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設計師千萬別這樣嘗試!《可憐的東西》華美戲服製作幕後揭秘

by BeautiMode 2024/02/07

如果一個女人能夠從零開始,她將會是什麼樣子呢?榮獲威尼斯影展金獅獎、金球獎音樂及喜劇類最佳影片肯定的電影《可憐的東西》(Poor Things),改編自蘇格蘭作家Alasdair Gray的同名小說,故事講述一名逃避丈夫虐待卻不幸身亡的女子貝拉,在被科學家成功復活後,踏上了奇幻的進化之旅。

時尚設計師千萬別這樣嘗試!《可憐的東西》華美戲服製作幕後揭秘_探照燈影業《可憐的東西》劇照_6.jpg

這部堪稱女版科學怪人的電影,由《單身動物園》(Lobster)、《真寵》(The Favourite)導演尤格藍西莫(Yorgos Lanthimos)執導,邀請艾瑪史東詮釋「貝拉」一角,並同時擔任製片。電影中,貝拉被賦予了第二次重生的機會,重新探索發現周遭的世界。她的服裝隨著她成長,在色彩和輪廓剪裁上也持續變化,隨著她發現性愛的喜悅,她的服裝也變得更加成熟。

一染再染只為呈現理想色彩

電影背景設定在英國19世紀維多利亞時代晚期,導演尤格藍西莫說:「這不是一部傳統的時代劇,我們用了在電影中少見的大量華服。」

戲服設計師荷莉瓦丁頓(Holly Waddington)帶領約40人的服裝團隊,包括四名打版師、許多製作者和一名染色師,耗時約22週打造這些令人目不暇給的服裝饗宴。對於色彩非常講究的荷莉瓦丁頓,習慣將布料再進行加工處理,因此所有布料都經過染色、染色、再染色。

時尚設計師千萬別這樣嘗試!《可憐的東西》華美戲服製作幕後揭秘_探照燈影業《可憐的東西》拍攝花絮照_(左起)導演_尤格藍西莫、艾瑪史東拷貝.jpg

由於貝拉的服裝色彩組合相當非常夢幻、柔和且樂觀,因此在她「前世」的服裝需要呈現出完全的對比,荷莉瓦丁頓說,「那套藍洋裝的藍色,並非簡單的藍,而是非常飽和的藍,帶點毒性,原本的布料很美,雖然已經是藍色了,但還不夠濃烈,所以我們又重新染了又染,我和一位染色師密切合作,她做了大約20個不同的樣品,讓我們看到她可以如何變化這個藍色,並選定這個特定的色調。」

時尚設計師千萬別這樣嘗試!《可憐的東西》華美戲服製作幕後揭秘_00011.jpg

「但後來我們不得不重複製作這件洋裝,因為貝拉從橋上跳下去,它被泥土和水淹沒了,所以我們做了三件。」荷莉瓦丁頓表示,由於她與一位將軍結婚,這件洋裝幾乎像是一件盔甲,而袖子部分的靈感也是來自於盔甲,也因此這整個袖子有著許多褶襇。「這用了很多的布料,用這種方式製作這件洋裝根本不划算,如果你是一個時裝設計師的話,絕對不要這樣做。我們讓這些匈牙利的服裝助理花了幾個星期摺疊、熨燙、摺疊、熨燙,好製作這些洋裝。對他們來說,這是一種折磨,但他們做得很漂亮。」

時尚設計師千萬別這樣嘗試!《可憐的東西》華美戲服製作幕後揭秘_00010.jpg

龍蝦尾裙襯靈感來自Moncler?!

當貝拉開始成長並走入社會時,她的服裝反映了她的社會和性覺醒。「荷莉使用的色彩組合和材質都是經過深思熟慮的,靈感來自貝拉正在經歷的事情以及她的成長進化。」艾瑪史東解釋,貝拉在電影中唯一一次穿著馬甲,是當她回到阿爾菲布萊辛頓(Alfie Blessington)那裡,穿著她復活前的身份維多利亞布萊辛頓(Victoria Blessington)的洋裝。

貝拉復活後,心智停留在孩童階段,缺乏世故,卻也對未知世界充滿渴望。荷莉瓦丁頓觀察自己孩子小時候,似乎有種脫掉衣服、最終半裸的驅動力,所以貝拉就像很多孩子一樣,早上可能穿好了衣服,但到了午餐時間,大部分的衣服都不見了。因此我們可以看到電影開始時,貝拉是屋裡的囚犯,穿著非常維多利亞時代的上衣,但從來不是完整的一套,下半身只有內褲和赤腳。

荷莉瓦丁頓說,「我想要真正有如孩子般的布料,拼布、荷葉邊、泡泡紗,感覺有點像尿布的東西,還有大量女性生殖器的參考資料,有一件我們稱之為『陰道襯衫』的上衣,然後還有陰蒂襯衫。它們都有這些口,中間有一條劃痕,然後有很多褶襇。」

