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略筆刷疊純彩:Salman Khoshroo《白上白》肖像畫

(本文經《城市美學新態度》網站授權,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伊朗藝術家Salman Khoshroo最為人熟知的作品,正是面無表情的人像雕塑,就其最新系列《白上白/白底白漆》(White on White)來看,藝術家以調色刀為器,將純白油彩逐漸塑形,使之成為一幀又一幀沉靜的人類肖像。容顏之上沒有悲欣、沒有瞋恚、沒有衿愍,這種創作形式儼如將情緒封藏,困在他們模糊的外觀後。

疏略筆刷疊純彩:Salman_Khoshroo《白上白》肖像畫_(1).jpg

身為伊朗人的Khoshroo在紐約長大,隨後負笈澳洲國立大學(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並取得數位藝術學位。近年他歸返故鄉居住,同時建立了自己的工作室Tehran,以創造能引動情緒張力的抽象人物為主體。

藝術家Willem de Kooning曾說過一句名言:「血肉是創造油畫的起源。」對Kooning來說,血肉主要指涉了皮膚,但對Khoshroo而言,則是一路切向了骨骼,「也許這是雕塑心態的一種本質,我將油彩塑形和鋪排,但並非栩栩如生去摹仿,卻朝著再現邊緣移動。」Khoshroo創作動機在於,油彩是種具備血肉賦形潛能的物質,運用幾道筆刷就能塑形,使之變成可辨識和生動的東西。

頂樓上的鬼魅人臉?義大利藝術家Edoardo Tresoldi「人臉鐵絲」雕塑讓西班牙大師建築變縹緲

疏略筆刷疊純彩:Salman_Khoshroo《白上白》肖像畫_(3).jpg

疏略筆刷疊純彩:Salman_Khoshroo《白上白》肖像畫_(2).jpg

《白上白》系列運用單一顏料創作,肖像臉孔以層層薄漆疊成再佐以大膽筆觸,最後勾摹成的畫面就是張抽象人類面孔。事實上這些肖像畫並無典型的身體特徵,但灌注在畫中的情緒卻濃烈並蓄積了某種感受。Khoshroo言及創作概念指出,「找尋讓你感受到某種東西的人,甚至不認識的人,過程中移動著油彩讓人臉成形。」

這個系列肖像,並無特徵可定義,反而旨在捕捉最少人為干預和操作下的藝術火花。抽象畫面讓人想起印象派(Impressionist)時期的創作,藝術家拋下了對精緻細節的寫實勾繪,轉而攫捕一種生活裡的瞬間感官效果。Khoshroo《白上白》極類似印象派,他運用疏略鬆散的筆觸,並採用全白或單一顏色的油彩創作,這種詮釋顯得張力十足。

【色彩,原來如此】典雅、整潔、理性 人類最古老顏色─白色的故事

疏略筆刷疊純彩:Salman_Khoshroo《白上白》肖像畫_(4).jpg

細細品翫他稍早前的作品《如擬血肉和單色肖像》(Flesh Potential or Monotone Portraits),能體受紅、藍、白等飽和油彩運用在臉孔的力量,Khoshroo捨棄線性透視圖描摹清晰輪廓,而是展現半成品般的外觀。其最新創作《泡沫肖像上的羊毛》(Wool On Foam Portraits)採類似的曖昧構圖,同樣引人入勝,對Khoshroo來說,他潛心於創造的那一霎時,不受真實以及物質準確性的細節限制。

【時尚冷知識】把我的明眸送給你!18世紀最深情的信物:眼睛肖像

疏略筆刷疊純彩:Salman_Khoshroo《白上白》肖像畫_(5).jpg

圖文提供/Yellowtrace

(本文經《城市美學新態度》網站授權,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廣告、專案等商務合作,請發信至:[email protected]

日本神性白色剪紙 裁出繁複森林與城市電影場景雕塑
從危機中重生!義大利《Vogue》封面為疫情留白 總編輯:它等待被故事填滿
連余文樂都愛來「這間」喝!3間台北超隱密純白色咖啡廳,不想人擠人來這就對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為宏麗數位創意股份有限公司旗下最具時尚商業知識的線上媒體,我們從人文角度出發,報導國內外優秀的時尚與娛樂產業工作者及創意人士,推動台灣新銳品牌,探索影視美學…期望透過我們深入淺出的介紹,讓業內人士或產業門外漢都能對相關領域發展和脈動有更深入的了解與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