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柏林當紅攝影師 卻遭迫害死於集中營-Yva的故事

(本文版權為《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所有,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1920與30年代的柏林對年輕的創作者而言,是個充滿希望的地方。雖然一次世界大戰帶來的影響仍隨處可見,但在這個已遠離戰火的新時代,構成主義(Constructivism)、新客觀主義(New Objectivity)、包浩斯(Bauhaus)等前衛藝術潮流,不僅為藝文圈帶來全新氣息,也反映戰後高速工業化的社會變遷,莫侯利納吉(Moholy Nagy)、曼雷(Man Ray)與李米勒(Lee Miller)等人的名字,更與此時的攝影界畫上了等號,卻往往忘記了另一位同樣重要的攝影師伊娃(Yva)。


自1925年成立,至1938年被迫關閉為止,Yva所經營的Studio Yva,一直都是柏林最成功的攝影工作室之一,時尚攝影大師漢姆特紐頓(Helmut Newton)更是自16歲起就進入她門下擔任學徒,直到兩年後1938年當局因Yva的猶太人身份強迫工作室關閉為止,此後Helmut Newton被迫流亡海外,Yva則在試圖逃出國未果後於1942年被逮捕,最終死於集中營內。

柏林最成功的攝影師

Yva於1900年生於柏林一個猶太商人家族,本名為Else Neuläänder,是九名子女中的老么,12歲喪父後家計由身為製帽師的母親一肩扛起,因此她很早見識到女性得以獨立自主、擁有事業;1925年,25歲的她在接受短暫訓練後,一腳踏入反覆無常的攝影圈,當時柏林媒體產業蓬勃發展,為了建立識別度,她為自己取了一個非常特別的藝名:Yva。

「它聽起來充滿異域風情,甚至有些超然脫俗。」美國國家藝廊(Nation Gallery of Art)策展人Matt Witkovsky說,「當時大家都是稱為彼此為先生、女士,特別是在德國,採用單字別名打破了傳統,並且立即賦予她性格。」


1925年,Yva在兄長Fritz Neuläänder的公寓中創立了工作室Studio Yva,並開始與前衛藝術家Heinz Hajek-Halke合作,將Heinz Hajek-Halke的繪畫與她的攝影結合,形成與眾不同的影像作品,這種藉由重覆曝光營造超越現實與想像意像的手法,在當時是非常前衛的創作形態,很快就為她在歐洲藝術界贏得一席之地,「工作室開張一年後,她就在柏林藝廊舉辦了個人影展。」Matt Witkovsky說,「她顯然是個非常有個人魅力以及生意眼光的人。」

不過,Yva與 Heinz Hajek-Halke的合作並沒有維持多久,1927年兩人共同創作的《攝影師自畫像》(Self Portrait of the Photographer)被刊登在藝術刊物《Das Magazin》上,創作者卻只標示Yva一人,且酬勞也全數由Yva獨得,這讓 Heinz Hajek-Halke將她告上法庭,最後卻以敗訴收場,為了表達不滿, Heinz Hajek-Halke發表了一張將判決書與自己撕扯頭髮的畫面結合的作品,並用銷售這件作品的收入支付了訴訟費。


與Heinz Hajek-Halke的合作終止後,Yva開始為雜誌攝影,藉由戲劇化的光影、傾斜的視角、簡潔的線條,她成功地將自己的作品推廣至時尚與商業領域,時至1930年代,女性雜誌《Die Dame》與藝文雜誌《UHU》均爭相刊登她的作品,相較於繪畫與插圖,攝影大量印刷的成本較低,因此30年代柏林出現大大小小的攝影工作室,但即使競爭激烈,Yva的事業仍然蒸蒸日上,不但經常在雜誌上推出專題攝影,還出版個人攝影集,例如《UHU》發行的《500 Women of Your Choice》與《500 Men of Your Choice》,有趣的是,在《500 Men of Your Choice》中,Yva自己的身影也穿插其中。

犀利與女性化兼具的攝影風格

「她運鏡有如Albert Renger-Patzsch般犀利,但女性化且討喜的視覺體驗卻是1930年代德國攝影少有的特質。」美國攝影師兼評論家Van Deren Coke表示。

即使到今天,商業攝影領域仍然以男性主導,Yva在女性開始走出家庭的1930年代,能夠以不帶批判的視角,呈現女性獨有的細緻與魅力,因而佔有一席之地,Matt Witkovsky將她的風格形容為「時髦但不失鋒芒。」