時尚設計師千萬別這樣嘗試!《可憐的東西》華美戲服製作幕後揭秘_00002.jpg

為了打造貝拉脫掉衣服後底下穿著的內衣,荷莉瓦丁頓希望能重現一種縫有柔軟襯芯的巴斯特裙襯(Bustle),她參考許多海洋生物,或是有如身體中的質感,像是腸道的內壁或海綿上的泡泡質地,希望每件事物都像是有生命、會呼吸的感覺,於是最後打造出這件有如龍蝦尾的蓬蓬裙襯。


「整部電影中我最喜歡的服裝是這個怪誕的巴斯特裙襯。」荷莉沃丁頓補充說,「它就像一件藝術品——看起來像美人魚的尾巴,它是一種裙撐,所以你通常都不會看到它,而它們真的是很有趣、詭異的東西。它是用紙絲(paper silk)製成的,建構起來非常困難。它有部分的靈感也是來自Moncler的羽絨外套——基本上,我在一本歷史服裝書中看到了這個參考,然後我覺得,那看起來像Moncler。有趣的是,它也確實是那個時期會有的。這部電影的服裝具有現代感,但一切都有歷史根據——例如,她所有的上衣都是基於維多利亞時代的版型,我只是在材質的使用和穿著方式上沒有太過拘泥。」

時尚設計師千萬別這樣嘗試!《可憐的東西》華美戲服製作幕後揭秘_探照燈影業《可憐的東西》劇照_3拷貝.jpg

誇張袖子來自導演尤格的堅持

荷莉瓦丁頓認為大袖子非常有力量,因為每當女性的袖子變得很大——伊莉莎白時代、1940年代、1980年代——女性通常處於一個良好的狀態。

貝拉在電影中總是穿著大蓬袖的服裝,不然就是完全沒袖子,荷莉瓦丁頓透露,導演對她所提出的任何想法都保持開放態度,雖然自己準備了許多來自19世紀末的想法和選擇給導演,但他總是會回到這些巨大的袖子,他和艾瑪在會議上也不斷在鼓吹這點。

時尚設計師千萬別這樣嘗試!《可憐的東西》華美戲服製作幕後揭秘_探照燈影業《可憐的東西》劇照_2拷貝.jpg

「我一開始為尤格做了很多的概念工作。其中一個想法是將時間設定得更早一點,使袖子貼合,裙子幾乎是像陰莖一樣的,它們基本上看起來像巨大的陰莖。我喜歡衣服以某種方式形塑出身體部位的想法,並且有一種難以控制的有機特質。接著我對這些袖子進行了大量的研究,他非常喜歡那些袖子,其實是他,他就這樣說,『給我袖子。』」


在開拍前約10週左右的時候,荷莉瓦丁頓帶著一個大手提箱在雅典與艾瑪史東碰面,兩人試了很多形狀、不同程度的袖子,而在那次試裝中,終於找到了巨大袖子的輪廓。

時尚設計師千萬別這樣嘗試!《可憐的東西》華美戲服製作幕後揭秘_探照燈影業《可憐的東西》拍攝花絮照_(左起)導演_尤格藍西莫、艾瑪史東.jpg

「我喜歡這些袖子,以及它們對身體的影響。它們強化了這種異類感——這些紋理明顯的布料,相當像生物。」荷莉瓦丁頓說,「我很高興我們選擇了它們。假設我們選擇了1880年代的修身袖子——那將使所有的興趣都集中在裙子和下身,這將感覺完全不同。」

然而,荷莉瓦丁頓也透露了在這些美麗服裝背後觀眾看不到的困擾,貝拉的服裝布料看似夢幻且容易穿著,但她在電影中會手舞足蹈,唯一的缺點就是袖子常會因此而裂開,畢竟這些服裝不是設計來讓人把手臂舉起超過頭部的,它們就像是馬甲的延伸,讓身體保持某種姿勢。

時尚設計師千萬別這樣嘗試!《可憐的東西》華美戲服製作幕後揭秘_《可憐的東西》劇照_2.jpg

貝拉婚紗—艾瑪史東的戲服最愛

對於這些獨特的服裝,荷莉瓦丁頓很感激艾瑪史東願意與她一起嘗試她的狂野設計。艾瑪史東說,「荷莉一到就帶了很多資料和超棒的創意,在進入彩排前,我飛去雅典與荷莉及尤格會合,做了前期的試裝。」

貝拉的婚紗成為了艾瑪史東職業生涯中最喜歡的服裝之一。「當我穿上時,我快哭了。」艾瑪史東回憶道,「它是精緻的,薄而精緻,但也無比堅強。有點像我對性的本質的看法,脆弱和自信相互融合,對我來說,那就是這件洋裝所象徵的。這是一件洋裝非常有影響力的宣言。」

時尚設計師千萬別這樣嘗試!《可憐的東西》華美戲服製作幕後揭秘_《可憐的東西》劇照_3.jpg

「在我們甚至去布達佩斯並做所有的研究之前,我就已經排定了一切,並準備了20世紀初法國設計師Madeleine Vionnet的設計參考板。她絕對才華橫溢,她是在1930年代提出斜裁的人。她在1930年代設計了名為『蜂巢洋裝』的洋裝,它是一件黑色晚禮服,結合了這些管子和網眼。我覺得這種橫條的組合,對於婚姻來說是個很好的比喻,感覺很適合她的婚紗,幾乎就像個籠子,你幾乎可以完全透視過去。」


