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回收再製的衣服,接下來呢?關於永續時尚的另類思考

我們想與你分享的是...

越來越多品牌推出標榜「環保」、
「永續」的商品,然而,你是否可
曾想過,這些運用回收物料製成的
物品,最後是否又淪為滯銷品,而
不得不再被回收或銷毀?這樣是否
又成為對地球的二次傷害呢?

本專欄提供多方意見交流,反映作者觀點
BeautiMode站在中立公平的立場,歡迎各界專業工作者發聲

牛頓力學裡面的質量守恆定律,真的不要再騙自己了,時尚圈需要的不是把垃圾變成更垃圾的垃圾!更不能把原本是垃圾的東西,重新定義成新的創作。相較於好好做一樣高品質價錢較高的產品,把寶特瓶重新抽絲再重做成別的東西,難道就不會再造成碳排放或是對地球的二次傷害嗎?

vv. 2005年買的休閒走路鞋,更早之前的第一代的Gucci運動鞋,抑或是聖羅蘭(Saint Laurent)的靴子,保養得宜現在都好好的正常使用。但這幾年的鞋子,一下自然給我分解,或是扣環皮革直接斷裂,而且漲價沒在跟你開玩笑。

我們來到了這個新冠肺炎的慘劇,身在時尚圈的我們,無不在推測到底下一步是什麼?正如同我之前所提及的,我們是不是先想,如何創造出可以長久使用,耐用又不退流行的慢時尚?我們真的需要在冬天還沒來的時候先買大型洋裝嗎?還是在一月連氣溫都沒回升的時候開始買夏天亞麻的洋裝?


如同設計師Giorgio Armani所言,我們需要品質更好,更精良的產品。人們應該思考那個快時尚背後的真相:被剝削的勞工、不合理的薪資、根本稱不上工作環境的場所、三餐不繼的工人,根本在重複製造碳排放和污染的快時尚工業。

再者,vv.一直看到這兩年大家大打環保和再製這種口號。

但,寶特瓶紗線或是回收的服裝,重新做成的布料或是衣服,真的有人想過到最後,它們去了哪裡?還是一樣被燒毀或是掩埋?那這種應該直接被消滅的東西,被消費者丟棄之後,卻花費了更多的碳排放與污染,不是對地球的傷害嗎?所以,重新被廢原料組合而成的東西,到最後還會一直留在你的衣櫃裡嗎?vv.自己一點都不覺得。留在我衣櫃的是當年Walter Van Bierdonck的牛仔系列,聖羅蘭的Le Smoking套裝。

vv.和義大利的友人一直對於這種事情感到納悶。


因應疫情的關係,科技忽然崛起,3D虛擬技術和電腦製版忽然大翻身,所有外銷品牌幾乎都要求國內代工廠要先把虛擬樣衣和布料直接整合出來,再透過視訊遠端與大家探討設計細節。在這種氛圍之下,我們一直努力的在自己身上找到對地球更好的或是更環保的解決方式,無論是透過科技,透過預先模擬的版型,vv.工作室一直在減少紙張、胚樣的製作,連設計圖我們都直接在iPad裡面透過數位化來解決。

當然每個人的觀點不一樣,當他們把垃圾變成是自以為是的藝術創作,或是服裝作品的時候,那當下,卻是因為時空背景和地理環境而得到的關注。在vv.受到的教育與影響裡面,這只不過是剛剛好的一個行銷操作。真的有人會去思索那些作品或是玩意?然後呢?它們會被再回收?還是也是只是剛好進了焚化爐?

vv.當年還在學的時候,有個設計老師直白的說了,爛布做不出好東西,尤其你設計的服裝,你不能以這一季來看,我遇到我義大利的朋友時,他們一個作品是以10年為單位來計算。做品牌更不是這樣,我們要如何看到接下來的10年,然後這產品有沒有辦法持續100年?例如Bar Jacket從1947年一直承載著各個設計師的量能不斷的進化。

這很悖離當下的時裝圈背景。但,有人思索過,這些被回收再製的衣服,接下來呢?

撰文:vv.
責任編輯:Ivana Yang
照片來源:Shutterstock

關於作者:
vv.,服裝產業上下多棲的工作者。

(本文版權為《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所有,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廣告、專案等商務合作,請發信至:[email protected]

不永續,就等著被淘汰!Econyl再生尼龍紗線製造無限循環
舊胸罩不能穿只能丟棄?回收或轉贈給第三國家婦女是新出路
6個品牌,一種態度!臺北時裝週以永續大秀開場 彰顯本土生命力
只有1%的衣物被回收?時尚設計師Stella McCartney:我們究竟在做什麼?
你不知道的疫情受害產業 衣服堆滿廠、半年零收入!舊衣回收廠怎麼撐下去?
Stella McCartney:很多公司只是把環保當作行銷噱頭之一,並未真正重視起來!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為宏麗數位創意股份有限公司旗下最具時尚商業知識的線上媒體,我們從人文角度出發,報導國內外優秀的時尚與娛樂產業工作者及創意人士,推動台灣新銳品牌,探索影視美學…期望透過我們深入淺出的介紹,讓業內人士或產業門外漢都能對相關領域發展和脈動有更深入的了解與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