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級時裝要死了嗎?

(本文經《LADYMAX》網站授權,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高級時裝要死了嗎?_(4).jpg
中產階級對於身分的表達越焦慮,時尚的節奏便越快。(圖/LADYMAX)

越發密集的權力動向背後,時裝體系的結構性顛覆開始現形。

即便是不常留意時尚的觀察者,在全球最大的奢侈品集團LVMH宣布潮流品牌Off-White創始人Virgil Abloh擔任Louis Vuitton男裝創意總監後,也能察覺到時尚世界正在發生的劇烈演變。這顯然不是一次孤立的偶然決策,結合LVMH近期密集的權力結構調整來看,看似出人意料的決策,實際上是集團開始焦慮。

起先是Louis Vuitton原男裝創意總監Kim Jones於今年1月突然宣布離職,原因眾說紛紜,有消息稱Versace曾有意邀請他加入。不過現在看來,這只是LVMH重新布局的第一步棋,集團顯然不想失去這個用Supreme聯名系列為Louis Vuitton帶去新方向,並在創意和商業方面取得罕見平衡的創意人才。

更沒有人想到LVMH會在男女裝創意總監均在任的第二核心品牌Dior上下手。3月19日,上任已11年的Kris Van Assche突然宣布離職,該職位由Kim Jones接手,其負責的首個Dior Homme系列將於6月推出。

第三步就是將Virgil Abloh招致麾下,這個極具爭議性的舉措,被認為是Louis Vuitton從以Supreme聯名系列對潮流文化的象徵性示好,到徹底顛覆奢侈品牌創意生產方式的深刻變化。

非科班出身的Virgil Abloh不一定不熟悉從靈感蒐集、草圖、布料與顏色的甄選、打版,再到成衣的傳統時裝系列完整製作流程,卻幾乎一定不認可這一套在可複製性和生產效率上遠低於潮流時尚的流程。複製與挪用,大量的重複,任意的組合是Virgil Abloh的創意方式,Off-White延續了潮流品牌一貫的簡易創作過程,包裝成高級時裝的樣子,成為最早登上巴黎時裝週的「類」潮流品牌。

Off-White創意總監Virgil Abloh入主Louis Vuitton 掌舵男裝系列

高級時裝要死了嗎?_(2).jpg
Virgil Abloh對當下時尚「節奏」的適應能力正是奢侈品牌希望吸納的。圖為Off-White創始人Virgil Abloh。(圖/LADYMAX)

時裝界對Virgil Abloh創新能力的懷疑由來已久,但不少人忽略的是,他居高不下的影響力,更多來自於對當下市場「節奏」的適應,這種適應能力正是奢侈品牌所欠缺。街頭潮流品牌的不定時系列發售(drop)往往能夠持續為消費者帶來新鮮感,而簡易快速的創意生產流程正好滿足了市場的貪婪。

反觀不斷被快節奏擠壓的傳統時裝界,創意總監往往每年要為品牌創作6-8個時裝系列。關於緊迫高壓工作環境和設計師精神疲憊的討論,在業界持續了多年,但是人們心知肚明的是,讓時裝界慢下來幾乎不可能。

快節奏倒逼生產方式變化,如今的創意總監與幾十年前的設計師,在職能上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從靈感資料的收集到系列的實際製作,他們將越來越多的職能讓渡給助理設計師及團隊,而自己負責方向的掌控,其中滲透了多少的個人思想早就難以界定。換言之,如今的創意總監與人們想像中Yves Saint Laurent時代的設計師,在職能上出現了巨大的差別。

時尚的節奏越快,生產流程便越短。

從某種意義上看,Virgil Abloh所代表的創意生產模式便是現存創意模式的極端形式,這似乎說明了Virgil Abloh被時裝界接納的某種必然性,也是他經常談到的典範轉移的體現。他所提及的典範轉移,更少地關乎設計本身,更多地關乎時裝產業的創意生產模式。

