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藝/異空間的222秒 走入南台灣奇幻之樓

(本文經《典藏藝術網》網站授權,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收藏,可以有很多種類型;收藏、展示作品的空間,更可以有無限的可能。台南的飛石樓,樓主李贊壽,打造出一座南台灣的奇幻之樓,他打造出來的空間,引發我們無限的遐想,原來,收藏可以這樣玩,這樣分享。


這是一方處處見巧思的空間。一入門,兩幅門神在大紅色貼紙的映襯下,讓我們好像推開了一扇朱漆的大門,就見到「飛石樓」這幅神采飛揚的字,讓人一見心折。兩件原住民頭目傳承下來的祖靈木雕,一左一右立在「飛石樓」堂號,氣勢懾人。迥異於人們習慣走入的處所,就有年輕人一進門愣住:「這裡是賣普洱茶的嗎?」這裡不是賣普洱茶,但卻是一處能讓人們放心,放空的所在。

2017100210679-1.jpg
位在台南市老街區永福路的「飛石樓」。(圖/Shiloh Chen攝影)

「我們這裡不是咖啡廳,我們只是剛好有賣咖啡;我們也不是酒館,我們是剛好有賣酒;我們也不是畫廊,我們沒有在賣畫;所以這裡到底是什麼?就是一個工作室,一個開放跟大家交流的地方⋯⋯」

這處空間,也讓聲音美感包裹其間。奧地利J.C Zappa & Sohn製的百年古董鋼琴,讓優雅的琴聲,透過百年鋼琴流轉而出;德國mbl音響組,讓黑膠唱片的音質完美演繹。不一樣的飛石樓,讓愈來愈多注重心靈之美的人們,關注這裡,享受這裡。例如7月29日,索卡藝術中心就在此舉辦知名收藏家曹興誠先生的「美感和藝術」講座。近期因為在香港秋拍釋出北宋汝窯,以及明嘉靖五彩魚藻紋蓋罐的曹興誠,再度受到媒體矚目。飛石樓,從今年3月開業迄今,短短半年已成為當代文人雅士的聚會之所。

費雯麗私人收藏 看見最美麗的絕色佳人生活點滴

2017100210679-6.jpg
奧地利J.C Zappa & Sohn製的百年古董鋼琴。(圖/Shiloh Chen攝影)
2017100210679-4.jpg
7月29日,索卡藝術中心在此舉辦知名收藏家曹興誠先生的「美感和藝術」講座。(圖片/索卡藝術提供)
2017100210679-5.jpg
7月29日,索卡藝術中心在此舉辦知名收藏家曹興誠先生的「美感和藝術」講座。(圖片/索卡藝術提供)

隱身大樓裡的飛石樓
「飛石樓」位在台南市老街區永福路,隱藏在人們稱之為「蝸牛巷」裡的一座大樓的8樓,從今年初開業後逐漸在藝文圈傳出名聲,聽過的人到台南,都想一探這座「樓」。「飛石樓」龍飛鳳舞的三個字,濃濃的席德進風格,讓人們一踏入這處空間,就被「飛石樓」這三個字吸引。從四川一路來到台灣的藝術家席德進,他是兩岸大時代下被迫分離的無數家庭之一,他揮毫「飛石樓」三字為自己工作室的堂號,取名來自於家鄉的「飛來石」,撫慰思鄉之苦。輾轉收藏這塊堂號的李贊壽,是席德進畫作的愛藏者,他打造這處空間,就決定取名為「飛石樓」。

上班族當代藝術收藏之道 日本收藏家宮津大輔:作品是否有原創力很重要

2017100210679-15.jpg
一手打造飛石樓的李贊壽。(圖/Shiloh Chen攝影)

這處風格迥異於傳統空間的處所,「本來無一物」。前身,是朱宗慶打擊樂團的音樂教室,曾經是隔鄰永福國小的小學生,放學後來這裡敲打音樂的所在。但隨著少子化的潮流,曾經擁有萬人學生的永福國小,現在只餘數百師生,令人唏噓,朱宗慶打擊樂團教室也在數年前撤離。這層物業,李贊壽數年前購下,就一直閒置,直至去年底決心裝修這處空間,作為自己的「工作室」。

2017100210679-7.jpg
「飛石樓」空間裡開放式的咖啡料理台。(圖/Shiloh Chen攝影)

「我們這裡不是咖啡廳,我們只是剛好有賣咖啡;我們也不是酒館,我們是剛好有賣酒;我們也不是畫廊,我們沒有在賣畫;所以這裡到底是什麼?就是一個工作室,一個開放跟大家交流的地方,它未必是做買賣,這種形態哪裡有?我也想不出來。可是在台南有不奇怪,在台北有就很奇怪,因為這個成本太大。在南部,這樣子的空間,建物本身門檻低,因為台北房價真的很貴。」李贊壽這樣說。

