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眾不了解的電影工作者 電影劇照師李詩卉Salad:我在片場找到我的生存空間

(本文經《Women In Work》網站授權,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觀眾不了解的電影工作者_電影劇照師李詩卉Salad:我在片場找到我的生存空間-01.jpg
李詩卉Sharon Salad是香港少有的女性電影劇照師。(圖/Salad)

在世界大大小小的影展及電影獎中,幕前幕後各範疇的獎項殊榮都有,卻從未有出現「最佳電影劇照師」這個獎項,到底劇照師是一份怎樣的工作?入行當年只有21歲,大學也未畢業的電影劇照師的李詩卉Sharon Salad,接拍的第一套電影就是無人不知的《桃姐》,自稱因個性比較沉默,容易習慣片場生活的 Salad,當初決定將攝影這門興趣變成職業,原來只是因為「沒有想太多」。

大學時期成為《桃姐》劇照師

將自身興趣變成職業,是不少藝術工作者入行前都會出現的顧慮,但Salad稱自己在入行前其實沒有想太多。當時Salad在倫敦藝術學院讀大學,放暑假回來香港的時候,機緣巧合之下認識另一位劇照師前輩木星。「他向我介紹劇照師這項職業,剛好許鞍華導演開拍《桃姐》前在找劇照師,他向導演介紹過我之後,就叫我將以往的攝影作品集寄給導演,然後我被選中了,就決定簽約。」

但簽約接下工作這舉動卻被父親反對,父親認為Salad應該先完成學業,畢業後再尋找工作機會。「但我覺得每個機會流失了就是流失了,你永遠都不知道自己之後會發生什麼事。當刻認為自己要做的事,就要去做。」然後在將學業和工作兩者兼顧的情況下,Salad完成她的第一輯劇照作品,亦順利完成倫敦的學業。畢業回來香港後,就正式入行成為電影劇照師,並接拍《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暗色天堂》、《拆彈專家》、《29+1》等電影劇照。

一個「活在電影中的男人」!看似劇照的驚豔美照 竟只是記錄他的生活日常?

觀眾不了解的電影工作者_電影劇照師李詩卉Salad:我在片場找到我的生存空間-03.jpeg
電影《桃姐》劇照。(圖/Salad)
觀眾不了解的電影工作者_電影劇照師李詩卉Salad:我在片場找到我的生存空間-04.jpg
電影《29+1》劇照。(圖/Salad)
觀眾不了解的電影工作者_電影劇照師李詩卉Salad:我在片場找到我的生存空間-05.jpg
電影《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劇照。(圖/Salad)
觀眾不了解的電影工作者_電影劇照師李詩卉Salad:我在片場找到我的生存空間-06.jpeg
電影《拆彈專家》劇照。(圖/Salad)
觀眾不了解的電影工作者_電影劇照師李詩卉Salad:我在片場找到我的生存空間-07.jpg
Salad在機緣巧合下入行成為電影劇照師,和杜可風也有合作。(圖/Salad)

拍攝劇照需要爭取 更需要讓步

「劇照師的工作,就是要在片場拍攝過程中,故事情節、場景設定、演員的演繹,所有具有宣傳作用的畫面,都利用照片紀錄下來。」要在片場有限的時間內順利拍攝劇照,Salad稱自己每次工作前,都會先做好資料搜集。看劇本了解電影大概的氛圍和方向;看導演及編劇以往的作品,了解他們的電影走什麼風格路線;還要了解演員的個性及拍攝習慣,「如果我知道自己今天要拍這個人、這個演員,我不可以不了解他。」

跟著美術指導一起走入亦假亦真的電影世界!專訪5位將靈魂注入場景的創作者!

觀眾不了解的電影工作者_電影劇照師李詩卉Salad:我在片場找到我的生存空間-08.jpg
Salad指自己每次工作前,都會先做好資料搜集、了解劇集,讓劇照的拍攝過程更順利。(圖/Salad)

雖然「劇照師」三個字,就已經表達了「拍劇照的人」的主要工作,但比起做好自己劇照師的本份,Salad認為拍攝過程的團隊合作更重要。劇照是影像,而電影是錄像,兩者要同時間拍攝的話,攝影師和劇照師各為其主,當然會出現相爭的情況。Salad指自己工作時最不希望出現的,就是影響到其他工作團隊,「雖然拍攝劇照對我來說很重要,但也不及演員和拍攝團隊順利完成這幕戲重要。電影(或劇集)拍攝是個團隊,拍戲不是我只要將我的崗位做好,就是正確。

Salad表示拍攝前的資料搜集,亦讓她知道在片場工作時,什麼時候需要爭取,什麼情況可以讓步。「其實每套電影拍下的千餘張劇照,到公開的數量,是一成都沒有。」正因如此,Salad明白不是每場戲,她都要爭取最佳拍攝位置,拍下可能不會用到的照片。「除了放手不拍,可能我也會選擇在電影部分完成後,再叫演員留在同一位置讓我拍下劇照。」正如Salad強調電影是個團隊工作,妥協從來不代表認錯,既然大家都希望心血結果能盡善盡美,為何不找出最適合的平衡點?

你是善良還是軟弱?找回工作與生活的平衡,職場一定要懂這件事!

