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臨演到入圍最佳女主角!吳可熙用生命詮釋的精彩人生

(本文經《遠見雜誌》網站授權,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從臨演到入圍最佳女主角!吳可熙用生命詮釋的精彩人生(1).jpg

如果你還記得,2016年的金馬獎,吳可熙可是當時最佳女主角入圍者中最受矚目的耀眼女星,她與柯振東所主演的《再見瓦城》不僅把蓮青這個角色著墨地深刻入骨,那種漂泊、迷惘、顛沛和吃苦耐勞的堅毅形象,是完完全全把自己融入、活在那個角色心境間的歷練和成長,也是她拋下一切詮釋的表演渴望。


從《冰毒》、《再見瓦城》到《血觀音》,吳可熙帶給觀眾截然不同的大銀幕形象,跳脫那個盡是滄桑的蓮青,《血觀音》的棠寧在雍容華貴的勢利大家庭中,扮演一位八面玲瓏、知書達禮,內心卻渴望自由和夢想的角色,在制度的框架和擺佈下,每一場戲都是折磨,更是她久久不能自己的崩潰,但發揚了人格的成功。

就是無論在哪一部作品都如此堅持,才造就今天的吳可熙,那股由衷散發的眼神魅力和勇氣。

從小就滿懷著表演慾望

從臨演到入圍最佳女主角!吳可熙用生命詮釋的精彩人生(2).jpg

高中從師大附中畢業,大學又考上政大土耳其語文學系,她的學習過程雖然與戲劇無關,但睿智的想法和對語言的興趣,深深影響她近期的每一部作品,「身為演員,就是希望演技能夠被肯定,當能夠引起觀眾共鳴,其實就是最值得的事。」

吳可熙笑說,從小她就是依循著升學系統一路讀書出來的學生。

但內心滿懷著演戲憧憬與期待的她,國中開始便偷偷去選秀、高中再參加街舞社開始大量表演,一直到大學時才開始接觸劇團,看了許許多多的劇本,讓自己沉浸在一個全然的舞台環境中。

在認識趙德胤導演之前,吳可熙的演藝路其實一路走來跌跌撞撞,「我在整個台灣市場測試、試驗、努力,嘗試很多不同的東西,但一直都被欺負,或只都演一些臨演、廣告中小到不行的角色,甚至試鏡之後沒有下文是經常發生的事。」

柯震東、吳可熙《再見瓦城》苦磨一年變工人 威尼斯影展時尚現身驚艷外媒

從臨演到入圍最佳女主角!吳可熙用生命詮釋的精彩人生(3).jpg

吳可熙笑說,「我還有演過《賽德克巴萊》裡面走來走去的村民呢!」(上圖田中千繪後方的粉紅衣女子)

她說,那時候大環境想要的是可愛型的臉孔,「於是我就讓自己裝可愛、迎合跟自己完全不一樣的形象,導致有點迷思,覺得失魂落魄、懷疑是否適合這產業。」

拋下一切 就是為了融入角色

從臨演到入圍最佳女主角!吳可熙用生命詮釋的精彩人生(4).jpg

不過,在趙德胤之後,《窮人。榴槤。麻藥。偷渡客》開拍的紮實訓練,她完完全全拋下既有的演技包袱,「我當時推掉了所有的試鏡,整整一年的時間把自己融入在緬甸的生活中,去學語言、在當地非法打工、拍攝,徹底活在角色中。」

外界可能很難想像,當一個人豁出一切就是為了一齣戲,去過另一段人生時的挑戰有多麼巨大,同樣的堅持個性,在《血觀音》當中也表露無遺。

柯震東脫胎換骨、吳可熙翻轉幸福!《再見瓦城》 5 大看點分析

從臨演到入圍最佳女主角!吳可熙用生命詮釋的精彩人生(5).jpg

有別於曾經演出過的角色都曾經有一個真實人物範本可以參考,《血觀音》的棠寧完全是個虛構、必須靠著自我心境意會的人物,「為了劇中角色,我真正開始認真去學學油畫、泡咖啡,每天拍戲前都這麼做,想像自己日常就是那位美麗動人的交際花。」

