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更花枝招展!《真寵》翻轉你對性別的刻板印象

(本文版權為《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所有,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希臘鬼才導演尤格藍西莫(Yorgos Lanthimos)執導的英國歷史電影《真寵》(The Favourite),以安妮女王(Queen Anne)與兩位女性密友的情感關係為主軸題材,讓電影自亮相以來就話題不斷,而片中風格特殊的角色造型設計也讓人印象深刻,但你知道嗎?這些服裝其實並沒有完全符合史實,負責本片的戲服設計師Sandy Powell幫我們點出了其中一個原因:預算不太夠啊!

英國歷史上的閨蜜干政!瑞秋懷茲對決艾瑪史東 《真寵》求上位

18世紀的男人比女人更花俏?《真寵》翻轉性別刻板印象的服裝與妝髮設計_1.jpg

曾三獲奧斯卡的戲服設計師Sandy Powell為奧莉薇亞柯爾曼(Olivia Colman)、瑞秋懷茲(Rachel Weisz)與艾瑪史東(Emma Stone)所設計的戲服,搭配美麗的復古場景,讓電影光從劇照就顯得與眾不同。不過,Sandy Powell在接受訪問時透露,由於預算有限,那些看起來無比精緻的服飾,其實都是以現代材質製成,雖然輪廓是正確的,但並沒有完全符合史實。

「服裝的輪廓是符合史實的,但色調、材質就讓我自由發揮了。」Sandy Powell表示。

「18世紀初,就服裝的發展來說,是個很特別的轉換期,這個時期的很少出現電影裡,而尤格希望戲服帶有我們自己的風格,而不是100%盲目地還原史實。」Sandy Powell解釋,「所以我們稍微發揮了點創意,運用像是丹寧布,以及雷射切割的蕾絲這些現代材質來製作服裝。」

Sandy Powell過去曾以《莎翁情史》(Shakespeare in Love)、《神鬼玩家》(The Aviator),以及《年輕的維多莉亞》(The Young Victoria)三度獲頒奧斯卡最佳戲服設計,對製作古裝劇服裝相當有經驗,她表示,當初得知《真寵》這部電影正在籌備時,便主動向製片Ceci Dempsey毛遂自薦,因為她很希望可以製作這些「有點不同、帶點風格化的古代服飾」。而且,同時以三位女性為主角的電影,實在是太少見了。

「兩位女性當主角的電影已經夠少了,更別提有三位!」Sandy Powell說,「尤格藍西莫給我很大的創作自由,而且因為我沒辦法從戲服公司租到合適的服裝,所以我有機會可以從頭開始構思服裝,所有的物件都必須重新製作,這一方面很嚇人,因為我們的時間其實非常少,但另一方面也很令人振奮,因為這代表我們可以自己用顏色、風格來創造整個世界。」

在經過仔細的研究後,Sandy Powell決定以拍攝地點的地磚顏色為基礎,製作黑白色為主的戲服,華麗但帶有極簡氣息的服裝,與18世紀絢麗的時尚潮流大異其趣。

「只使用有限的顏色讓人覺得很新鮮,我很喜歡繽紛的色彩,而這是第一次在電影中只用少量的顏色,在王宮中,我們幾乎只使用黑白,以及少量的銀色及灰色。」Sandy Powell說,「電影中的政客則依照黨派來區分服裝顏色,原本在劇本裡,托利黨(Tory)穿紅色、輝格黨(Whig)穿藍色,但我讓他們全都穿黑色的外套,只有背心是藍色與紅色。」

針線裁縫而成的《霓裳魅影》 細細品味戲服的典雅與華麗

18世紀的男人比女人更花俏?《真寵》翻轉性別刻板印象的服裝與妝髮設計_2.jpg
在漢普敦宮(Hampton Court Palace)拍攝的《真寵》,極具特色的黑白色地磚成為電影服裝色調的靈感來源。(圖/福斯影業)

至於安妮女王的造型,Sandy Powell表示,除了她在對國會演說時所穿的禮袍與披風,有參考女王留下的畫像外,多數奧莉薇亞柯爾曼的服裝都沒有參考歷史肖像,因為電影中大部份的時候,安妮女王都穿著睡袍。

18世紀的男人比女人更花俏?《真寵》翻轉性別刻板印象的服裝與妝髮設計_3.jpg
奧莉薇亞柯爾曼飾演的安妮女王,前往國會演說時穿著的禮袍,與英國君主實際穿著的禮服相比,其實簡化了許多。(圖/福斯影業)

「她非常悲慘、抑鬱,病入膏肓而且不斷惡化,所以電影中大部份的時間我都讓她穿著睡衣,因為人在生病或憂鬱的時候就是這樣,不會好好穿衣服,而她又是女王,不需要做自己不想做的事。」Sandy Powell解釋。