有觀點指出,時尚不等同於藝術,時尚的創作空間更大的受限於社會生產條件和商業環境,這就是當前時尚產業演變的前提條件。

據時尚商業快訊最新報導,LVMH日前透露,旗下核心品牌Louis Vuitton目前所擁有的垂直供應鏈,已可以與Zara母公司Inditex集團相媲美,Louis Vuitton工坊主管Valérie Dubois透露,一個手袋在兩週內便可生產並交付給門市,品牌的目標是把交貨週期縮短至一週。為此,Louis Vuitton將新增兩個最先進的工作坊,計畫於2019年初投入使用。這也再次從側面證明了奢侈品牌對節奏的更高需求。

從根源上看,時尚的快節奏來源於中產階級消費者的焦慮。

德國社會學家Georg Simmel在1904年International Quarterly(國際季刊)撰寫的期刊論文‘Fashion’中認為,時尚由模仿和區分這兩股力量驅動。中產階級透過追逐最新流行趨勢體現自身社會地位,這些流行趨勢逐漸被社會底層效仿。當中產階級發覺無法區別於社會底層,便開始追逐下一個流行趨勢。中產階級對於身份的表達越焦慮,時尚的節奏便越快。

Gucci成王者!榮耀開雲去年奢侈品銷售破100億歐元,已是LV最麻煩的對手

高級時裝要死了嗎?_(3).jpg
圖為Off-White 2018秋冬系列。(圖/LADYMAX)

Georg Simmel在1904年提出的觀點,在百年後的今天依然適用。並不是突然湧現的千禧世代改變了時尚,而是時尚向來如此。也不是突然湧現的中國消費者改變了時尚,而是全球財富重心發生了轉移,無怪乎中產階級家庭出生的千禧世代成為當前時尚結構顛覆的推手。

現在,來自亞洲的中產階級已經成為全球奢侈品的核心購買力。

據貝恩公司年初發布的報告顯示,2017年中國奢侈品銷售額達到人民幣1,420億元,約合220.7億美元,較2016年漲幅約20%,創下自2011年以來最大的增幅。貝恩駐上海合夥人Bruno Lannes表示,各大奢侈品牌下調中國市場售價,加上政府鼓勵在國內消費,對於奢侈品市場的反彈起到了關鍵作用。另外一名匿名的奢侈品牌高管表示,「五年前,中國的奢侈品消費者比其他國家年輕10歲,現在這個群體比其他國家的年輕近20歲。」

Louis Vuitton首席執行長Michael Burke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坦言,「Louis Vuitton並不是高級時裝屋。從19世紀中期到上世紀20年代,再到如今,品牌所迎合的都是新貴階層,而不是舊富階層。」接納Virgil Abloh就是迎合新貴最直接的舉措。

如果說Louis Vuitton對新貴的迎合有其品牌基因做基礎,那麼LVMH集團旗下70年老牌時裝屋Dior迎合的應是舊富階層,但事情如今也發生了變化。

自Maria Grazia Chiuri上任後,Dior成衣系列就以洗心革面的年輕化成為爭議的焦點,最初幾個系列中加入的牛仔元素,最直接地表達了其所主張的民主化。即將入主Dior Homme的Kim Jones,也曾是Supreme x Louis Vuitton聯名系列的重要推手。爆款效應最直接地透露出當前Dior成衣與配飾產品的消費主體是千禧世代無疑,不過能代表Dior傳統審美體系高級訂製業務依然相當搶眼。

LVMH早前在財報中強調,其於去年以65億美元收購的Dior時裝部門,對銷售額的增長作出很大貢獻。據資料顯示,在去年前三個季度,Dior錄得12%的增長,集團預計Dior時裝銷售額有望在2020年擴大至30億歐元。

日前,Dior女裝創意總監Maria Grazia Chiuri把Dior 2018春夏高級訂製大秀從巴黎搬到了上海,值得關注的是,此次大秀是Dior自創立以來首次在中國發布女裝高級訂製時裝秀,也是Dior新CEO Pietro Beccari上任後在中國主辦的第一場大型活動。有分析認為Dior的這個罕見舉措,目的是進一步拉近與中國高端消費者之間的距離。

無視負面輿論?Dior CEO 強硬回應 趙麗穎等品牌大使人選沒問題

高級時裝要死了嗎?_(1).jpg
圖為日前在上海舉辦的Dior 2018春夏高級訂製大秀現場。(圖/LADYMAX)

