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走過半世紀,我希望能看到光隆的100歲」 詹賀博用科技腦改造老廠 光隆12年獲利翻六倍

(本文經《遠見雜誌》網站授權,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剛走過半世紀,我希望能看到光隆的100歲」_詹賀博用科技腦改造老廠_光隆12年獲利翻六倍(1).jpg

「誰主導了明日的關鍵技術,誰就可以掌握全球巿場!」6月26日,台灣羽絨大廠光隆實業舉行宜蘭開發中心的動土典禮,今年42歲的董事長詹賀博,鏟下第一坯土,豪氣地訴出了他的格局。

去年8月,詹賀博才剛替光隆的中壢研發與物流中心剪綵,不到一年,又動工興建開發中心,許多不了解光隆歷史的人都誤以為,這是個雄心萬丈的「創一代」。

殊不知,當天的他,在無人知曉的角落望向天際,想起三年前才剛辭世的父親,百感交集。

這情緒的轉折,源於12年前,身為企業第三代的他回去準備接班時,光隆正處於營運低潮。因此當今年年初,財務部結算出2018年光隆的營收實績,創下公司創辦半世紀以來首次破百億的成績,12年來不但市值成長了三倍,獲利更成長了六倍。當時的他,表面雖淡定,內心卻悸動不已。

光隆在1966年由詹賀博祖父詹發枝和叔公李茂交(一從父姓一從母姓,稱詹李家族)共同創辦。在1970年代,旗下的光隆實業和樹東成衣廠雙雙擠進全台前50大企業,光隆更與台灣羽毛、合隆毛廠並列台灣三大羽絨廠。

到了1994年,第二代的詹正華接棒後,擴大了海外版圖,五年後還上櫃。但當第三代詹賀博在2007年加入時,公司卻已走向衰退。

前兩代的無形資產成了復興家業底蘊
在詹賀博返家前,父親早已罹癌,公司交由專業經理人操盤,江河日下,是典型的雞蛋水餃股。其他家族成員紛紛走避,但詹賀博不捨基業殞落,毅然回來整頓。

事隔多年,許多人問詹賀博,「上一代留給你的,到底是資產還是負債?」他總是堅定地回:「他們留的,是我享用不盡的『無形資產』!」

這絕非矯情。雖然第一代的詹發枝小學都沒畢業,但對於接班人的教育十分重視,兩個孩子都是建中畢業,詹賀博的伯父是台大商學系、爸爸是陽明藥學系,兩人出社會時,詹發枝並沒有讓兒子立即接班,而是給了一筆錢,讓他們到外面闖盪、學經驗。

詹賀博的父親詹正華顯然有承繼到創辦人「在務實中將格局放大」的實業家精神。栽培下一代,亦沒第一時間就叫小孩回家,同樣鼓勵他到最夯的科技業歷練。

於是詹賀博大學畢業後,第一份工作是在光寶集團旗下的建興電子。曾外派廣州建廠,有了建廠閱歷,更見識了科技業的管理模組,成了往後「少康中興」的底蘊。

之後,詹賀博之所以願意放棄在科技業的400萬年薪,選擇在光隆最慘澹的時期回家,是因為他深知,父親留給他的不是表面上的「爛攤子」,反而有著不為人知的隱藏資源。

父親力推公司上櫃 提前解除分家危機
首先,向來重視商譽及寬厚領導的父親,留下了死忠的客戶和老員工。

再來,光隆的二代階段歷經兩次分家,家族股權已逐漸分散與稀釋。因此父親詹正華在1999年推動公司上櫃,首先穩定並集中了詹李家族的股權,並採取專業經理人治理模式,讓詹李家族單純當股東,免除經營權之爭。這無異替詹賀博預先清除了路障。

而詹賀博自己的努力亦是關鍵。詹賀博透露,他還在科技業上班時,早就打算好要回家工作了,因此,在建興電子每年配發豐厚的股利時,他就默默轉買當時家族成員看不上眼的光隆股票。沒想到,幾年下來,他個人就成了光隆的最大股東。

傳承和創新缺一不可!看三家日本百年企業傳人如何二次創業

「剛走過半世紀,我希望能看到光隆的100歲」_詹賀博用科技腦改造老廠_光隆12年獲利翻六倍(2).jpg
光隆第三代詹賀博(右)自接班後,快速將家業擴大,一連動土興建了好幾個據點。(圖/遠見雜誌)

只是,由於父親身體不好,多年大權旁落,因此回到家族企業後,詹賀博先從自己主導的羽絨事業部革命起,當年老爸要他到科技廠的歷練,果然派上用場。

例如,早期紡織業都是靠著貿易配額維生,今年買到美國的額度,就主銷美國,明年換日本,後來2005年全球配額制一取消,所有的紡織廠都措手不及。

光隆財務長李宗恆觀察,在科技業歷練過的詹賀博,很懂得分散風險,因此積極研發各項新產品,如防潑水羽絨,並積極建構自有品牌、跨足功能性成衣、寢具等領域,有效降低對羽絨價格的依賴。

再如,他推動自動化生產,蒐集各工序的生產數據,以建立生產大數據,架構未來智慧生產、智慧物流和智慧服務藍圖。

很快地就讓詹賀博負責的部門耳目一新,成了全公司最會賺錢的金雞母。直至2013年,光隆幾乎2∕3的獲利都由詹賀博開創,再加上他已是最大股東,董事會終於毫無懸念地推舉他成為董事長。

坐上董座,詹賀博擴大改革範圍,並陸續找來以前在科技業認識的專業人才,執行豐田式管理。

就在接班漸上軌道時,父親在2016年底辭世,2017年越南廠發生火災,燒掉了七成的資本額,「當時真是雙重打擊!」

快速擦掉眼淚的詹賀博,帶領公司重建,也趁機將設備、人事更新,反讓光隆在體質調整後,迅速浴火重生。

細數Prada集團的轉型之路:加大對數位通路和生產設施的投資,家族二代上崗

成立「家族辦公室」規畫傳承
不久前詹賀博某次聽到香港中文大學教授范博宏演講時提及:「家族企業要能基業長青,若能配合良好的家族治理機制,進行內部權與利的協調,就如虎添翼!」

這又給了他一大刺激,意識到凝聚家族共識的重要,於是他著手成立「家族辦公室」,已開始準備未來的傳承規畫。

「三年前,光隆剛走過半世紀,我希望能看到光隆的100歲!」在詹賀博操盤下,想必未來家族的光榮史,應能未完待續。

(本文經《遠見雜誌》網站授權,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廣告、專案等商務合作,請發信至:[email protected]

96歲的皮爾卡登透露,已經開始規劃品牌接班人
最有文青魂的企業 何明憲父子挺文創 重塑台灣香格里拉
奢侈羽絨Moncler竟然在熱帶開店,時尚真的打敗了天氣嗎?
羽絨衣一定得乾洗?跟著家事達人這麼做 羽絨衣也能輕鬆自己洗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為宏麗數位創意股份有限公司旗下最具時尚商業知識的線上媒體,我們從人文角度出發,報導國內外優秀的時尚與娛樂產業工作者及創意人士,推動台灣新銳品牌,探索影視美學…期望透過我們深入淺出的介紹,讓業內人士或產業門外漢都能對相關領域發展和脈動有更深入的了解與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