這處隱藏版藝術基地,150坪扣掉倉儲後達110坪空間,牆掛繪畫和攝影作品,地擺大型雕塑,配置著台灣早期古早風格的木製、竹製家具、花窗,開放式的咖啡料理桌台。桌台旁,席德進《穿花襯衫的男子》人物素描對著你;桌台後,日本藝術家Yumiko Utsu,將瞳孔放大的貓咪攝影作品看著你,偌大的空間裡,只擺放寥寥幾張桌子。角落裡,桌台上,有主人從世界各地帶回來的瓷器、雕塑,喜歡的客人,都可以直接買走。甚至你喜歡桌子、椅子、茶杯,都能帶走。唯一不能帶走的,就是掛在牆上的藝術品,比如郎靜山。

收藏片刻回憶!亞洲首台Instagram列印機 重拾實體照片的感動

2017100210679-8.jpg
「飛石樓」裡的空間陳設和家具。(圖/Shiloh Chen攝影)
2017100210679-9.jpg
「飛石樓」裡的空間陳設和家具。(圖/Shiloh Chen攝影)

他因為收藏,因為藝術品交易而擁有人生的財富;現在,他把這樣的財富,透過這一處空間的打造,間接分享給更多的同好。

此刻,飛石樓正展出郎靜山的作品,從郎老的新聞攝影,到他最知名的集錦作品,乃至於書法,飽覽無遺。藝術家1934年首張問世的集錦作品《春樹奇峰》,首創中國山水的水墨進入攝影的創新之作,就靜靜的躺在展示的長桌上,讓我們驚豔能於此見到《春樹奇峰》。還有郎靜山一幅大大的「壽」字,就展示在牆上,喜慶洋洋。就像主人所說:「有人類以來,七十就古來稀,要高壽逾百,並身心健朗,飽讀詩書,能寫能藝者,真的屈指可數⋯⋯。104歲的郎靜山,5歲起入私塾習字,算算,寫字已寫了100年,能得到一個逾百壽翁寫的長壽拜賀,真是彌足珍貴。」除此之外,還有郎靜山的題字:「賢者虛懷若谷,仁人習靜如山」,就在牆面上,看到了半世紀前歷經家國戰亂,破而後立的這群先輩們,怎麼以自己的名字砥礪自己。

飛石樓,曾經是席德進工作室的堂號,而今,飛石樓的堂號來到了台南,李贊壽收藏了它,開設了飛石樓,成為這一代的飛石樓主人。他的另一個身分是藝術品經紀人,是收藏家,他只做二手買賣。雖然有一個「飛石樓」空間,但他不做畫廊事業。因為,他深感經營畫廊的責任與壓力,必須要一檔接一檔的展覽。而做事要求盡善盡美的他,很難承諾做出檔檔精采的展覽。身為收藏家的他,很清楚收藏作品面臨的風險,更遑論畫廊經營旗下藝術家,必須承擔更高的風險。「我也在畫廊買過作品,結果經過十幾二十年,也沒有再展覽,這個藝術家可能結婚了,人生轉變,他不創作了,我投訴無門,可以找誰呢?我也是在知名畫廊買的。所以說,我這個人有這潔癖跟毛病,我怕需要對人家負責。」所以,飛石樓不是畫廊,牆面上的作品,是李贊壽自身的收藏分享,未來,也開放空間租借給有興趣在台南推廣藝術的各國畫廊。

2017100210679-3.jpg
席德進揮毫「飛石樓」三字為自己工作室的堂號,取名來自於家鄉的「飛來石」,撫慰思鄉之苦。李贊壽輾轉收藏到此字幅,便以此為空間命名。(圖/Shiloh Chen攝影)

這裡,成為李贊壽的工作室,也成為歡迎有心休憩一下午,來這裡喝杯咖啡,或是飲杯酒,喝壺茶的客人,靜靜體會不一樣的空間。李贊壽,他因為收藏,因為藝術品交易而擁有人生的財富;現在,他把這樣的財富,透過這一處空間的打造,間接分享給更多的同好。

這一處混搭的空間,有來自台灣民間各處的民俗藝品,有40年前的竹椅,有客家的飯桶桌,有斯里蘭卡的鐵雕,有台灣、美國、英國、日本的藝術品⋯⋯,原住民藝術、瓷器、石頭、水缸、盆栽、鐵窗雕花⋯⋯,一處又一處,奇異的搭配卻不顯突兀。這是李贊壽積累數十年的藝術眼光,培養而出的搭配功力。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如何打造出這樣的空間?

