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博物館赴法舉辦《中國芳香—古代中國的香文化》展

(本文經《典藏藝術網》網站授權,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2018年3月9日至8月26日,由上海博物館和法國巴黎賽努奇博物館共同策劃與主辦的《中國芳香—古代中國的香文化》展在賽努奇博物館展出。香對於古代中國而言,既取其芳香之味,亦有禮教之用,更是與上蒼神靈的溝通之物。本次展覽首次聚焦於中國香文化,以時間順序為線索,展示了上海博物館的91件(組)陶瓷、繪畫、青銅等展品和賽努奇博物館的19件亞洲藝術收藏。110餘件精美的古代藝術品,全面展示自戰國時代至清代末期的中國人如何用香與品香,以及香如何融入皇室、廟宇和文人雅士的日常生活。

此外法國笛卡爾大學藥劑實驗室收藏的古代香料、香水大師弗朗斯.德馬奇(François Demachy)以及亞洲文化研究中心實驗室專家弗雷德里克.奧布林格(Frédéric Obringer)為整個展覽調製的獨家香氛配方,以及展廳內伴隨展覽區塊而變化的香味裝置,為觀眾帶來多重感官之旅。

漢唐宗教及世俗儀式用香

中國對香料植物的利用在春秋戰國時期就已經開始。漢朝統一後,漢武帝的外交及經濟政策讓來自東南亞及中東地區的香料,得以經由絲綢之路進入中國。道家思想在漢代的盛行以及佛教傳入中國,也在一定程度上推動了這一時期香文化的發展。從大量存世的香具可以發現,自漢代開始,中國人的宗教儀式和日常生活都離不開焚香。漢武帝專門派人根據道家關於東海仙境博山的傳說做了「博山爐」,此後歷代都有仿製。除了香爐,漢代還出現了薰籠和薰球。

唐朝時期,對外貿易和國內貿易空前繁榮,香料貿易的興盛使唐朝出現了很多專營香材、香料的商家。唐朝帝王對香料的鍾愛以及佛教在唐代的盛行,幾乎所有佛事活動都用香,推動了香文化在唐代的全面發展。唐代香具出現了大量的金器、銀器、玉器,薰籠、薰球、香斗等,香具開始廣泛使用。

戰國〈絡紋薰〉
上海博物館藏

此器呈圓筒杯形,假圈足,無底,應是置於薰爐之上,文獻上稱其為「薰籠」。《太平御覽》卷七百十一引《東宮舊事》稱,「太子納妃,有漆畫手巾薰籠二,條大被薰籠三。」湖南長沙馬王堆一號墓出土的兩件薰爐上覆蓋兩件竹薰籠,用竹篾編成骨架,呈現口大底小的杯形,為了防止灰燼沾染所薰之物,在薰籠外還蒙有細絹。這種與薰爐配套使用的薰籠,應該就是文獻所說的「手巾薰籠」。此器由絡帶紋組成的鏤空花紋,紋飾規整,在使用時也會蒙有細絹類絲織品。相似的器物還見於湖北江陵望山一號墓出土的《鏤空鳳紋薰籠》,出土時杯體用絲織物包裹。

法國羅丹博物館將在中國設置分館

2018062810726-1.jpg

漢〈鳳踏龜座博山爐〉
上海博物館藏

爐蓋作博山形,爐柱為展翅的鳳鳥,鳳首高仰用喙部托住爐底,下踏一昂首的仙龜,以接承盤。以鳳鳥為爐柱者,還可見於山西襄汾縣吳興莊、河北陽原縣北關等地的秦漢墓出土品,爐柱下接龜座,與傳說中海中仙山由龜所馱相符合。漢代的人相信,想要得到仙人指點,就要營造仙境。因此漢武帝模擬仙境,修建高臺樓閣——甘泉宮和通天台,以求仙人降臨,而香是溝通天地神靈之物。將薰爐構造成仙山的造型,使之成為神靈降臨的地方,正是體現了漢代人的神仙思想。也有西方學者認為博山爐的造型,是由西亞傳入漢地的。

