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藝術|萬白叢中一點黑 穿著ARMANI塗鴉的Basquiat

(本文經《城市美學新態度》網站授權,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我不是黑人藝術家,我是藝術家。」
紐約的街頭藝術家尚.米榭巴斯奇亞(Jean-Michel Basquiat)曾這樣說過。他的作品《無題》在2017年紐約的蘇富比夜拍中,以超過1億美金創下美國藝術家最高價紀錄,超越了安迪沃荷。而他短暫的人生,至今仍深深影響著這世代的藝術。

紐約藝術|萬白叢中一點黑_穿著ARMANI塗鴉的Basquiat_(1).jpg
安迪沃荷與 Basquiat。

Jean-Michel Basquiat尚.米榭巴斯奇亞傑出的成就與傳奇的經歷是雙生子,兩者相互牽引。沃荷的「十五分鐘出名論」[1],闡述的不僅是資訊媒體核彈式的連鎖引爆,更是未來群眾面對「名氣」,有如獵犬般貪饞的狀態,若比擬一個人的成就如血肉,那支架這血肉的骨骼,就是那個人擁有的故事,群眾們剝皮、吃肉、更要啃骨頭。在杜象[2]以一只小便斗中和掉藝術高低端的臨界線之後,藝術品與否的標準,完全仰賴於藝術家的指明與定義,好比鍊金術師,廉價的工業量產小便斗經藝術家提煉,點石成金,能值三百萬歐元,對於藝術家如此特殊的身份,人們開始有更浮濫甚至狗血的想像。

紐約藝術|萬白叢中一點黑_穿著ARMANI塗鴉的Basquiat_(2).jpg
安迪沃荷與 Basquiat 的展覽海報。

沃荷深諳其道,廣交名流,嗜吃甜食的他餵食普羅大眾甜膩的派對八卦與新聞版面,不停雕塑自己的生活,活成血淋淋的傳奇,劇作家Tennessee Williams、樂團The Velvet Underground、作家Truman Capote、演員Elizabeth Taylor、歌手John Lennon等,都與他有過交流合作,這些耀眼星星般的名人於他如恆河沙數。

時尚是藝術嗎?Karl Lagerfeld:安迪沃荷證明兩者可以共存

紐約藝術|萬白叢中一點黑_穿著ARMANI塗鴉的Basquiat_(1).jpeg
沃荷與他的創作夥伴。

後浪推前浪,即便是沃荷,在被越來越發達的媒體面前也成了舊物,1983年,沃荷逐漸淡沒生涯的晚年,他開始與23歲的Basquiat聯姻合作,年輕的Basquiat此時已是藝術圈寵兒,他以一顆黑光流星[3]之姿,劃開了沃荷的生命夜幕。沃荷會先在畫布上印製或繪畫他的經典商標圖案,如罐頭包裝或特價的價格標籤,再交由Basquiat完成,然而Basquiat狂放生猛的塗鴉語彙、源自海地血統[4]裡野性的色塊,在畫面上暴衝著,沃荷手無縛獸之力,合作的作品徹底被Basquiat收服。

紐約藝術|萬白叢中一點黑_穿著ARMANI塗鴉的Basquiat_(3).jpg
安迪沃荷、Basquiat,《贏得百萬》(Win $ 1´000´000),1984,Acrylic on canvas,170x288.5 cm。

與Basquiat有過一段情的女星瑪丹娜曾說:「我在夜半裡醒來,他不在我床邊,我看見他佇足畫布前,直到四點,我驚呆了。」

流行女皇瑪丹娜挑戰禁忌「我想創造觸動人心的藝術」

紐約藝術|萬白叢中一點黑_穿著ARMANI塗鴉的Basquiat_(4).jpg
Basquiat 與瑪丹娜。

高中時期的Basquiat與學長Al Diaz,兩人組織了一個虛構角色「SAMO」,在曼哈頓街頭進行塗鴉游擊,他們將SAMO仿擬為某種宗教派別,藉SAMO之名留下許多詼諧的宗教「標語」。在Al Diaz的畢業典禮上,Basquiat衝上講台灌了校長一大盆刮鬍泡,因而遭到退學,並逃家,Basquiat體內蠢動著無法抑制的,象徵反叛與對抗的塗鴉能量。

紐約藝術|萬白叢中一點黑_穿著ARMANI塗鴉的Basquiat_(5).jpg
SAMO 塗鴉:「因為億萬金錢無法買走你的『靈魂』。」

自棄一切的Basquiat在友人家中的沙發四處流轉,但最終被朋友給攆出去,據他們說,Basquiat會在住所的冰箱、實驗袍、紙箱、門等等,一切他手邊可及的物品上畫圖,日後提拔他的策展人Diego Cortez也說,Basquiat會在房間內鋪開20張大紙,在紙之間穿梭、跳耀、繪畫,甚至在這些未完成的作品上留下球鞋腳印,現場如動物園般混亂又生機勃勃。

身分要曝光了?!亞洲最完整的「傳奇塗鴉大師」Banksy唱片收藏大展 ,一次赤裸裸呈現給你!