觀眾不了解的電影工作者_電影劇照師李詩卉Salad:我在片場找到我的生存空間-10.jpg

放假時拍自己想拍的 把興趣找回來

因為工作壓力和不如意事,讓工作者對原有興趣失去熱情,這種職業怠倦是每個人在職涯都會遇到的事,Salad亦一樣,而她的解決方法,就是做自己喜歡的事—旅遊。「每次拍攝劇照時,不一定會拍到自己喜歡的作品,不一定每個人都會喜歡你的作品,很多時候自己想拍或效果滿意的,也許戲組原來不會取用的。」

加上忙碌而緊迫的工作日程,令攝影這回事對Salad來說,有時候已經不能當成一門興趣,更會對此的熱忱減低,「每次工作遇到瓶頸,或覺得迷惘的時候,我就會去旅行,把握機會拍些自己想拍的照片,做些自己想做的事,對攝影的興趣自然就會再次提升。」

印象最深刻的旅遊地,Salad提到納米比亞(Namibia)這個地方。「雖然人像和風景照都是我喜歡的,但拍攝風景照時,能讓我感受簡單一點的世界。」以下一起來欣賞Salad在納米比亞拍下的照片。

觀眾不了解的電影工作者_電影劇照師李詩卉Salad:我在片場找到我的生存空間-11.jpg
Salad稱旅遊可以讓她放下工作壓力,並提升對攝影的熱愛。(圖/Salad)
觀眾不了解的電影工作者_電影劇照師李詩卉Salad:我在片場找到我的生存空間-12.jpg
觀眾不了解的電影工作者_電影劇照師李詩卉Salad:我在片場找到我的生存空間-13.jpg
觀眾不了解的電影工作者_電影劇照師李詩卉Salad:我在片場找到我的生存空間-14.jpg
觀眾不了解的電影工作者_電影劇照師李詩卉Salad:我在片場找到我的生存空間-15.jpg

現今都市人都喜歡和習慣使用數碼相機拍攝照片,尤其是旅行的時候,甚至使用手機的相機功能,就已經可以拍攝出一系列的美照,但Salad則稱她偏偏喜歡在旅遊時,用上菲林相機。「我不希望旅行只為了拍照。若然我拿出數碼相機,就會在同一個景點不停為了完美照片而流連;用上菲林相機的話,拍攝照片的過程就會更精準及集中。」

前往獵豹國度—納米比亞:
Sossusvlei Lodge:鄰近納米布紅沙漠索蘇維雷入口處,隨處皆可欣賞壯觀的自然景致。
Le Mirage Resort & Spa:距索蘇維雷入口處22公里,獲2020年Tripadvisor旅人之選獎。

每次的作品都應該比上一次好

對於「最滿意的作品」這個問題,Salad稱她每次都會選擇最近期的作品,在這次的訪問中,答案就是2020年三月的Viu TV劇集《二月廿九》。「我覺得自己是不停在進步中的,因此每一次的作品都應該比上一次好。」Salad表示自己並不是不滿意以往的作品,只是現在更了解如何將劇照發揮最大的宣傳作用。「以前我只會著重美感,現在我會顧及劇照對電影或劇集的宣傳作用,例如留意場景及演員會否透露劇情,再微微改變拍攝手法,令劇照的採用程度更高。」

徒步旅行的10大勝地!全球最美的壯遊祕境

觀眾不了解的電影工作者_電影劇照師李詩卉Salad:我在片場找到我的生存空間-17.jpeg
劇集《二月廿九》劇照。(圖/Salad)
觀眾不了解的電影工作者_電影劇照師李詩卉Salad:我在片場找到我的生存空間-18.jpg
劇集《二月廿九》劇照。(圖/Salad)
觀眾不了解的電影工作者_電影劇照師李詩卉Salad:我在片場找到我的生存空間-19.png
劇集《二月廿九》劇照。(圖/Salad)

我覺得自己是個屬於片場的人

Salad直言覺得自己的性格是個屬於片場的人,「可能我身型比較纖瘦,拍攝期間不佔空間,而且本身性格內向,不多話又不會影響拍攝,所以很容易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間』。」近年在職場上都開始討論兩性平等,亦有人不希望將職業和性別掛鉤,Salad卻直認片場工作女性會佔優勢。「在片場中大部分工作人員都是男性,如果他們看到你是女生,而且你認真工作、不兒戲,就會更欣賞你的努力,自然對你產生更大包容及讓步。」值得人欣賞的,本來就不是你的性別,而是你的努力和認真態度。

觀眾不了解的電影工作者_電影劇照師李詩卉Salad:我在片場找到我的生存空間-20.jpg
Salad,「你認真工作、不兒戲,就會更欣賞你的努力。」(圖/Salad)

(本文經《Women In Work》網站授權,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廣告、專案等商務合作,請發信至:[email protected]

每個轉角都是電影劇照?攝影師眼中的巴黎日常
這產業不是只有設計師!原來時尚產業還有這麼多工作職務!
50歲退休闖世界,前惠普總座王宏任「三生哲學」圓攝影夢!
大家都成了八爪魚!數位時代下,時尚產業工作者無法擺脫的惡夢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為宏麗數位創意股份有限公司旗下最具時尚商業知識的線上媒體,我們從人文角度出發,報導國內外優秀的時尚與娛樂產業工作者及創意人士,推動台灣新銳品牌,探索影視美學…期望透過我們深入淺出的介紹,讓業內人士或產業門外漢都能對相關領域發展和脈動有更深入的了解與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