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cci第三代繼承人遭槍擊身亡 心碎女兒只對父親女友要求這項遺物

我們想與你分享的是...

《Gucci:精品帝國真實的慾望、愛恨與興衰,時尚黑寡婦驚世駭俗的豪門謀殺案》一書的作者莎拉蓋伊福登,實際採訪超過一百多人,包括與古馳相關的人員、專家學者等,透過第一手資料的訪談資料及當時的新聞報導、參考書籍,再三考證,試圖詳實還原當時事件始末。

(本文節錄自尖端出版《GUCCI:精品帝國真實的慾望、愛恨與興衰,時尚黑寡婦驚世駭俗的豪門謀殺案》一書,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一九九五年三月二十七日早上,在得知墨里奇奧的死訊後,只有女傭看見派翠吉雅無法自拔地啜泣。她隨後便擦乾眼淚並打起精神,在她的卡地亞日記本裡大大地寫下希臘文的「天堂」(PARADEISOS)二字,並用黑筆將日期圈了起來。

  當天下午三點,派翠吉雅從她位在聖巴比拉廣場的公寓出發,走了幾個街區至威尼斯街三十八號,同行的是她的律師皮耶羅・朱塞佩・琶若迪,以及她的大女兒亞歷珊卓。派翠吉雅按響了墨里奇奧公寓的門鈴,表示要找正準備小睡片刻的寶拉・弗蘭希。

  當天早上,安東涅塔才在墨里奇奧離家後不久找上門,並要見寶拉,安東涅塔說她到墨里奇奧辦公室要與他見面,但外頭卻不斷湧上大批的人群,她根本進不去。

  她立即衝去找寶拉,告訴她出事了。寶拉套上幾件衣物,便朝著對街跑去,她不斷地向前推擠,想穿過門口的大批記者。

  「我是他太太!我是他太太!」寶拉上氣不接下氣地對著阻擋記者的憲兵大喊,憲兵隨即讓她通過,而就在她準備穿過寬敞的木門時,墨里奇奧的好友卡羅・布魯諾從人群中跑出來並拉走了她。

  「寶拉,別進去。跟我來。」布魯諾沉重地說道。

  「墨里奇奧出事了嗎?」寶拉問道。

  「對。」布魯諾說道。

  「他受傷了嗎?我想去找他。」兩人沿著公園離開時,寶拉一邊啜泣,一邊用盡全力地想掙脫布魯諾的手,隨後兩人到了帕萊斯特羅路與威尼斯街的十字路口。

  「已經無能為力了。」布魯諾說道,寶拉難以置信地看著布魯諾。數小時過後,寶拉去了太平間見墨里奇奧。

  「他躺在桌上,腹部朝下,臉轉向一側,除了太陽穴上有個小孔外,他看起來很好。他就是這麼棒,不論是在旅行或是在睡覺,他看起來總是很好,似乎從來沒有皺起臉或看起來老態龍鍾。」寶拉說道。

  當天下午,米蘭的地方法官諾切里諾便開始審問寶拉,問她墨里奇奧是否有任何仇家。

  「我唯一想說的就是一九九四年秋天時,墨里奇奧曾從他的律師佛朗西尼那裡得知,派翠吉雅曾對她的律師奧列塔表示,她想要殺了墨里奇奧。墨里奇奧有點擔心,幾經威脅後,佛朗西尼似乎比墨里奇奧更加憂心,他要墨里奇奧找方法保護自己,但墨里奇奧僅是一笑置之。」寶拉呆滯地說道。諾切里諾疑惑地揚起眉問道:「妳呢?夫人,妳有設法保護自己嗎?」

  「沒有,我與墨里奇奧沒有簽署任何文件,也沒有任何經濟協議。如果你想問的是這些,那這就是答案,我們單純就是情感上的關係。」寶拉感覺自己受到了冒犯,冷淡地說道。

  寶拉後來回到了威尼斯街的公寓,努力地想睡一下,而派翠吉雅在這時按響了門鈴,她說有重要的法律問題要討論,而家裡的傭人則拒絕了派翠吉雅的要求,並表示寶拉正在休息。亞歷珊卓頓時哭了起來,開口問道自己是否能留一件爸爸的羊絨毛衣作為念想,寶拉雖然拒絕接待派翠吉雅,但仍指示傭人拿一件毛衣給亞歷珊卓,亞歷珊卓感激地接過毛衣,將頭埋進其中,聞著爸爸的味道。