而為了劇本的理解、角色的心境轉折,她更研讀了張愛玲的《金鎖記》,把家庭裡面的折磨、婆媳之間的鬥爭、女人間的勾心鬥角咀嚼再三,也更讓人對她的表現印象深刻。

都是女人的厲害!《血觀音》吳可熙咖啡誘惑傅子純 溫貞菱為愛翻牆 文淇成電燈泡閨蜜

演戲的最大利器:語言

從臨演到入圍最佳女主角!吳可熙用生命詮釋的精彩人生(6).jpg

「語言」更是吳可熙在演戲時最大的利器,除了本來就會的國台語、英語,大學時主修的土耳其語、演戲時的緬甸語、泰語,而到了《血觀音》時,更再持續磨練粵語,她試著用最道地、本土化的演繹方式表演,也加深她多變的戲路。

吳可熙笑說,「語言很有趣,學得愈多、愈容易快速的歸納跟整理;學愈多,戲劇技巧會愈快,因為語言有它的文化魅力。」

之所以能夠如此快速、有效率的學習不同語言,吳可熙覺得可能是「歌唱」的啟發。

19歲那年,吳可熙曾經有機會出道當歌手,在當時經紀公司的培育跟訓練下,她不斷上歌唱課,學習正確的發聲、換氣、丹田的運用。結果最後卻因為公司停滯、整個計畫延宕,「我才體悟到我是不是沒有歌唱天份的事實。」

「我不想放棄、不想就這樣拋下十幾年來對於唱歌的夢想。後來我發現,因為這幾年歌唱所學,我可以聽出共鳴腔的位置。」

她笑說,口腔內的肌肉,會因為不同語言而有完全不一樣的運用變化,當你能了解不同的說話方式、特色,反而更能找到不同的音、不同說話的訣竅,學語言就變得更快、更自在。

巴黎貴婦名媛最愛畫家凡東榮(Kees Van Dogen) 彩筆記錄法國瘋狂年代

每次演出都是一個挑戰

從臨演到入圍最佳女主角!吳可熙用生命詮釋的精彩人生(7).jpg

吳可熙說,每一次不同的演出,都讓她面臨許多迥異的壓力,「像是在拍《冰毒》時,全劇組只有7個人、預算只有1萬美金,然後大家是用打游擊戰的方式,一個一個分批到緬甸,有時候是偷偷拍、甚至在市場中就開始即興表演,遇到警察就跑、似乎有危險就開始逃竄,幾乎用生命在表演。」

而在《血觀音》中,她最大的壓力來源,是對角色感情的投射,當她對媽媽說出「我難道只是你的名牌包」時的崩潰絕望,更讓她同情這個人物的悲苦,「我每天都很想哭,但都盡量把情緒忍到拍戲時用到戲裡面。」

隨著一次一次、不斷的成長與演技蛻變,吳可熙更加深了她對於戲劇之路的熱愛與初衷,「從每一個不同的角色中吸收不同的精隨,再加以內化、醞釀。」融合劇場訓練和最刻苦耐勞的磨練,期待她帶給觀眾更多感動。

(本文經《遠見雜誌》網站授權,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用入戲的心情做電影 專訪《血觀音》藝術指導蔡珮玲
台下心機比台上鬥戲精采 《非死不可》兩大女主角疑陷「拉拉曖昧」
優雅名媛、氣勢女王、清新可人兒傻傻分不清 「百變吳海英」妝容大揭密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為宏麗數位創意股份有限公司旗下最具時尚商業知識的線上媒體,我們從人文角度出發,報導國內外優秀的時尚與娛樂產業工作者及創意人士,推動台灣新銳品牌,探索影視美學…期望透過我們深入淺出的介紹,讓業內人士或產業門外漢都能對相關領域發展和脈動有更深入的了解與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