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 Gala根本《辣妹過招》翻版?!時尚界人士:懷念不用看Anna Wintour臉色的日子

(本文版權為《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所有,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有「時尚奧斯卡」之稱的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慈善晚宴(Met Gala),堪稱時尚界的年度盛事,對名流影星來說,不僅是極好的曝光機會,也是證明自己具有相當時尚品味的公關戰場,對個人品牌的形塑意義重大。

2018 Met Gala紅毯好神聖!蕾哈娜霸氣教皇帽 力拼凱蒂佩芮巨型天使翅膀

然而,出席光鮮亮麗的時尚盛會,似乎沒有表面上看來那麼容易,慈善晚宴主辦人Anna Wintour過度要求細節、吹毛求疵的行事風格,歷年來飽受賓客批評。奧斯卡影后葛妮絲派特洛(Gwyneth Paltrow)、知名編劇暨製作人蒂娜費(Tina Fey)與歌手黛咪洛瓦托(Demi Lovato)等人都曾表達對此活動的怨言,女星艾米舒默(Amy Schumer)在2016年甚至直言,參加Met Gala根本就是一種「處罰」。

幽默!湯姆哈迪刺上「李奧納多全都知道」新紋身 原來是他當時打賭輸了的懲罰...

一位好萊塢經紀人透露,Met Gala就像是慈善晚會版的《辣妹過招》(Mean Girls)一樣,主辦人Anna Wintour會禁止那些她不喜歡的人參加,而且對活動的每個細節都有各種規矩,更有報導指出,她連每個賓客抵達會場、走上紅毯的時間都有規定。

誰規定瘦才時尚?從瑪麗皇后到女神卡卡 潮流領導者並非都是瘦子!

caught by @dennisleupold

A post shared by badgalriri (@badgalriri) on


就是由於這些瑣碎的細節加上冗長的活動,這位好萊塢經紀人表示,2018年她已經有4位一線客戶推掉了Met Gala的邀請,「他們想先休息個一兩年,內容都是一成不變,冗長、拖延又無聊。」

「你知道,那是個非常沈悶的夜晚,」另一位有2位客戶參加Met Gala晚宴的名人公關表示,「那對他們來說是很重的工作,一切規劃得很嚴密,在建立人脈上會有很大的壓力,其實不是什麼多有樂趣的夜晚。」

闖蕩時尚界不能沒朋友! 6招教你累積人脈存摺

valentina and Mathilde I hope your happy #gigihadid #metball

A post shared by Salma Hayek Pinault (@salmahayek) on

Met Gala活動始於1946年,是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服飾典藏館(Costume Institute)的慈善募款晚會。1995年康泰納仕(Condé Nast)集團藝術總監暨美國版《Vogue》總編輯Anna Wintour接任晚宴主席後,逐漸將活動轉型為眾星雲集的時尚盛宴,目前Met Gala是紐約市最大的募款活動之一。

原來教宗才是時尚指標!《神聖之軀》降臨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 梵蒂岡多項藏品首度出借

Met Gala光是參加的門票就要價3萬到5萬美元之間,包下一桌的價格從27.5萬美元到50萬美元不等,而且並非只要買得起票就可以參加,晚宴屬於邀請制,而且Anna Wintour會親自審核所有名單。2017年慈善晚會共募得超過1,200萬美元,2018的活動配合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的特展《神聖之軀:時尚與天主教想像》(Heavenly Bodies: Fashion and the Catholic Imagination),由Anna Wintour欽點歌手蕾哈娜(Rihanna)、Versace創意總監Donatella Versace及艾瑪克隆尼(Amal Clooney)擔任共同主席。

大蒜洋蔥不要來《時尚惡魔的盛宴》安娜溫圖辦桌菜單眉角多

「我覺得名人們都很緊張,因為這就是一整個時尚與娛樂產業的名人錄。」曾為出席Met Gala的明星打造妝容的彩妝師Ashlee Glazer表示,「他們會被360度無死角的品頭論足。」

更令受邀名人頭痛的是,除了少數人之外,Met Gala不允許賓客自己的私人公關隨同出席,在場協助他們受訪、拍照、整理服裝、提點大小事宜。因此除非賓客的另一半同樣也是地位相當的名人,或是受到設計師的邀請,否則多數人都必須獨自走過滿是相機的紅毯,踏上博物館的階梯進場,這對習慣總是有人在旁協助的名人而言,是相當令人緊張的。

星光大道知多少?好萊塢明星公關及造型師談紅毯幕後

大都會藝術博物館與《Vogue》限制紅毯人數是出於場地考量。只有少數受邀賓客、活動共同主席以及當晚的音樂表演者,有時候能有自己的團隊人員陪同參與。

「他們說現場有足夠的人可陪你的客戶走紅毯,因為他們為了這場派對雇用了KCD(編按:一間國際性的公關公司)。問題是KCD不認識這些客戶,而且客戶們花錢請公關是有理由的,因為那需要花5年、10年來建立舒適的關係。」好萊塢經紀人表示。