Yva的作品策重要展現物件與人物的輪廓、質感,藉由光影、視角,彰顯只有攝影能呈現的獨特影像,「對我而言,重要的是我的影像要能從外在的框架中釋放攝影的本質。」她說。

被迫終止的創作之路

然而,即使事業成就非凡,身為猶太人的她仍逃不了納粹的迫害,1933年納粹黨掌權後,境內所有外國與猶太攝影師都遭到列管,Yva也因此上了黑名單,儘管親友極力勸說她移民,Yva卻無法放下已建立的事業,反而將工作室從原址遷移到市中心一處擁有14個房間的豪華公寓中,意圖持續從事攝影,遷移工作室後不久,她與Alfred Simon結婚,讓他擔任工作室的財務經理。

隨著當局的管制越來越嚴格,猶太人逐漸被禁止經營企業,為了讓工作室能繼續經營,Yva將公司交給藝術史學者友人Charlotte Wiedler,自己隱身幕後,1936年,16歲的Helmut Newton被父母送到她門下學習攝影,當時Yva與同樣身為猶太人的他,經常利用下班時間偷偷拍攝,同年經常與Yva合作的出版社Ullstein被迫出售給納粹經營的出版公司Cautio GmbH,猶太裔攝影師從此再也無法接到任何委託。

好品味扼殺藝術!說服Anna Wintour刊登高跟鞋全雞《情攝大師》遊戲人間憑什麼?

好品味扼殺藝術!說服Anna_Wintour刊登高跟鞋全雞《情攝大師》憑什麼遊戲人間?7.jpg
少年時期與Yva學習攝影的Helmut Newton。(圖/前景娛樂)

1938年,Studio Yva正式關閉,Helmut Newton流亡海外,Yva的丈夫成為清潔工,而她則因攝影專長,在猶太醫院找到X光技師的工作,此後她與丈夫幾乎從文獻紀錄上消失;1942年,或許是試圖準備移民,她將收藏的底片郵寄至漢堡海關,卻不幸在空襲中全數被毀,不久後,德國正式禁止猶太人移民海外,Yva與丈夫Alfred Simon也遭逮補,被送往位於波蘭境內的馬伊達內克集中營(Majdanek),並且於1944年遇害。

戰爭結束後,Yva由於沒有任何親人在世,生前也不屬於任何藝術流派,作品跨足前衛藝術、時尚與商業攝影,加上多數底片被毀,很長一段時間幾乎被遺忘,只有在提及二戰前女性攝影師,以及Helmut Newton時,才會被順帶提及,因此即便她曾是柏林最成功的攝影師之一,後世對她的認識卻少之又少。

「Yva沒有任何親人在世,而且只有少數作品留存在公共檔案中。」《Yva: Photographies 1925-1938》作者Marion Beckers表示,「要認可她,就必須先認識她,但她的生平必須先被發現。」


Yva的攝影風格,深刻地影響Helmut Newton的幽默大膽、蓋伯丁(Guy Bourdin)的碎片化影像,以及埃倫馮昂沃絲(Ellen Von Unwerth)對女性情慾的描繪等,美國國家藝廊(Nation Gallery of Art)策展人Matt Witkovsky認為,Yva的風格無法用單一類別在定義,因為「她的作品影響廣大,跨足整個中歐的攝影圈,特別是在新聞攝影與時尚攝影領域。」

「你能認出她的風格,因為你本來就看過它,只是不知道自己早已認識。」Matt Witkovsky說。


資料來源:Wikipedia、Dazed

(本文版權為《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所有,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廣告、專案等商務合作,請發信至:[email protected]

情色的界線? 展裸畫卻禁止裸體
大導演喜愛的攝影技巧——捕捉「鏡頭耀光」的5個訣竅
時裝攝影大師Nick Knight的影像創作談:我認為「攝影」已死
隱身在保母面具背後的藝術家!20世紀最神秘街拍攝影師Vivian Maier
笑容或冷漠盡數卸下,探尋原始的我:Gabriele Corni沉沒水中的肖像攝影
New Hair New Man:斯洛伐克攝影師Maria Svarbova孤寂冷冽的超現實髮廊
《National Geographic》第一位女性攝影師 Annie Griffiths投身新聞攝影事業 用鏡頭關注弱勢婦女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為宏麗數位創意股份有限公司旗下最具時尚商業知識的線上媒體,我們從人文角度出發,報導國內外優秀的時尚與娛樂產業工作者及創意人士,推動台灣新銳品牌,探索影視美學…期望透過我們深入淺出的介紹,讓業內人士或產業門外漢都能對相關領域發展和脈動有更深入的了解與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