祖父被砍頭、父親被廢黜!《真寵》裡被悲劇壟罩的安妮女王

18世紀的男人比女人更花俏?《真寵》翻轉性別刻板印象的服裝與妝髮設計_5.jpg
安妮女王自幼即體弱多病,曾懷孕17次,但子女全都流產或夭折,晚年陷入嚴重憂鬱且患有痛風,出入必須以輪椅代步,因此奧莉薇亞柯爾曼(右)在劇中大多穿著睡袍。(圖/福斯影業)

片中服裝變化最大的,是由艾瑪史東飾演的艾碧嘉希爾(Abigail Hill),她出身貴族卻家道中落,來到王宮謀生,從女僕一路往上爬成為女王的心腹,最後如願嫁給貴族子弟,重新成為貴婦人,因此她的服裝必須反映地位的改變,從樸素的女僕制服開始,變得越來越精緻。

18世紀的男人比女人更花俏?《真寵》翻轉性別刻板印象的服裝與妝髮設計_6.jpg
艾瑪史東扮演的艾碧嘉希爾,首次離開廚房晉升為莎拉夫人的女僕時,穿上了全黑的女僕制服。(圖/福斯影業)
18世紀的男人比女人更花俏?《真寵》翻轉性別刻板印象的服裝與妝髮設計_7.jpg
艾碧嘉希爾後來成安妮女王的貼身侍女,此時艾瑪史東(中)的戲服又變得更加精緻。(圖/福斯影業)

「她一心想往上爬,成為女王的侍女時更換過一次服裝,然後在嫁給貴族後又換了一次,有了錢之後服裝就更華麗。同時顏色也有些改變,從黑色到黑白色,最後穿著全白,當時只有富裕的人才會穿白色,因為只有他們才有辦法保持白衣的整潔,如果你看見這個人穿純白,那就表示他非常富有。」Sandy Powell說。

戲服也是說故事的一環!你沒注意到的《權力遊戲》角色服裝細節大揭露

【真寵】劇照3.jpg
艾瑪史東飾演的艾碧嘉希爾,成為貴婦人後穿上象徵財富的白色參加奢華放縱的舞會。(圖/福斯影業)

安妮女王的閨蜜莎拉夫人(Lady Sarah),是宮廷中最有影響力的人,因此她的服裝必須非常大器華麗,18世紀初期貴族女性的服裝,主要由三個部份組成:下半身的裙撐與裙子、上半身的胸衣(stomacher),最後再套上一種被稱為mantua的及地長外套;由於製作預算有限,因此Sandy Powell只為飾演莎拉夫人的瑞秋懷茲(Rachael Weisz)製作了兩條裙子,其餘全靠上半身不同組合,來呈現莎拉夫人在不同場合的改變,而她服飾上那些精緻美麗的蕾絲,其實是以雷射切割的塑膠製成,看起來既細緻又充滿品味。

瑞秋懷茲《單身動物園》大談超現實反叛愛情 「解讀角色沒有標準答案也是一種浪漫」

18世紀的男人比女人更花俏?《真寵》翻轉性別刻板印象的服裝與妝髮設計_9.jpg
在近代以前,白色是地位的象徵,因此飾演莎拉夫人的瑞秋懷茲(中)穿著白色裙子,上衣使用的白色的蕾絲,其實是雷射切割的軟塑膠。(圖/福斯影業)

除了搶眼的裙裝外,為了展現莎拉夫人強勢的一面,在庭院中射擊時,Sandy Powell特別讓她穿上褲裝,強調她是格外出眾、獨立的女性。

「她就像大地之母一樣強悍,所以我希望她顯得強勢但不專橫,雖然穿著褲裝,但並不像是個男人。」Sandy Powell表示。

18世紀的男人比女人更花俏?《真寵》翻轉性別刻板印象的服裝與妝髮設計_10.jpg
飾演莎拉夫人的瑞秋懷茲,在射擊時總是會換上俐落的褲裝,但上半身仍然搭配馬甲。(圖/福斯影業)

相較於女性角色的黑白極簡風,電影裡的男性個個都打扮得花枝招展,藉此挑戰觀眾的性別刻板印象;化妝與假髮是18世紀初男性時尚的一大特色,由Nadia Stacey所帶領的妝髮團隊為此做了大量的功課,不過,就像戲服一樣,導演尤格藍西莫並不特別在意角色的妝髮要符合史實。

「他希望觀眾可以感受到這就是安妮女王的宮廷,但要以我們的風格和眼光來呈現。」Nadia Stacey表示。

當時的貴族男性在公開場合,經常會用白鉛粉將臉塗成全白,顴骨上則會擦上胭脂,導演特別強調這些人在經過一天的活動後,臉上的妝會變得有點骯髒,要求妝髮團隊以不均勻的白粉為男性演員上妝,讓他們的妝容在厚重的假髮下顯得非常突兀,「在上妝時,我們直接用拇指把胭脂隨意擦在演員臉上,讓他們看起來有點狼狽。」Nadia Stacey說。

瓦昆菲尼克斯演出全新《小丑》獨立電影片場照 誇張Joker妝容在街頭賣命狂奔!