2018062810726-2.jpg

唐〈邢窯白釉蓋盒〉
上海博物館藏

圓形,蓋面微微隆起,渾圓飽滿,底部有三個細長狀支釘痕,底心釉下刻「盈」字款。內外通體施釉,僅口沿接觸處無釉。這類滿釉支燒的器物工藝相對複雜,在當時應屬高級器用。胎質潔白,釉層勻淨,是唐代白瓷中的上品。西安唐代大明宮遺址中出土較多「盈」字款瓷片,製作精細,器形以碗、罐居多,說明此類刻「盈」器物曾在宮廷使用。

邢窯是唐代著名瓷窯,以燒造白瓷為主,做工精細,造型、裝飾豐富。窯址主要分布於今河北省邢臺、內丘、臨城一帶。唐人陸羽在《茶經》中謂邢窯白瓷色澤「類銀」、「類雪」,給人無限遐想。

2018 Loewe工藝獎得主揭曉!Jonathan Anderson讚揚手工藝價值

2018062810726-3.jpg

宋元文人雅士用香

宋代發達的海外貿易、日趨成熟的香料運銷機制,使得當時香的使用從皇宮內院、文人士大夫階層,擴展到普通百姓,遍及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居室廳堂內有薰香,各式宴會上以焚香助興;不僅有薰燒的香,還有各式精美的香囊、香袋。香事已成為文人雅士的一種休閒活動,北宋黃庭堅曾自稱有「香癖」,蘇軾曾親自製作了一種篆香贈與蘇轍作為壽禮,南宋陸游則作有〈燒香〉詩。文人們不僅以詩文詠香,還打造出各式各樣的香具。宋代燒瓷技術高超,瓷香具產量甚大,自然樸實的風格具有很高的美學價值。此區塊中展示的瓷質香具,堪稱文人優雅生活的極致產物。

南宋〈官窯獸耳爐〉
上海青浦任仁發墓出土,上海博物館藏

此爐樣式仿照商周青銅器,在宋代青銅器著作《考古圖》和《宣和博古圖》中可以見到一樣的造型,多命名為「彝」。「彝」在商周時期一般作為禮器和酒器,但在宋代,這類仿「彝」的瓷器通常被當作香爐使用,如南宋時期介紹景德鎮瓷業的文章《陶記》,就提到了當時景德鎮生產彝式爐。在宋代的繪畫中也經常能夠看到文人書桌上放置這種香爐。

把花燈戴在頭上?!會吃、會玩的宋朝人如何歡度元宵節

2018062810726-4.jpg

元人〈焚香圖紈扇〉頁
絹本設色,24.2 × 24.3公分,上海博物館藏

畫中晴空碧藍,瓊樓玉宇,雲海蒸騰,宛如仙境。在一座為松柏磐石所環繞的高臺上,一位道人與眾女子似在誦經祈福,神情恭順安詳。在他身前的香几上,安放了一隻長頸瓶和一尊小彝爐,瓶內置有香箸和香鏟。從衣著配飾看,道人身後的女子身分各異,著橘紅色衣裳的女子可能身分最為尊貴。她們手持羽扇、器皿等儀仗用具,好像正在舉行某種重要的宗教儀式。此圖以青綠寫就,色彩豔而不俗,人物衣紋與神態刻劃細膩傳神。石上有「尉遲乙僧」款,尉遲乙僧是唐代畫家,繪畫風格與此圖的時代氣息迥異,故款字為後添。

2018062810726-5.jpg

明代的生活用香

明代在繼承和發展宋代香道精緻薰香文化的同時,又與理學、佛學結合形成了「坐香」、「課香」,從而形成叢林禪修與勘驗學問的一門功課。佛門與文人們紛紛營建香齋、靜室,收藏宣德爐。明代開始景德鎮成為官窯所在,為皇室製造了大量香具。在此區塊中,既有明代畫家陳洪綬、仇英等用畫筆描繪的閨閣、僧道、文人的用香情景,又有皇宮內廷珍貴的香具收藏。明代線香已開始廣泛使用,並且形成了成熟的製作技術,也相應誕生了香筒、香盤等物。