紐約藝術|萬白叢中一點黑_穿著ARMANI塗鴉的Basquiat_(6).jpg
Basquiat 的創作現場。

Basquiat八歲時被車撞斷手臂、脾臟被移除,母親為了讓他聽懂住院時醫生對傷口的解說,送他一份以醫學為主題的影集《實習醫生》(Grey’s Anatomy)的拷貝,Basquiat作品的畫面有時充滿著漂浮的器官,與被拆解、喪失主人的四肢,完整的軀體也彷彿被X光所透視,骨骼內臟暴露無形,骷髏都有副著魔的神情,這些可說是他童年深邃傷口的回音,不停在繪畫的空間裡反射迴盪。

紐約藝術|萬白叢中一點黑_穿著ARMANI塗鴉的Basquiat_(7).jpg
《無素養的人們》(Philistines)。

紐約藝術|萬白叢中一點黑_穿著ARMANI塗鴉的Basquiat_(2).jpeg
《公證人》(Notary)。

在離開學校闖蕩的克難時期,Basquiat手製明信片與T-shirts勉強餬口,在一間餐廳遇見了沃荷並向他兜售,沃荷買了,1978年這場交易是他們第一面緣份,操弄商業大量複製名聲的普普之神與曼哈頓貧民窟的街頭塗鴉小子,繆思的安排叫人喟嘆,之後Basquiat藉著時代廣場上的聯展一戰成名,隔年擁有自己的個展,真正的明星,光芒禁得起考驗,Basquiat傳奇故事的拼圖,關於苦難與豐收;才華與奇遇,一片一片的被拼湊起來。

紐約藝術|萬白叢中一點黑_穿著ARMANI塗鴉的Basquiat_(8).jpg
《吸血鬼們》(Leeches)。

紐約藝術|萬白叢中一點黑_穿著ARMANI塗鴉的Basquiat_(9).jpg
Basquiat 與同樣以塗鴉出身的藝術家凱斯哈林。

普普與塗鴉,有著不可思議的一體兩面,其中隱含著權力的收編與流放,普普以複印結合媒體的商業手法,於群眾市場取得主導權,塗鴉則在勢力之外的街頭灰色地帶進行游擊,不過拆解普普名氣的外殼與塗鴉放蕩不羈的外皮,內裏皆有強烈標誌性與圖案性的繪畫語彙,成名後的Basquiat會穿著義大利名牌ARMANI西裝作畫,任憑顏料潑灑,作品完成時,他會穿著這套「工作服」出席晚宴,這樣的行動,其實隱含塗鴉權力的翻轉,Basquiat將名氣電鍍塗鴉的話語權,狠狠擊破主流藝術市場的盔甲,體內反叛精神的血,未曾停止奔流。

紐約藝術|萬白叢中一點黑_穿著ARMANI塗鴉的Basquiat_(10).jpg
穿西裝畫圖的 Basquiat。

[1]安迪沃荷(Andy Warhol)之名言:「未來,人人皆能出名十五分鐘」(“In the future, everyone will be world-famous for 15 minutes”)。

[2]馬塞爾·杜象(Marcel Duchamp),被譽為當代藝術之先驅,將車輪、鐵製曬瓶架等生活物件翻轉為藝術品,藝術品的定義由「美醜」與否轉移至藝術家如何「選擇」。

[3]Basquiat強大的創作慾與新表現主義風格,被人譽為「黑畢卡索」。但身處在白人主導的當代藝術圈與非裔美國人複雜的文化衝突與夾層之間,Basquiat時常感覺自己不屬於任何一方。曾有一位非裔美籍的電影製作人酸溜溜地說:「我受邀到Basquiat的派對,但我壓根兒不想見他,他被白人包圍著。」

[4]Basquiat生於紐約布魯克林區。母親是波多黎各人,父親是海地人。

(本文經《城市美學新態度》網站授權,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廣告、專案等商務合作,請發信至:[email protected]

塗鴉在印度 街頭藝術改變了古老城市
唐老鴨、海綿寶寶都成了化石!3D藝術家創造逼真頭骨
Josh刺青學-從事紋身16年,不只在皮膚上做設計,他還做了很多...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為宏麗數位創意股份有限公司旗下最具時尚商業知識的線上媒體,我們從人文角度出發,報導國內外優秀的時尚與娛樂產業工作者及創意人士,推動台灣新銳品牌,探索影視美學…期望透過我們深入淺出的介紹,讓業內人士或產業門外漢都能對相關領域發展和脈動有更深入的了解與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