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產業發展的理性與感性!服裝設計師陳季敏:沒有好的生活態度,談什麼產業都是空的

(本文版權為《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所有,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文化部自2018年起積極推動時尚跨界整合旗艦計畫,臺北時裝週因此應運而生。

2018年11月,《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在文化部與經濟部共同舉辦的第一屆臺北時裝週SS19登場前,曾與文化部次長李連權談到他對台灣時尚產業的發展願景。由於產業長期以來存在著信心問題,藉由初期規劃的時裝週和時尚獎,凝聚業界的向心力與共識,讓品牌被看見,同時整合力量與資源,解決產業鏈可能發生的問題,透過這一項項計畫,希望能激起後續漣漪,因勢利導,借力使力,最後水到渠成。

在旗艦計畫實施前,政府曾舉辦公聽會,邀請時尚產業與文化界人士參與,提供建言,但曾經參與公聽會的業界人士透露,其實政府準備怎麼做,早已有自己的想法,講白一點,公聽會就只是請業界專家到場為政府背書。

眼看臺北時裝週又要邁入第二屆,規模更勝第一屆,有關單位如何將這些經費發揮最大的效果,而不是淪為消化預算之用,是所有在乎台灣時尚產業發展人士所關心的。熱愛台灣,持續在這塊土地耕耘30餘年的服裝設計師陳季敏,也特別撥冗與《BeautiMode》分享,台灣時尚產業若想朝正向發展,究竟還能怎麼做?


文化創意產業發展應兼顧理性與感性
陳季敏直言,台灣並不是發展時尚的好環境,政府單位完全用「理性面」來看待事情,但發展文化創意產業,背後固然要有理性的建構,也必須要從「感性面」出發。如果分配資源的人只看到理性面,那他是沒有辦法談文化創意的。

「就像我常常在說,如果你生了五個感官,就應該善用你的感官,這樣你的生活才會美好。如果都是很務實的,眼睛只用來看路,讓自己走路不要跌倒,對於路邊的那些小花、身旁美好的事情,完全沒有觀察能力,這樣怎能談論好的生活?一個眼睛是理性的,另一個眼睛一定是感性的,就像我今天給你一個美食,你的味覺其實也不夠,你也根本沒辦法品味,這就是觀察的問題。人有了觀察,就會學習,就有感動,生命才會豐富。」陳季敏說。

同樣是相約在陳季敏位於中山北路七段的另空間談合作,所有歐洲人一進來,都覺得想要先欣賞另空間的一切,暫時不想先談生意,但有一次政府單位的人前來,陳季敏感受到對方對於周圍的物品毫無感覺,只想直接切入談正事,「我就覺得那個案子應該不可能再談下去,因為他沒有感性的包裝,是不可能談文創的。」


沒有好的生活態度,談什麼產業都是空的
1980年代的台灣,在外國人眼中依舊是個廉價的加工廠,當時尚未自創品牌的陳季敏,在法國巴黎欣賞瘋馬秀,目睹秀前暖場表演的魔術師,將掉在地上碎裂的盤子揶揄是「Made In Taiwan」(台灣製造),這也促使陳季敏日後自創品牌時,對於質感與原創性都相當堅持,絕不妥協。她說:「身為一個台灣人,看到那個情景,你知道我有多麼的難過。那讓我印象很深刻,所以當我自己要做品牌時,我就會警惕自己,到底要做什麼樣的品牌,要如何走出一個屬於自己的品牌。」

她之所以能夠30多年依舊在這個產業持續發展,熱情和堅持絕對是不可少的。如同陳季敏曾經對銀行從業人員分析,政府與銀行和產業,應該維持良好的關係,彼此是相互依偎的,台灣如果扶植幾個很好的設計品牌,投資金額不是很高,但卻可以擁有很好的能見度,在國際上能夠被看見。

以法國精品品牌愛馬仕(Hermès)和身為全球最大電子組裝代工廠的鴻海相較,若以2019年5月24日收盤價計算,愛馬仕以603歐元作收,以1.05億股粗估,市值為633.15歐元,歐元兌台幣匯率以35元計算,折合台幣為2.216兆元;而鴻海當日收盤價為台幣71.4元,以減資後股本138.63億股粗估,市值跌破兆元,為台幣9,898.18億元。

根據愛馬仕2018年年報顯示,營收為59.66億歐元,歸屬母公司稅後淨利為14.04億歐元,毛利率和淨利率分別為70%和23.53%;反觀鴻海,2018年營收為5.29兆台幣,歸屬母公司稅後淨利為1,290.65億台幣,毛利率僅6.27%,淨利率為2.44%。

「一個愛馬仕抵得過幾個郭台銘?抵得過很多個郭台銘,它有自己的品牌,又有文化,有美感底蘊。很多事情說到底,尤其是在台灣,其實最後都是回歸到生活,如果你沒有好的生活態度,我覺得談什麼產業,都是空的。」陳季敏說。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The lucky bag #HermesFemme