對席德進的熱愛
他曾經是席德進紙上作品的最大私人收藏家之一,最多曾擁有近70件作品。喜愛席德進的收藏家,一定不會忘記3年前,2014年10月的香港蘇富比秋拍推出的「飛石樓藏品專拍」,達34件席德進的紙上作品以100%的成交率讓拍賣官獲得白手套殊榮。李贊壽,他就是這批藏品的委託人,當年和蘇富比現代亞洲藝術部主管張嘉珍,一起構思這場專拍的關鍵人物。

當時,蘇富比推出限量400本,由聶永真設計的「飛石樓」專場圖錄還引發藏界話題,因為這本圖錄的製作,脫離了拍賣圖錄的規範,更像是一本收藏者的收藏圖鑑,裡頭有每件作品的著錄、出處,但就是沒有估價,更似一本書,一本向席德進致敬的專書。的確,這34件拍品涵蓋席德進早年的素描創作,乃至人生最後一年的作品《遠眺觀音山》,是飛石樓主人歷時多年蒐藏的精品。在當年的香港會議展覽中心的蘇富比預展現場,還特闢展間,讓人們一睹席德進從素描、彩墨、油畫到書法,以及陶瓷、攝影、手稿的創作。也因為李贊壽這一批藏品的釋出,透過蘇富比專場的介紹,使得席德進作品收藏熱得以延續。

2017100210679-10.jpg
2014年10月的香港蘇富比秋拍推出的「飛石樓藏品專拍」,達34件席德進的紙上作品以100%的成交率讓拍賣官獲得白手套殊榮。圖為拍賣預展現場。(圖/林亞偉攝影)

李贊壽決定出讓這批藏品,主因是近年來席德進的好作品太少出現在市場了,這使得席德進收藏市場將來有邊緣化的危機,畢竟席德進最大量的藏品,已經捐贈給國美館,因此適度讓自己的珍藏釋出,增加市場的流通。同時,李贊壽也希望透過市場的公開拍賣,肯定自己花費偌大心力蒐藏的作品。專拍的成功,也證明了李贊壽的眼光。

蘇富比「飛石樓」專場裡,低估價25萬的《台北孔廟》,成交價達196萬港元;低估價20萬港元的《遠眺觀音山》,亦以196萬港元成交,這兩幅作品,成為目前席德進水彩作品的最高價紀錄。《台北孔廟》一作的割愛,恰是李贊壽收藏生涯的轉折。

「這裡放著的都是承載老老靈魂的物件,或許是一帖字、一張畫、一幀相片,那把椅子,這張桌子,裡面有能讓人感覺的東西,再更靠近一點,或許會有感動。如果你願意,我就把裡頭的故事說給你聽。」

在1997年,李贊壽應景薰樓董事長陳碧真之邀,協助景薰樓估價、印製圖錄等拍賣事宜,當時景薰樓上拍席德進《大龍峒孔廟》(又名《台北孔廟》,估價新台幣36萬至45萬元)一作,李贊壽就心動了。「當時賣了新台幣50幾萬吧,但是我就好喜歡,到了2006年這張畫再拿出來拍了,估價也是新台幣50萬上下,那時候我買到新台幣144萬(加佣金),是席德進水彩最高價。到了我2014拿出去賣,還是席德進水彩作品的最高價!收藏,是緣分。1997年我第一次遇見這幅作品,我喜歡可買不起,然後到2006年的時候,我是傾全力去買,跟我競拍的是一位大企業家,我站在拍賣場後面,當時沒有人想到,席德進水彩可以賣到新台幣100多萬⋯⋯。我當時,就真的覺得錯過了要再等十年。過不其然,十年後我拿出去賣,賣掉含佣金新台幣800萬,還是水彩作品的最高價。」

New Look震撼時尚70週年!Dior時尚插畫與攝影集 為永恆優雅定格

對席德進,從1990年代末就投身研究的李贊壽自有獨門解析,他認為「真、善、美」涵括了席德進創作的三個階段。席德進是職業藝術家,在半世紀前的台灣,他應該可以說是唯一沒有兼職,單純以賣畫為職業的藝術家。因此,席德進在美國、歐洲遊歷的時期,只能靠在街頭畫人像賺錢,練就非常好的技巧。「他的鄉土時期,是非常真誠的投入,對這片土地的真情,是真。接著,加入善,他繪製人像,例如他畫郭良蕙,就把文學作家的氣質表露無遺;他畫陳庭詩,把他耳朵沒聽過聲音的神情表露在畫布上;再來,是美。席德進1970年代之後的作品,回到內心的孤獨,畫面裡的日月潭、埔里等地,是整片的山,整片的水,是美。」李贊壽這樣詮釋,而1977年創作的《台北孔廟》,揉合了席德進真、善、美的所有水彩特色,尤其他曾經帶著一批建築系的學生到處看老房子,他的速寫連建築系學生都嘆為觀止其結構比例之精準。《台北孔廟》一作,是席德進用水彩的筆觸,以孔廟表彰出孔子的儒家聖人之姿。

