尚與娛樂產業工作者及創意人士,推動台灣新銳品牌,探索影視美學…期望透過我們深入淺出的介紹,讓業內人士或產業門外漢都能對相關領域發展和脈動有更深入的了解與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