18世紀的男人比女人更花俏?《真寵》翻轉性別刻板印象的服裝與妝髮設計_11.jpg
電影《真寵》刻意讓男性演員化上濃妝,配戴誇張的假髮,顯示18世紀初的時尚與現代有多麼不同。(圖/福斯影業)

為了在電影中區別執政黨與在野黨,Nadia Stacey讓得勢的輝格黨戴著看起來比較自然的假髮,而一心想得到女王信任的托利黨,則戴著白色、非常蓬鬆的假髮,臉上還化著大濃妝,特別是由尼可拉斯托霍特(Nicholas Hoult)飾演的托利黨的領袖羅伯特哈利(Robert Harley),他是個性格自大,野心勃勃的政客,因此也打扮得特別浮誇。

戴了7季的假髮!《權力遊戲》‪艾蜜莉克拉克為最後一季將頭髮染金 完整變身「龍后」!

18世紀的男人比女人更花俏?《真寵》翻轉性別刻板印象的服裝與妝髮設計_12.jpg
安妮女王面前,左側的輝格黨人戴著深色的假髮,右則的托利黨人則戴著白色假髮。(圖/福斯影業)

「羅伯特哈利是隻孔雀,花枝招展的紈褲子弟,他的衣著和同時代其他男性一樣,但我特別在他身上加上更多花邊和蕾絲,所有他的裝飾都比別人大一些、多一些,尼可拉斯托霍特的身高有190公分,又穿著3吋高跟鞋,他一出現氣場就壓過所有人。」Sandy Powell說。

18世紀的男人比女人更花俏?《真寵》翻轉性別刻板印象的服裝與妝髮設計_13.jpg
尼可拉斯霍特(右)的服裝是電影中最為浮誇的,袖口與領口使用大量的蕾絲。(圖/福斯影業)

「尼可本來不知道他要戴那麼大頂的假髮、化那麼濃的妝,但他非常享受這個過程,而且化了妝之後變得美極了,這個角色非常滑稽,他看起來實在太棒了。」Nadia Stacey說。

除了假髮與濃妝外,Nadia Stacey還特別在尼可拉斯托霍特的臉上加上假痣,假痣在18世紀非常流行,因為白鉛粉會刺激皮膚造成潰瘍,在臉上留下疤痕,所以貴族們流行以圓點或其他形狀的小布塊來遮蓋,此外,點在不同位置的假痣,也有不同的意涵。

「當時的人用來蓋住疤痕的布塊造型很多,愛心、新月、星星形狀都有,假痣也發展出特殊意涵,人們在宮廷中用它來傳情,眼睛上方的痣代表我正在尋找新朋友;嘴角旁的痣代表我只要一個吻,但不想給你更多;臉頰上的痣則代表我想來一場冒險,配合劇情發展,我們在尼可拉斯的臉上作了些文章。」Nadia Stacey表示。

他說服了羅琳!葛林戴華德《怪獸2》異色瞳懾人造型 其實是來自強尼戴普的原創點子!

18世紀的男人比女人更花俏?《真寵》翻轉性別刻板印象的服裝與妝髮設計_14.jpg
尼克拉斯霍特飾演的羅伯特哈利在出席舞會時,在眼睛旁點上象徵想要尋找新朋友的假痣。(圖/福斯影業)

女性角色的妝髮,與男性相比簡單許多,奧莉薇亞柯爾曼、瑞秋懷茲與艾瑪史東三位主角,在多數場合甚至完全以素顏登場。

「我們的三位主角幾乎沒有化妝。」Nadia Stacey說,「不僅化得非常少,導演還經常要我們把已經很少的妝擦掉,有一次我們在艾瑪史東眼睛下擦了遮瑕膏,導演直接要我們把它卸掉。」

不僅沒有任何化妝,女性角色就連髮型也相當簡單,「這大概是歷史上少數男性髮型比女性更複雜的時期,所以我們特別強調這一點。」Nadia Stacey表示。

不僅如此,導演尤格藍西莫還特別欣賞有點凌亂,看起來自然的髮型。

「我為她們梳好頭之後,他會把手指放進頭髮裡,把它弄得亂一點。」Nadia Stacey說,「他還禁止片場出現定型噴霧,所以這對我來說是很大的挑戰。他對我說,『我不想讓電影看起來像一般的時代劇。如果讓我看到定型噴霧,我會對你尖叫。』」

18世紀的男人比女人更花俏?《真寵》翻轉性別刻板印象的服裝與妝髮設計_15.jpg
導演尤格藍西莫不希望女性角色的髮型看起來太緊、太完美,因此禁止妝髮團隊使用定型噴霧。(圖/福斯影業)