  寶拉打電話給佛朗西尼,詢問自己該怎麼辦,但卻沒有得到任何的慰藉。佛朗西尼表示,寶拉只能不斷地退讓,因為墨里奇奧要他準備的關係合約仍在佛朗西尼的辦公室裡,而寶拉與墨里奇奧均未簽署,因此寶拉沒有權利要求墨里奇奧的任何財產,財產會全數交給墨里奇奧的女兒。寶拉只能盡快安排離開威尼斯街的公寓。

  隔天一早,派翠吉雅又來了。而在她到之前,法院官員已先來查封了房子,因為「墨里奇奧・古馳的繼承人」早在前一天的早上十一點便向法院聲請了財產扣押。寶拉不敢置信地看著官員。

  「昨天早上十一點,墨里奇奧・古馳才剛死幾個小時。」寶拉抗議道,想說服官員保留一個房間給他們,她說道:「我與我的兒子住在這裡,您覺得這麼短的時間內,我們能搬去哪裡呢?」

  派翠吉雅的動作很快,但寶拉也有所準備。她與佛朗西尼聯絡過後,又另外打了幾通電話,接近傍晚時便來了許多搬家工人,將家具、燈飾、布簾、陶瓷和餐具全裝進停在威尼斯街三十八號前的三輛廂型車中。又過了一天,派翠吉雅的律師要求寶拉歸還所有的物品,但最後寶拉還是獲准留下了幾項物品,因為她表示那些東西本來就屬於她,其中包括一組派翠吉雅激烈爭搶的客廳綠絲綢布簾。

  「我以母親的身分前來,而非太太的身分。」隔天早上官員陪同派翠吉雅進到威尼斯街三十八號時,她冷冷地對寶拉說道:「妳必須盡快離開,這裡以前是墨里奇奧的房子,現在開始就是他女兒的房子,妳到底還想帶走什麼?」

  四月三日星期一的早上十點,一輛黑色的賓士載著墨里奇奧・古馳的棺木,停在聖卡羅教堂前的聖巴比拉廣場上;從派翠吉雅空中別墅的陽臺可以將教堂黃色的正面盡收眼底。四名送葬人員走下車,將棺木抬進教堂,此時還沒幾個人來哀悼。

  莉莉安娜與他的丈夫站在教堂外,看見棺木孤零零地被放在聖壇前,棺木上蓋著灰色的天鵝絨,天鵝絨上擺著三個灰色與白色相間的大花圈。莉莉安娜把手放到她丈夫的手臂上。

買書做公益: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邀請您透過此連結購書,由此所得的收入將全數捐贈給香園基金會

Gucci第三代繼承人遭槍擊身亡_心碎女兒只對父親女友要求這項遺物_《GUCCI》首刷限量燙金版書封.jpg

(本文節錄自尖端出版《GUCCI:精品帝國真實的慾望、愛恨與興衰,時尚黑寡婦驚世駭俗的豪門謀殺案》一書,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廣告、專案等商務合作,請發信至:[email protected]

Gucci家族、黑寡婦本人都對電影不滿 雷利史考特提出「這一點」反擊
造型借鏡卡卡母親?一次看完Lady Gaga《Gucci:豪門謀殺案》搶眼戲服
從安娜溫圖到卡爾拉格斐……這些《Gucci:豪門謀殺案》的名人角色你認得哪些?
《威~連你也Podcast了!》S4E4:老佛爺愛貓驚喜現身?「她」的出現竟讓《Gucci豪門謀殺案》成時尚穿越劇?!
《威~連你也Podcast了!》S4E5:前Gucci創意總監Tom Ford看《Gucci豪門謀殺案》數度笑場!古馳家族成員果真被醜化?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為宏麗數位創意股份有限公司旗下最具時尚商業知識的線上媒體,我們從人文角度出發,報導國內外優秀的時尚與娛樂產業工作者及創意人士,推動台灣新銳品牌,探索影視美學…期望透過我們深入淺出的介紹,讓業內人士或產業門外漢都能對相關領域發展和脈動有更深入的了解與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