深愛席德進作品的李贊壽,留下了「飛石樓」的堂號未曾送拍,因緣際會下,他在3年後成立了「飛石樓」,用這一幅字,這一處空間,繼承了席德進愛這片土地的心願:透過飛石樓,分享藝術,打造一處心靈的休憩之所,讓更多人接觸美,分享美,而得以擁有美的人生。

2017100210679-11.jpg
「飛石樓」裡收藏的席德進《穿花襯衫的男子》。(圖/Shiloh Chen攝影)

如何讓藝術充盈生活?
李贊壽分享了自己另一位喜愛的藝術家:郎靜山的立志故事。郎靜山拍照的源起,是因為其父親,在1860年代結婚時就很新潮的找攝影師拍了結婚照。郎靜山回憶,他從小就是看著家裡的這張照片長大,深深感染他,於是他對於攝影,對於照片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你可以想像,100多年前的照片不是我們現在的相紙,像是塊玻璃板,影響了郎靜山一輩子,讓他變成一位攝影藝術家。所以,如果有一個漂亮的杯子,一盞漂亮的燈,買回家裡必然潛移默化所有人;如果你家裡一直用塑膠盤、塑膠杯,小孩長大以後的美感也不會高明到那兒的。也就是說,因為他沒看過漂亮的東西。我們現在到歐洲旅遊很羨慕歐洲人,因為放眼望去什麼都是漂亮的,是因為環境的潛移默化。因此,飛石樓這裡,該是木頭就木頭,讓真實的材料表現出來,回到物質本身,所以許多人來,會發覺這裡跟平常去的場所不一樣,不是五星級飯店的豪華,也不是大牌設計師的空間,但就覺得不一樣。」李贊壽,他慢慢道出心目中的願景,透過飛石樓的一隅之地,讓來到這兒的人,心中種下美的種子,得以慢慢澆灌成長為美的大樹。

2017100210679-12.jpg
「飛石樓」裡收藏的郎靜山作品兩幅。(圖/Shiloh Chen攝影)

而有這樣的美感眼力,來自於李贊壽人生不同職業的歷練,他不是專業美術史科班出身,卻打造出一處讓專業美術科班的訪客都讚嘆的空間。

在1988年李贊壽在台中念書時,就協助台中現代畫廊創辦人施力仁銷售複製畫。當時適逢股票上萬點的年代,房地產熱絡,景氣甚好。「當時許多人對什麼樣的空間該掛什麼題材、大小的作品,沒有概念。不過由於居住環境發生了很大的改變,有錢的人住起西式大樓,西畫自然進來了。這和收藏無關,反倒是一種人與空間的關係,回到物件最起初的布置功能。」這段工作經歷,開啟了李贊壽對於空間與作品之間的美感認知。隨著販框商一次次親訪高雄阿蓮製框廠,也習得了裱褙、畫框、作品間巧妙的美學平衡。「常常一天下來,經手數十張複製畫的釘掛。以前一般家裡不會有吊線。那時候都用很細的針頭釘牆後再放掛鉤;一手拿畫一手伸到後面,用手一點就知道對應位置。啪啪啪,就掛上去了。」

李贊壽邊笑邊說著那段粗工的歲月如何帶他踏進台灣藝術圈。一直以來,畫廊生態重心都在台北,李石樵、廖繼春這些響叮噹的前輩畫家作品少見於李贊壽所在的現代畫廊,反倒整理了不少洪瑞麟工作室裡的素描作品,編了些畫冊,也舉辦了不少本土畫家如賴傳鑑等人展覽。「印象中,那時候聽到廖繼春作品一號6萬塊,簡直嚇呆了。如果我沒有記錯,洪瑞麟是2萬塊。」而今已在藝術圈打滾30年的李贊壽,看盡了藝術市場起落,從沒畫廊到畫廊林立,然後落沒,再次重振士氣,拍賣公司的進出⋯⋯。他想為這個環境增加一點新的活力,有沒有一種過去不曾有的形式,讓美感更多地充斥在你我的生活之間?