和服裝一樣,電影中的髮型與角色的地位變化也是息息相關,艾碧嘉希爾原本是貴族小姐,因為家道中落必須投靠有錢有勢的表姊,被迫做女僕的工作,所以一心想要往上爬;相較之下,原本權傾一時的莎拉夫人原本意氣風發,卻逐漸失去女王的信任,最後被逐出宮廷,為了展現出這些改變,Nadia Stacey特別讓她們的髮型以相反的方向演化,彰顯表姊妹一起一落的命運。

「艾碧嘉想要成為莎拉,所以她一有機會就把髮型梳成莎拉的樣子,像是在說,『看吧,我變成你了。』一旦她嫁給貴族,她就立刻換上典型的『夫人小姐』髮型,對艾碧嘉來說,這是非常重要的時刻,在外型上,她的位置和莎拉調換了。」Nadia Stacey說。

18世紀的男人比女人更花俏?《真寵》翻轉性別刻板印象的服裝與妝髮設計_16.jpg
18世紀時上層社會女性流行的,是一種被稱為Fontange的髮型,卷髮大部份盤在頭頂,有時會有一縷卷髮從一旁垂下。(圖/福斯影業)
18世紀的男人比女人更花俏?《真寵》翻轉性別刻板印象的服裝與妝髮設計_17.jpg
艾瑪史東演出的艾碧嘉希爾在成為貴婦人後,頭髮立刻梳成時下最流行的Fontange髮型。(圖/福斯影業)

不過,儘管導演並不特別強調服裝與妝髮一定要符合史實,對奧莉薇亞柯爾曼的雙腿,卻十分在意,因為根據歷史記載,安妮女王從年輕時就受痛風所苦,到了晚年繼承王位後,情況更加惡化,雙腿嚴重腫脹,17次懷孕的後遺症加上痛風所帶來痛苦,不僅讓她不良於行,發病時更經常讓她數夜不眠,哀嚎不已,因此導演希望奧莉薇亞柯爾曼在電影中,必須看起來像個飽受病痛所苦的肥胖病人。

「奧莉薇亞為了這個角色增胖很多,但她的腿還是非常細,怎麼都長不胖。」Nadia Stacey表示,「尤格看著她的腿說,『你看起來就不像有痛風的人。』所以為了替那些戲製作假肢,我們翻了很多關於痛風的資料,想知道怎它會怎麼讓人的腿腫脹、疼痛、長水泡,我們為她的腳趾、腳踝、小腿都做了不同的假肢,以及各種不同的假傷口。其餘的時間她的大腿上也會綁著襯墊,讓她在走路時有點跛腳。」

18世紀的男人比女人更花俏?《真寵》翻轉性別刻板印象的服裝與妝髮設計_18.jpg
歷史上的安妮女王,晚年雙腿因痛風而嚴重腫脹,因此奧莉維亞柯爾曼(右)在劇中雙腳綁著襯墊。(圖/福斯影業)

安妮女王的健康在電影中不斷持續惡化,她在晚年經歷了一次中風,因此在電影的最後,Nadia Stacey用特殊化妝,將奧莉薇亞柯爾曼看起來更加憔悴。

「電影到最後,女王顯然已經不再出席公開場合了,所以她的頭髮也必須看起來像那樣,又直又毛躁。」Nadia Stacey說,「紀錄顯示她中風過,所以我們用特殊化妝黏住奧莉薇亞的左半邊臉、眼睛、嘴巴,讓她說話有點模糊不清,像是半邊臉被往下拉一樣。」

Sandy Powell為《真寵》所製作的戲服,目前在正安妮女王昔日的故居倫敦肯新頓宮(Kensington Palace)展出,展出期間將持續到2019年2月8日為止。

資料來源:福斯影業、Vulture、Vogue、Fashionista、Historic Royal Palace

(本文版權為《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所有,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漂洋過海征服寶島!《大娛樂家》電影戲服特展 盡覽18世紀華美服裝細節
他曾因暴牙自卑!《波希米亞狂想曲》造型設計超用心 這些細節讓你更懂皇后合唱團
經典電影名導為你設計臥房!真實版魔戒、凡爾賽拜金女、地獄新娘場景房間精緻現身!
《權力遊戲》戲服設計師巧手打造《媽媽咪呀!回來了》電影服裝 窗簾布創意變身70年代表演服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為宏麗數位創意股份有限公司旗下最具時尚商業知識的線上媒體,我們從人文角度出發,報導國內外優秀的時尚與娛樂產業工作者及創意人士,推動台灣新銳品牌,探索影視美學…期望透過我們深入淺出的介紹,讓業內人士或產業門外漢都能對相關領域發展和脈動有更深入的了解與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