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產業一週要事】Asos、M&S、Giordano為何在中國慘遭滑鐵盧、Kate Spade將出售、Boohoo準備以2,000萬美元收購Nasty Gal、Versace遭控種族歧視

by BeautiMode 2017/01/01

(本文版權為《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所有,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1. 中國教訓:Asos、M&S和Giordano究竟哪裡出錯(WWD)

中國的零售銷售持續以二位數的速度成長,去年11月出現10.8%的成長,但盡管市場快速擴展,仍舊有某些國際零售商難以成功,或甚至在中國存活。

2016年4月,英國時尚及美妝電商Asos宣布退出中國;Marks & Spencer在2016年11月宣布將關閉全球10個市場的虧損門市,其中包括位於中國大陸的所有據點,該百貨零售商在香港的門市是獲利的,但在中國大陸的據點卻呈現虧損;Giordano在中國的據點決定仰賴授權加盟,2016年關閉40個直營門市,但在三、四級城市開設31間加盟門市,截至去年9月30日止,Giordano在中國大陸共擁有904間門市。

根據行銷顧問公司Kantar Worldpanel China的觀察,Asos、Marks & Spencer和香港的Giordano,2016年在中國全都遭遇挫敗,因為他們誤判市場狀況,且/或無法提供讓中國消費者產生共鳴的產品。

北亞Kantar Retail零售顧問部董事總經理Bernhard Wessels表示,「你必須找到一種方式,而不是原封不動直接將西方品牌與設計引進中國,而是要說,『我可以如何變化?我如何賦予它某種正宗的感覺,但又能讓中國消費者感到更有切身相關?』這就是外國零售商經常卡住的瓶頸,他們還沒找到一個有效的方法,因為你無法直接在中國市場直接照樣複製貼上。」

2. Kate Spade據傳出售程序下個月正式展開(Bloomberg)

美國時尚品牌Kate Spade計畫在2017年1月開始正式出售程序,目前正與財務顧問研討出售的準備事宜,根據了解內情的人士透露,目前已有6個有興趣的潛在買家。

避險基金Caerus Investors 2016年11月曾發函表示股東們對Kate Spade的績效表現感到無比失望,若將公司出售給能有助於提升利潤率的買主會更好。

Kate Spade自金融海嘯之後營收難以回復,只得仰賴大量超低折扣吸引消費者,為了讓營收持續成長並扭轉折扣品牌的形象,Kate Spade調整策略,提高更多以原價銷售的手袋比例,Coach和Michael Kors是Kate Spade的兩大競爭對手,也祭出同樣的策略,減少對折扣的依賴。

3. 曼徹斯特的Boohoo準備以1,600萬英鎊買下美國的Nasty Gal(Telegraph)

時尚電商Boohoo準備以2,000萬美元(約1,610萬英鎊)收購2016年11月份申請破產保護的美國服裝品牌Nasty Gal,這也是該電商不到一個月內的第二次收購行動。

這個總部位於英國曼徹斯特的服裝公司,被Nasty Gal選為假馬(stalking horse)競標的買家,進行最初步的公開競標,而此後的買家只能向上加價,破產企業能因此避免被迫接受較低的出價提案。

創立於2006年的Nasty Gal,主要訴求的青少女和20多歲的女性正是Boohoo鎖定的目標族群,截至2016年2月截止的年營收為7,710萬美元,但稅後虧損2,100萬美元。

4. 前Versace店員控告品牌對少數族裔顧客使用秘密「黑色代號」(Huffington Post)

一位Versace離職員工向美國Alameda郡的加州高等法院提出告訴,指控該時尚品牌在黑人消費者進入店內時,會使用一種秘密的黑色代號提醒員工及警衛。

在多達30頁的訴狀中,這位離職員工表示,他在2016年9月被舊金山灣區的門市所雇用,經理教他看到有黑人進店時,要以平常的態度說出「D410」以提醒其他同事。(註:D410也是Versace黑色襯衫的代碼)

而這名員工在告知經理他擁有非裔血統幾週後也被開除了,他在訴狀中表示,他被告知他是因為「並未活出奢華的生活態度」而遭解雇,他提告請求品牌支付損害賠償及未付薪資,Versace則是否認所有指控,並要求撤銷此告訴。

(本文版權為《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所有,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為宏麗數位創意股份有限公司旗下最具時尚商業知識的線上媒體,我們從人文角度出發,報導國內外優秀的時尚與娛樂產業工作者及創意人士,推動台灣新銳品牌,探索影視美學…期望透過我們深入淺出的介紹,讓業內人士或產業門外漢都能對相關領域發展和脈動有更深入的了解與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