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野獸派馬諦斯之筆,荷蘭插畫家Lucia Lenders描繪完美無瑕的巨大女人

(本文經《城市美學新態度》網站授權,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人們很難忽略荷蘭插畫家露西亞·蘭德斯(Lucia Lenders)畫裡的女人——她們擁有龐大的身軀與長長的四肢,好似要掙破畫框一般,然而頭部卻又如此小巧,在簡單粗筆帶點隨性的畫風中,顯得那麼特出。

以野獸派馬諦斯之筆,荷蘭插畫家Lucia_Lenders描繪完美無瑕的巨大女人(1).jpg

蘭德斯學習插畫時,發現自己對圖形繪畫的喜愛,從此就墜進了這個美麗的世界。她不僅熱愛插畫這項藝術,也喜歡特定的主題——「女人」。在她畫中的女人,沒有標準模特兒的冷冽纖瘦,也不像廣告裡那些美女擁有玲瓏有致的性感,更非青春少女不沾一點塵世氣息的那種純真,她們長長的四肢巨大而顯得笨拙,臉型妝髮或服飾在粗線條的描繪下說不上精緻,整體比例並不是世俗定義的「完美」,但觀者卻仍能在這樣的狀態察覺到這些女人自在的美,甚至,在畫家心中,這些女人是「完美無瑕」的。

Jansson Stegner的非肖像畫,誇飾形體與不存在之人

以野獸派馬諦斯之筆,荷蘭插畫家Lucia_Lenders描繪完美無瑕的巨大女人(2).jpg

蘭德斯表示,她特別喜歡讓女性長有一雙特別長的胳膊與腿,這樣有趣的比例讓結實和笨拙能同時在她們身上出現,並且,她讓這些富有表現力的動態身體陳述一個故事。「在我的插畫中,我呈現出一種既美麗、時髦、強壯,同時有帶著笨拙、疑惑與幽默的女人。」「無論一個主題多麽認真,我總是在插畫裡尋找一種明亮且具幽默感的態度。」

以野獸派馬諦斯之筆,荷蘭插畫家Lucia_Lenders描繪完美無瑕的巨大女人(3).jpg

或許也是因為這樣的態度,讓插畫家不只在自由創作時感到愉快,連一般藝術家僅只當成生存必要的接案工作,她都能在裡頭找到意義。「我喜歡自己創作的自由,但我也非常喜歡專欄插圖。」「這是運用我的雙手與頭腦工作的完美平衡。」

可愛的、性感的、安靜的 女性一生中應該持續穿的三種黑

以野獸派馬諦斯之筆,荷蘭插畫家Lucia_Lenders描繪完美無瑕的巨大女人(4).jpg

插畫家如今在鹿特丹的一間共用工作室從事創作。她喜愛在這裡使用墨水、鉛筆、剪紙等不同創作媒介。然而,工作室裡有一台她也很喜歡的老式底版印刷機,它只能印出一種顏色——「黑色」。這樣的「限制」,這對她的風格產生很大的影響。它讓她的創作變得更加簡約而大膽,最後,在這台機器的指引之下,創作出的成品也變得更加的簡單、圖形化。「我發現即使是數位化的產品,也始終要具有自發性、異想天開的感覺,這點非常重要。」對於印刷機帶給她的啟發,蘭德斯這麼結論道。

以野獸派馬諦斯之筆,荷蘭插畫家Lucia_Lenders描繪完美無瑕的巨大女人(5).jpg

於是,蘭德斯的插畫有許多是以黑白為主要顏色,黑色是物體的輪廓線條,是街上路人衣物的圖樣,也是現實顏色的隱喻,只有在她想特別凸顯的地方,才用到黑白之外的顏色,而且這樣的顏色,總是特別螢光跳躍的橙橘色、桃紫色、奇異果綠。這樣大膽純粹的描繪,讓人想起馬諦斯那樣無有拘束、宛如自然獸身並極富想像力的形貌,或許,才是女性的本來面目。

以野獸派馬諦斯之筆,荷蘭插畫家Lucia_Lenders描繪完美無瑕的巨大女人(6).jpg

以野獸派馬諦斯之筆,荷蘭插畫家Lucia_Lenders描繪完美無瑕的巨大女人(7).jpg

(本文經《城市美學新態度》網站授權,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廣告、專案等商務合作,請發信至:[email protected]

2020年英國國家肖像大賽:栩栩如生摹繪面孔,畫的卻是人生
如何有模特兒的長腿?先檢測看看自己是不是「黃金比例小腿」!
施洗約翰顱首成蝴蝶結娃娃頭?長尾智子「潮流女性」個展萌翻米蘭
情繫27年老明信片: 插畫家Diana Sudyka 用泛黃信箋,緬懷故園自然風景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為宏麗數位創意股份有限公司旗下最具時尚商業知識的線上媒體,我們從人文角度出發,報導國內外優秀的時尚與娛樂產業工作者及創意人士,推動台灣新銳品牌,探索影視美學…期望透過我們深入淺出的介紹,讓業內人士或產業門外漢都能對相關領域發展和脈動有更深入的了解與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