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們在矛盾中反覆!時尚Fashion,一度是女性主義者不能提及的F-Word?

(本文節錄自臺灣商務《性、高跟鞋與吳爾芙:一部女性主義論戰史》一書,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她們在矛盾中反覆_時尚Fashion,一度是女性主義者不能提及的F-Word?(1).jpg

事實上,不管是法露迪還是沃爾芙,都不是第一個批判時尚的女性主義者。

早從第二波女性主義運動開始,時尚便成為眾矢之的。就這方面來說,《美麗神話》繼承的是葛瑞爾的《女太監》。[10]在這本早年經典中,葛瑞爾嘲諷,女人總是必須跟上《風尚》(Vogue)與《諾娃》(Nova)的最新時尚,往身上堆積一層又一層的人工物件──化妝品、內衣、絲襪、珠寶、皮草甚至假髮。「她是『永恆的陰性』,也是男人與女人共同追求的性客體。」[11]

高跟鞋不再是工作必穿!加拿大卑詩省修法 強制女員工穿高跟鞋將違法

一九八四年,基進女性主義大將布朗米勒也將自己的矛頭從色情轉向時尚。在《陰性特質》(Femininity)一書中,布朗米勒主張陰性服飾是用以標示性別差異的工具。她宣稱自己絕對不穿裙子,不踩高跟鞋,因為那全是人工產物。「陰性服裝的本質就是膚淺──就連我對它的批評都顯得膚淺。」現在,她享受穿褲裝的舒適,也享受不再需要為時尚煩惱的自由。

宛如女權發展史的唇膏秘辛!從西元前到現代 為了愛美連命都不要

《女太監》與《陰性特質》都可以算是《美麗神話》的前身。我們可以發現,女性主義運動從七○年代開始便建立起一套批判時尚的論述模式。沃爾芙與法露迪雖然在九○年代帶起「反挫」理論的流行,對時尚的想像卻承襲自葛瑞爾與布朗米勒。對她們而言,時尚是「虛構」的、「不自然」的產物,是強加在女性身上的束縛。換句話說,她們相信女性身體原本是「真實」、「自然」的存在。「原初身體」與「人工身體」的二元對立,恰好是時尚與女性主義的核心衝突。翻開女性主義史中的一系列爭議,我們將不難發現相同的矛盾反覆上演。
她們在矛盾中反覆_時尚Fashion,一度是女性主義者不能提及的F-Word?(4).jpg

【註】
[10]葛瑞爾曾在《美麗神話》的平裝版封面上替沃爾芙背書,聲稱這本書是「繼《女太監》以後最重要的女性主義著作」(“the most important feminist publication since The Female Eunuch”)。除了思想上的繼承,《美麗神話》也的確是《女太監》之後最暢銷熱賣的女性主義著作之一,普遍被視為帶起九○年代女性主義流行浪潮的代表作。見Murray,Mixed Media,181-83;Taylor,Celebrity and Feminist Blockbuster,167-69.

[11]在一九九九年出版的《完整的女人》(The Whole Woman)中,葛瑞爾持續批判時尚,聲稱男人不會買化妝品,無需為了時尚改變身形,而女人卻必須為了時尚瘦身,因此「沒有什麼男人受制於時尚,但所有的女人都是時尚受害者。」

買書做公益: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邀請您透過此連結購書,由此所得的收入將全數捐贈給香園基金會

她們在矛盾中反覆_時尚Fashion,一度是女性主義者不能提及的F-Word?(6).jpg

(本文節錄自臺灣商務《性、高跟鞋與吳爾芙:一部女性主義論戰史》一書,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廣告、專案等商務合作,請發信至:[email protected]


致敬女權先鋒!Dior贊助女性主義藝術展批判主流歷史
教皇背後的女人!是梵蒂岡情婦更是幕後攝政的女權主義者
你想不到的潮流症候群!厚底鞋頻釀死亡意外、嬉皮風竟會引火上身
「胸罩」究竟是保護還是束縛?這個由女性構成的世界,比你想得更複雜...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為宏麗數位創意股份有限公司旗下最具時尚商業知識的線上媒體,我們從人文角度出發,報導國內外優秀的時尚與娛樂產業工作者及創意人士,推動台灣新銳品牌,探索影視美學…期望透過我們深入淺出的介紹,讓業內人士或產業門外漢都能對相關領域發展和脈動有更深入的了解與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