府城永福路二段一棟尋常商辦建築8樓在閒置多年後,李贊壽動了整修的念頭,但具體內容卻在一步步摸索中隱隱實踐出來。

豐富而大量的席德進、郎靜山作品收藏,是他1990年代跑遍台灣多處收集各式竹器後轉入的新品項。在「台灣錢淹腳目」的年代,台灣生活物件轉型為西式現代化風格,家裡從事衛浴設備、廚具、裝飾品買賣生意的李贊壽後來被拉回家幫忙,常常一台車裝著滿滿的品項就全台兜售。早年設計美學的養成、頻繁與人交流的經驗,以及後來在知名製作人黃義雄旗下擔任綜藝節目TD的訓練,逐一地編織出李贊壽骨子裡的「藝術市場DNA」。

來自阿爾卑斯山的王室藝術收藏 「列支敦士登秘藏瑰寶展」台北故宮登場

2017100210679-13.jpg
「飛石樓」裡收藏的郎靜山作品《綠波蕩漾小鳧雛》。(圖/Shiloh Chen攝影)

當他開始從事藝術品市場買賣時,由於不像口袋深厚的藏家富有,除了在收藏層面上,秉持「多看少買」衍生出「重質大於量」的核心精神,在脫手層面上,則充分發揮黃義雄重視的「講重點」與「敢給」的交際手腕。「難道要在藏家面前把美術史說一遍嗎?再怎麼講,我也講不贏蔣勳。要領就是在茶席之間講出重點,而且要用人家聽得懂的方式。比方說當年經手一張徐悲鴻的油畫,千萬出頭。我和藏家說:『以後這張畫出去前後左右都要請保鏢。』如今那張畫已值3億元。」

為什麼落腳台南?「大概是看遍了席德進作品裡的非凡與清淡。台南的城市面貌、氣溫、人物盡從畫紙裡跳了出來。」或也巧合,飛石樓所在處永福路二段後巷的信安堂,過去曾是席德進常常出沒與友人下棋、聊天的生活圈之一。例如書法家朱玖瑩等文人,都與席德進在信安堂這街頭轉角處相聚。而信安堂,就坐落在而今的飛石樓不遠處,一切都是奇妙的緣分。

如同早些年藉由收藏時人不入眼的400件竹器,李贊壽將各種形式、風格、功能老物全都兼顧,甚至寫出一本《二十世紀台灣住民生活竹器》,全面搭建常民文化與生活面貌,如此脈絡化的系統收藏,之於李贊壽,不僅完整了收藏的意義,歷練其豐富性與敏銳嗅覺,也更懂得伺機而動。1990年代末,席德進作品在藝術家逝世之後沉寂許久,但李贊壽經多方收集與閱讀資料,決心踏入席德進的收藏。

2017100210679-14.jpg
一手打造飛石樓的李贊壽。(圖/Shiloh Chen攝影)

當2014年「飛石樓之席德進收藏」專拍一舉驚人時,永福路二段8樓還不是如今的樣貌,更沒想過會有一個「飛石樓」空間。或許「飛石樓」這個堂號對席德進來說是思鄉的載體,如今伴著李贊壽的生命歷程,這三個字已然轉化為藝術親民的異質空間(heterotopia)。「這裡放著的都是承載老靈魂的物件,或許是一帖字、一張畫、一幀相片,那把椅子,這張桌子,裡面有能讓人感覺的東西,再更靠近一點,或許會有感動。如果你願意,我就把裡頭的故事說給你聽。」彷彿藝術家透過行為藝術精心設局,以人與人之間的互動,交換著某種感受與信念。

故事裡頭的真實映襯著這些物質本身的美好,不一定是收藏,但如果你願意帶走,飛石樓裡的美感將為你打造不一樣的生活層次。收藏,可以很不一樣。李贊壽用收藏為他帶來的財富,打造一處異質空間,南台灣的奇幻之樓,飛石樓。

(本文經《典藏藝術網》網站授權,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台南正興街人潮帶動是因為他!移往台南之後從「心」開啟的日常生活!
藝術是有錢人的奢侈品?資深音樂人姚謙監製《一個人的收藏》 探索當代藝術的「兔子洞」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為宏麗數位創意股份有限公司旗下最具時尚商業知識的線上媒體,我們從人文角度出發,報導國內外優秀的時尚與娛樂產業工作者及創意人士,推動台灣新銳品牌,探索影視美學…期望透過我們深入淺出的介紹,讓業內人士或產業門外漢都能對相關領域發展和脈動有更深入的了解與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