明陳洪綬〈斜倚薰籠圖〉軸
綾本設色,129.6 × 47.3公分,上海博物館藏

陳洪綬(1598~1652),字章侯,號老蓮,浙江諸暨人。圖繪薰籠下放置一鴛鴦形香爐,一女子斜身倚靠在薰籠上薰香。中國古代人們喜用薰籠薰衣物,其過程是先在薰籠下放熱水,將衣物蓋在薰籠上,使衣物沾潤水氣後拿開,再將香爐置於薰籠下。薰香完畢,疊放衣物入薰籠一夜,衣物的餘香數日不散。

早在漢代,薰香就已經在貴族階層中廣泛流行,出現了專門用於薰香的薰爐,以及能直接放在衣物中用來為衣服、被褥薰香的薰籠。唐以後,薰籠的使用更為盛行,唐代詩人白居易〈後宮詞〉就有「紅顏未老恩先斷,斜倚薰籠坐到明」的詩句。同時,香爐的造型趨向多元化,如獅形、象形、鴨形、鴛鴦形、狻猊形、麒麟形等,俗稱香獸。

全球最貴的中國藝術品誕生 齊白石躍登1億美元!〈近現代書畫〉2017近現代書畫十大.億元大賞

2018062810726-6.jpg

明佚名〈十八學士圖〉屏
絹本設色,134.2 × 78.6公分,上海博物館藏

圖繪庭院內盆景錯落,「層波疊浪」圖式屏風前,有四位身著官服的文士圍坐於畫案,或操翰、或讀書、或交談、或查典,侍從在一旁準備典籍和茶點。畫中展現的器物種類繁多,有屏風、竹椅、鐘架、杯盞、墨硯、漆盒、瓷瓶等,用筆細膩,造型精巧,設色雅致。在畫面近端,擺放著一個束腰嵌雲石有托泥紅漆香几,几上有「爐瓶三事」——香爐、香盒、小瓶,瓶中插香箸和香鏟。圖中香盒為白瓷質地,青銅爐正在薰燃,紅色香火依稀可見,銅貫耳瓶裡擺放著用於夾取熱炭的香箸和整理香灰的香匙。文士們眼觀翰墨,手握秋毫,耳聞雅談,鼻嗅香氣,追求感官上的極致享受和精神上的無限昇華。

巴黎:羅浮宮永久陳列被納粹掠奪的藝術品

2018062810726-7.jpg

明〈灑金宣德款爐〉
上海博物館藏

明代香爐的樣式以仿古為主,此器的造型雖取自古代青銅簋,但從簡潔至極的曲線中脫出一種優雅和端巧,灑金的裝飾更顯高貴大氣。香爐的附耳似出戟,《宣德彝器圖譜》中又稱其為「戟耳爐」。圈足底部有「大明宣德年製」六字款。文獻記載,宣德年間暹羅國(泰國)進貢給宮廷一批優質的天然風磨銅,宣德皇帝決定用來鑄製香爐。進貢的風磨銅是一種紫金,主要成分是紅銅和黃金。灑金工藝則是將黃金碎片置於器表上,用火烘烤,再塗抹水銀薰擦,使金片附於器表,形成金片或金點的裝飾。