Hermès(@hermes)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台灣不缺好馬,缺伯樂!產業長期投資,首先要投資委員
台灣不少年輕設計師在國外獲獎,但回台灣後,似乎無法在產業裡有很好的發展,原因之一也是因為台灣沒有很完整的配套機制。

「台灣不缺好馬,缺的是伯樂!」陳季敏認為,給資源的人不了解市場,只知道有多少經費要分配,但為了怕被冠上圖利他人的帽子,防弊重於興利,只能做最安全保守的決定,也就是平均分配,並未思考如何將這些經費發揮最大的效果,對產業有最大的幫助,這樣雨露均霑的做法,無法將資源好好集中與整合,力量其實是不夠的,最後所有人都無法得到豐厚的資源,沒有效果,這些錢其實都是白白浪費。

時尚產業必須要長期的投資,並非一次性的。台灣礙於《政府採購法》的限制,只能透過招標的方式進行,但陳季敏認為,沒有一套很完整的配套措施,這其實都只是在消化預算,消耗納稅人的血汗錢,讓某些拿到預算的人,做一些曇花一現的事。「政府必須拋開標案這件事,邀請熟稔國際時尚產業運作的國外專業人士來重新整合,先有一個對的開始。」

打造一個成功的品牌,必須從設計、生產、公關行銷到銷售、櫃位等,要有一套很完整的短中長期規畫,若短期目標無法達到,此時可以再重新審視中長期是否要繼續投資,「這投資並不一定只是錢,有可能是人力的投資、櫃位的投資,而且不是給了經費以後,只要定期交功課,評審認定了就好,這是沒有效果的,畢竟紙上作業距離市場還是有很大的一段距離,因為品牌是要能被市場認同接受的。」


「一次性的事情,大家不敢投資,經營一個品牌,可能要五年、十年或甚至是更長的時間,才能看到成效,若能將大筆預算做長遠規畫,重點扶植,而非雨露均霑,協助品牌後續的發展,比方櫃位、網路平台等等,讓他往下被看見。」陳季敏說:「10年前北京要舉辦時裝週時,紡拓會原本邀請我、夏姿、潘怡良還有另外一個品牌到北京辦聯合服裝秀,我當時就跟他們說,絕對不能用四個人,你就讓夏姿去就好,寧願在一次把一件事情做好,搭一個屬於她的舞台,而不是像炒什錦菜,大家都看不到。」

回想自己過去申請政府補助的不愉快經驗,讓陳季敏深深感覺到,不論是推動產業計畫或是負責審查的委員們,都必須是個伯樂,而且應該培養了解市場的業界人士擔任評委,例如媒體界、品牌經營者、百貨高階主管等,不應讓只是通過高普考的公務人員,拿著雞毛當令箭,這樣時尚產業才能往好的方向發展,這些評審委員必須要先改變,整個生態才有可能改變。

採訪後記:
總是先從一個畫面開始思考,不先考慮是否能賺錢,而是要先過得了自己這一關,這就是陳季敏的擇善固執。Jamei Chen自1987年創立以來,所推出的一件件服裝,都希望能讓穿著者成為城市中的移動風景,在品牌經營的過程,難免遭遇大大小小的難關,陳季敏也曾經想放棄,但靠著熱情和堅持,才能持續走到今天。

對於台灣時尚產業的發展,陳季敏愛之深,責之切,當年她遭遇的評委答詢狀況,相信只要是申請過中央或地方政府補助案的人,都會覺得見怪不怪,而且是不論各種產業皆然,從時尚、設計、教育、醫療、能源到觀光,「外行領導內行」、「非專業帶領專業」的現象屢見不鮮,也是政府最常遭人詬病的一點,但外行並非絕對不能領導內行,阿里巴巴集團創辦人馬雲就是外行領導內行的絕佳範例,但他之所以能夠成功領導內行,關鍵就在尊重內行。

(本文版權為《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所有,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國際名模及國外買手看台灣時尚產業
台灣服裝設計師齊聚 細數瘋狂夢想里程碑
【迷航中的台灣時尚產業】誰,是你的計畫評審及諮詢委員?
「時尚不是看哪個明星提什麼包!」知名設計師陳季敏的原創時尚
Zara、H&M指定供應商佳尼特總經理莊住維談台灣時尚產業困境:「台灣人就是不懂資源整合」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為宏麗數位創意股份有限公司旗下最具時尚商業知識的線上媒體,我們從人文角度出發,報導國內外優秀的時尚與娛樂產業工作者及創意人士,推動台灣新銳品牌,探索影視美學…期望透過我們深入淺出的介紹,讓業內人士或產業門外漢都能對相關領域發展和脈動有更深入的了解與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