這些袖子非常大。它們是整部電影中其中幾個最大的袖子,而且它們可以自己支撐。它們像氣球一樣,是從無到有做出來的,是由帽網和烏干紗製成的,非常脆弱,這製作起來真是場噩夢,很難做。部分原因是,因為英國脫歐,我們無法輕易地在匈牙利和英國之間取得布料,所以我們只能四處尋找。

時尚設計師千萬別這樣嘗試!《可憐的東西》華美戲服製作幕後揭秘_00003.jpg

頌揚「裸色」的妓院服裝

在設計巴黎妓院時,荷莉瓦丁頓很清楚知道自己不希望它看起來像什麼,因而刻意避免使用黑與紅。「時代劇的形象非常一致。如果你在英國長大,星期天晚上看BBC電視台,你會看到許多18和19世紀的妓院女人。」荷莉瓦丁頓解釋,「那種造型很棒,但我們想做些稍微不同的事情。」

「大多數的性感內衣都是黑色,維多利亞時代的妓院通常有特定的色彩組合,我只想為這部電影創造些獨特的東西,所以我想,什麼是最不性感的內衣?哦,也許是中性色調。所以我們的整個色彩組合就以此為基礎,我非常喜歡,我覺得它真的很柔和,很舒服。」

「我從這個女性群體中選取了色彩組合。妓院的女人是一個真正多元的群體,膚色非常多樣,我希望這是對她們及其身體的一種頌揚,許多人露出了她們的胸部,我認為這是對『裸色』的一種有趣顛覆。」

時尚設計師千萬別這樣嘗試!《可憐的東西》華美戲服製作幕後揭秘_00012.jpg

荷莉瓦丁頓使用羊毛製作了許多大外套,上面再塗上一層乳膠,所有女性都不穿馬甲,因為馬甲象徵著束縛,與這部電影的調性不相稱。她還為貝拉準備了一件斗篷,那是她帶在身邊以便不時之需的一件小雨衣。

「當她第一次抵達巴黎時,她和鄧肯都沒錢,她穿上這件像乳酪色的乳膠裝,這很滑稽,因為天氣很冷,她卻穿著那件衣服,但也因為她在妓院裡的第一次性經歷時穿著這件衣服,她在本質上是穿著一個巨大的保險套。我基本上是想讓它喚起時代保險套的色彩,聽起來很令人反感,但這就是我的想法。」

時尚設計師千萬別這樣嘗試!《可憐的東西》華美戲服製作幕後揭秘_《可憐的東西》劇照_4.jpg

服裝作為代表社會階級的象徵

當哈利帶著貝拉去埃及的亞歷山大時,她看到當地貧苦的窮人,見識到社會殘酷醜陋的一面。荷莉瓦丁頓讓貝拉穿著她最正式的服裝,而船上許多人都穿著一塵不染的奶油色和白色,這是觀眾唯一一次看到貝拉作為她的社會階層的代表,以一名上層階級女人之姿現身。

當貝拉到巴黎的醫學院時,荷莉瓦丁頓讓她穿了一套正式的西裝,希望她的形象更加成熟,可完全融入男人中。荷莉瓦丁頓說,「我不想她在醫學院的場景中引人注目,我希望她像他們一樣穿著西裝,像他們一樣穿著黑色,但是有個小小的翻轉。所以當她站起來時,你會看到她的腿,她沒有穿裙子,但服裝的布料更為厚重,它們比她以前的服裝更重,更有結構感,更貼合身型,突然間就像是真正嚴謹的量身訂做,它不是輕盈具空氣感、夢幻般、雲朵般的女孩的設計。」

時尚設計師千萬別這樣嘗試!《可憐的東西》華美戲服製作幕後揭秘_探照燈影業《可憐的東西》劇照_4拷貝.jpg

資料來源:探照燈影業、People、Vogue


廣告、專案等商務合作,請發信至:[email protected]

突破從影尺度天花板!艾瑪史東挑戰最高難度角色 直言怪誕主角改變人生觀
與亨利卡維爾、名模愛貓同款!《機密特務:阿蓋爾》如何跨界聯手打造時尚特務與裝備?
影后禮服的秘密!艾瑪史東奧斯卡絕美珠繡流蘇禮服成Riccardo Tisci告別Givenchy最後之作
用功夫打碎玻璃天花板!奧斯卡史上首位華人影后 楊紫瓊:別讓任何人告訴你,你的巔峰期已過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為宏麗數位創意股份有限公司旗下最具時尚商業知識的線上媒體,我們從人文角度出發,報導國內外優秀的時尚與娛樂產業工作者及創意人士,推動台灣新銳品牌,探索影視美學…期望透過我們深入淺出的介紹,讓業內人士或產業門外漢都能對相關領域發展和脈動有更深入的了解與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