美麗銅綠+獨特鏽蝕之美的工藝品! 台灣設計師品牌Yenchen & Yawen經時間淬鍊的「不完美」設計

2018062810726-8.jpg

清代的宮廷與居家用香

清代香料被皇室視為重要的庫藏物資,沉香深受宮廷喜愛;而且清宮對沉香管理有序,沉香的來源、通路、保管和使用都形成了較完備的體系。清宮所用沉香的來源主要是藩屬國進貢、官員進貢和宮廷採買。清宮沉香的使用大體為月例用香、薰香、入藥、祭祀、賞賜和製成器物,如手串、手鐲等飾物和山子、筆筒等陳設。清宮沉香的薰燃器具主要有香爐、香薰、香盒、香插、香筒,以及香匙、香箸等輔助工具,材質、工藝有金屬、瓷、畫琺瑯、掐絲琺瑯等。

清〈雞翅木香几〉
上海博物館藏

此香几以雞翅木為主要用材,色澤深沉,紋理連綿曲折,迤邐多姿。几面呈方形,攢框鑲癭木面心,紋理華美。束腰以癭木作鑲嵌裝飾,所嵌之形狀類似魚門洞。束腰之下,牙、棖並用,相互牽連,別具特色。几腿纖細而筆直,至足底略有彎曲。由於體量較小,無需托泥,使用腳棖足以保持穩固,其中又以羅鍋棖最為常見,簡單而實用,也是為了與上部的造型相呼應。

該几用來置爐燃香,陳設方式相對比較隨意,可偏置室內一隅、庭院深處,亦可四無依傍,面面宜人觀賞,室內、室外皆有所用。這種式樣在清代中期以後非常流行,造型、線條含蓄而內斂,具有蘇作家具的顯著特徵。取材不求貴重,以工巧取勝,格調清新、雅致,適合居家陳設。

紐約秋拍表現穩健 青銅、陶瓷、家具演出亮麗

2018062810726-9.jpg

清〈透雕竹林娛遊圖香筒〉
上海博物館藏

香筒竹製,兩端嵌角質口、底,並配有紅木製的上蓋與底座。筒身紋飾主題為「竹林七賢」。「竹林七賢」是中國藝術的傳統題材,實借魏晉故事描繪文人幽雅閒逸的生活。竹刻中常見此主題,構圖大同小異。此香筒上的人物分聽琴、品茗、題卷、越溪及備饌五組,聚二攢三,布陳有致。刻法用淺浮雕加鏤雕,人物樹石造型優美,運刀細膩流暢,為乾隆時期無款竹刻之精者。鏤孔藏於林間石隙中,薰爇之時,香靄自竹林深處緩緩溢出,極富雅趣。

最美便條紙!清水寺、東京鐵塔迷你紙雕現身日本OMOSHIROI BLOCK便條紙!


2018062810726-11.jpg

清乾隆〈景德鎮窯胭脂地粉彩五供〉
上海博物館藏

花觚一對、燭臺一對、香爐一隻,組成一套「五供」,觚用以供花,燭臺用以燃燭,爐則作敬香之用,在佛教與道教中,五供都是重要的供養道具。佛教《陀羅尼集經》記載最重要的五種供養是「香水、雜花、燒香、飲食、燃燈」,而香花供養最為基本。道教經典也強調「香者,天真用茲以通感,地祗緣斯以達信,非論齋潔、祈念、存思、必燒香」。

這套五供有「大清乾隆年製」款,上繪八吉祥紋,應當與清代宮廷的藏傳佛教信仰有關。在清宮檔案中,有多處燒造供器的記錄,如乾隆二十四年閏六月十八日,便傳旨,「著照交出供器俱各畫樣……其五供照樣燒造一分,放大燒造一分,收小燒造一分。」

2018062810726-10.jpg

(本文經《典藏藝術網》網站授權,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法藍瓷結合經典文學《紅樓夢》打造十二金釵限量瓷器
璀璨的華夏文明 大英博物館中國展廳整修18月重現風華(上)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為宏麗數位創意股份有限公司旗下最具時尚商業知識的線上媒體,我們從人文角度出發,報導國內外優秀的時尚與娛樂產業工作者及創意人士,推動台灣新銳品牌,探索影視美學…期望透過我們深入淺出的介紹,讓業內人士或產業門外漢都能對相關領域發展和脈動有更深入的了解與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