誰在星光大道最受青睞?攝影師揭祕鏡頭上看不到的紅毯幕後

除此之外,有些參加過的人也表示,Met Gala並不是讓人感到自在的活動。「整體的氣氛沒有特別友善,」一位晚宴常客表示,「那不像是走進一個你認識所有人,而大家也都很高興看到你的派對。」

她還補充說,「如果你走進女性洗手間,所有的名人會聚在那裡,一起抽菸,而且不理會其他人。」

【模特兒的一天】連上廁所的時間都沒有!亞洲首位Maybelline全球代言人吳宜樺的紐約快步調日記

Smoking in the girls room #metgala @chardefrancesco @courtneylove @space_witch666

A post shared by Marc Jacobs (@themarcjacobs) on

annual bathroom selfie

A post shared by Kylie (@kyliejenner) on

2016年歌手黛咪洛瓦托陪同Moschino創意總監Jeremy Scott出席Met Gala,她表示,現場有一位名人「完全就是個爛人,而且在他附近會很悲慘,非常排外。」黛咪洛瓦托是康復中的酒精成癮者,她說當時她壓力大到想喝酒,所以提早離開去參加匿名戒酒互助會。

「我對匿名戒酒互助會中和我一樣掙扎的無業遊民,比Met Gala這些虛假迎合的人更有認同感。」她表示。

與黛咪洛瓦托有類似感覺的名人並不少。2015年名編劇暨製作人蒂娜費也說過,Met Gala根本就是「混蛋遊行」(jerk parade)。「如果你有一百萬隻手跟所有全世界你會想揍的人,那他們全都在那裡了,」蒂娜費表示,「很明顯地,我永遠都不會再去了。」

時尚品味絕非天生 好萊塢名人們自曝「不會再有第二次」的時尚造型大公開

女星艾米舒默在參加過2016年的Met Gala後,也沒對這個活動留下多好的印象。在一次訪問中,她告訴廣播主持人Howard Stern,整個活動簡直是場鬧劇,就像是「人們在模仿交談對話」。

奧斯卡影后葛妮絲派特洛在2013年參加過以《龐克》(Punk)為主題的Met Gala後,發誓再也不要再參加。「那實在太不好玩,」她在訪問中表示,「熱得要命,太擁擠,我一點也不樂在其中。」

「呸姊」蔡依林霸氣登上2016 Met Gala紅毯!泰勒絲未來女戰士造型比拚女神卡卡

不過,這些公開抱怨過的名人,即使有人停了幾年沒參加,但也有人後來還是繼續出席Met Gala。這位好萊塢經紀人認為,那是因為他們不敢得罪主辦人Anna Wintour。「與Anna Wintour保持好關係至關重要,她可以捧紅你,也可以毀了你。老實說,我很驚訝她竟然會讓他們再回來。」

近年來,像H&M這種大眾平價品牌也開始在Met Gala「包桌」,同時也包辦了出席名人的穿著,有些人認為這讓整個活動顯得更虛假做作。一些時尚業內人士表示,他們很懷念從前沒聽說過大眾品牌還能包桌的日子,富裕的贊助者甚至不用看Anna Wintour的臉色,就能買票參與。

想和A咖同坐第一排看Miu Miu大秀?沒問題!先付1萬美金

「那曾經是非常好玩的活動,」一位為名人打理紅毯造型的時尚界消息來源表示,「紐約人可以和大衛鮑伊(David Bowie)互動,那很好玩、很棒。但人們說現在那就是集體壓力鍋。」

「這實在太幼稚了,」另一位業內人士指出,「有足夠財力能參加Met舞會的人多得是,但是……如果Anna不認為你配得上,你就不能來。就一個募款活動來說,這太精英主義了。」

Karl Lagerfeld、Tom Ford的靈魂摯交 巴黎時尚女魔頭Carine Roitfeld與她的朋友們


資料來源:Page Six、Glamour

(本文版權為《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所有,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還在跟流行?時尚惡魔Anna Wintour:「流行趨勢是一組髒字。」
設計想被博物館收藏?聽聽英、美、日知名時尚策展人怎麼說
Anna Wintour談快速發展的媒體與時尚 「人才陷入時間不夠的惡性循環裡。」
別以為自創品牌就等於成功!美國Vogue總編Anna Wintour給時尚新鮮人的6個建議
時尚惡魔內心世界大解密!73個關於VOGUE總編輯安娜溫圖Anna Wintour的時尚秘密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為宏麗數位創意股份有限公司旗下最具時尚商業知識的線上媒體,我們從人文角度出發,報導國內外優秀的時尚與娛樂產業工作者及創意人士,推動台灣新銳品牌,探索影視美學…期望透過我們深入淺出的介紹,讓業內人士或產業門外漢都能對相關領域發展和脈動有更深入的了解與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