而LVMH集團頻繁的權力變動,其實也是為了解決其對全速前進的開雲集團的焦慮。開雲集團旗下Gucci的徹底翻身便是借助了千禧世代消費者。在創意方面,Gucci越來越突出時尚化而非奢侈化,而在產品熱銷後再透過漲價的方式,令產品獲得門檻更高,突出其稀缺性。

除了對Louis Vuitton和Dior這兩個旗下核心品牌進行重新布局,集團還對第二梯隊品牌進行密集調整,Haider Ackermann離任LVMH集團旗下Berluti創意總監一職便是其中一個例子。有分析人士認為,儘管Haider Ackermann在創意才華上無可爭議,但是對於品牌形象已經老化的Berluti而言,Haider Ackermann或許無法為品牌帶來顛覆性的影響。有業內人士認為,集團或將Haider Ackermann調任至旗下其他品牌。

很明顯,LVMH的耐心已經越來越小。

稍早前,Céline任命Hedi Slimane為創意總監,此舉被認為是LVMH押注Céline成為下一個超級品牌和增長引擎的標誌。即便被詬病Hedi Slimane與品牌美學風格不符,但是相較於過去,LVMH似乎更急切地看向未來,更加商業結果導向,也更渴望與中產階級的千禧世代進一步建立直接聯繫。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浩浩蕩蕩的街頭文化侵襲和時尚民主化,並非底層文化的翻身,而是中產階級對這種文化的主動取用。

Virgil Abloh和Kanye West所代表的不是從貧民窟誕生的嘻哈文化與潮流文化,而是中產階級對此類文化符號的取用、複製、放大與消費。被視為「反時裝體系」的Vetements,在兩年後的今天並沒有以新鮮的概念顛覆體系,最終成為中產階級追逐的眾多潮流中的一個。僅從產品定價來看,這個品牌就與真正反時裝的消費群體毫無關係。

Georg Simmel在其論述中還認為,社會頂層事實上是最保守的階層,他們最不樂於所見的就是變化,因此他們的選擇是高級訂製,保持一貫的穩定,不隨潮流變動。而當時裝品牌開始擁抱新的創意生產模式與風格,放棄傳統意義上的高級時裝時,原本的一小批簇擁者或將轉向高級時裝訂製。

前不久去世的Givenchy創始人Hubert de Givenchy,不久前在採訪中稱,「時裝已死,現在的時裝屋只靠配飾續命。連香榭麗舍大道的時裝名店,都是掛時裝之名,實際在賣手袋皮鞋。」而他的去世也被不少評論認為是高級訂製時代的終結。早在2002年,Yves Saint Laurent也曾下過論斷「高級訂製服已死」。

不過在當代語境中,時尚、時裝和高級訂製早已代表不同的含義。在未來的某一個時間點,人們開始遺忘高級時裝,高級時裝演變為高級訂製,後者作為維護階層特權的一種方式,不會消亡。而快速更新的時尚則成為綁定了明星、音樂、社交、點擊量、聯名的生活方式,以衣服為載體,但卻與傳統意義上的時裝漸行漸遠。

高級時裝不會死,但將越來越與時尚無關。

(本文經《LADYMAX》網站授權,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時尚行業,能為環境保護做些什麼?盤點6大最新解決方案
麥肯錫報告:時尚行業中,贏家和輸家之間最大的差別是什麼
Esprit從Zara挖來的CEO黯然下台,曾創天價年薪4,000萬
鬥創意,比手藝!輔大織品服裝學系設計新銳展演 爭奪前進倫敦門票
Gucci公司CEO披露成功秘訣:扭轉負面公司文化,重新贏得年輕一代!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為宏麗數位創意股份有限公司旗下最具時尚商業知識的線上媒體,我們從人文角度出發,報導國內外優秀的時尚與娛樂產業工作者及創意人士,推動台灣新銳品牌,探索影視美學…期望透過我們深入淺出的介紹,讓業內人士或產業門外漢都能對相關領域發展和脈動有更深入的了解與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