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彩,原來如此】女人最好的衣裳往往是這個顏色!關於黑的百變面貌

(本文節錄自時報出版《黑色的故事:徹底改變人類文明史的顏色》一書,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十九世紀很多事物都是黑的:男士長大衣、天鵝絨裙、出租雙輪馬 車、掃煙囪的工人。葡萄酒裝在黑酒瓶裡。生病、受傷、腦震盪就喝一 口「黑液」(成分有番瀉葉、硫酸鎂、小豆蔻、薑)。空氣也可能因為煤 灰而十分嗆人。

廣為使用的顏色往往產生各種不同甚至相反的意義,黑色也不例外。這些意義同時並存,人人都很清楚,也不會混淆。隨著質料、年紀、剪裁、要價的不同,黑可能象徵財富、某種能力或是落魄貴族。黑可以是出身貴族深以為傲,或是正派體面,或可能性感魅惑,也可能保守衛道。然而黑很少輕佻,黑比較嚴肅的一面貫徹了這個重階級、講聖經的社會焦慮而嚴肅的一面。這個社會害怕自己快速變化的腳步、隱隱潛在的騷動,並努力進行各種形式的控管,包括自我控管。小說中寫的某些父親角色殘虐成性,對於妻、子、員工偽善而嚴苛,此處或許有過於誇張的嫌疑,不過我在1997年另一本書《穿黑衣的人》當中也主張,男人習慣穿樸實但專斷、嚴肅、基督教色彩濃厚的全黑服裝,的確加強了世上、婚姻、家中的男性權威主義。

世界並非僅有單色,迪斯雷厲的小說《坦克雷德》(Benjamin Disraeli,Tancred,1847)形容「藝術家階級中的某一類人物」經常穿著亮藍色的長外套、綠長褲(上有結飾)、褐紅色背心、戴櫻草色的手套。有些上流社會的公子哥,比如奧賽伯爵(Count d’Orsay),也這麼打扮。然而,由於世界已然不同,因此這些人就變得很顯眼。關於黑的外在特質,高爾夫人(出版的小說《銀行家的妻子》(Mrs Catherine Gore,The Banker’s Wife,1843))當中曾經寫過。銀行家哈姆林穿過他的帳房,「瀟灑、黑衣、光潔」,眉目安詳、笑容溫和。

黑在女性服飾中並未如此廣泛使用,女裝用色淺,多為白色,十九世紀男女服色制度的差異因而比先前更為顯著。話雖如此,當時也有較濃烈的顏色可穿,有深紅和深藍,等到1850年代出現苯胺染料之後,又加入了錦葵紫、洋紅、銘黃,不過多半會配上一件黑色的服飾:蕾絲披肩、天鵝絨斗篷、黑色皮草外套、絲質女用長外套。女人「最好的衣裳」往往是黑的。有可能是黑色天鵝絨的料子,小說家可雷克(Dinah Craik)曾讚美一件「黑色天鵝絨的長禮服,氣派、柔軟、華貴毫不裸露。」「最好的衣裳」往往以黑絲製成,不過絲料雖好,黑色緞子更佳。夏綠蒂勃朗特(Charlotte Brontë)的小說《雪莉》(Shirley)當中,有名女子不准她母親「再穿那件舊禮服」-「您應該每天下午都穿上那件黑色絲料的衣裳......週日川色黑緞裝-真的緞子,不是仿緞之類的假貨。」母親的回答十分節省:「親愛的,我拿那件黑色絲料當最好的衣裳,還能穿好多年呢。」十九世紀的人的確知道該怎麼樣保養黑色絲料:畢登夫人(Mrs Beeton)就建議過如何洗滌(若陳舊變色,每加侖的水兌一品脫的普通烈酒混合)還有晾曬(於陰影之下,用晾衣架......乾後置於桌上,以琴酒或威士忌擦拭)。

《黑色的故事》解密黑色與女性時尚、性及階級之間的關聯

《黑色的故事》揭露「黑」歷史(1).jpg
女裝多用淺色,但女人「最好的衣裳」往往是黑的。

二十世紀,黑色緩緩從男裝撤出時,並未從女裝撤退,反而成為要角。當黑走下伸展臺、走出銀幕、遠離麥克風,不論是派對裡還是大街上都有人穿黑,也有人穿著黑衣在櫃檯工作,或是向董事會報告。有極為體面的黑,也有休閒輕鬆的黑。尤其,還有專業人士的黑,穿在了女律師和女主管的,也正是在專業場域,過去遊人體面穿上的黑,現在改由女人穿。歷史上的起事者,又或者某些族群出發點輸人一截,但要闖出一條自己的路,那麼黑往往是他們的顏色。在「黑暗時期」,黑穿在教會人士身上,而此時教會的書記逐漸進入政府;黑穿在十六世紀的商人還有逐漸抬頭的猶太族群身上;黑還穿在十九世紀崛起的工程師以及工業家身上。而黑,有其吸引力,有其鑑別度,還有堅定的性格,若有哪個族群想要悄悄趕上揮霍無度的統治菁英,黑有其優勢。二十世紀,女人穿的黑不論是否引人注意,都是指標,代表獨立自主,代表重要性,還代表從男人的陰影中走出來。

真摯告白!原來這些「暗黑控」設計師背後的理念是這樣...

1966年聖羅蘭推出了女用無尾禮服「煙裝」(Le Smoking),材質有天鵝絨也有羊毛,那是個關鍵時刻。早在30年代初期就有人往這個方向實驗:1930年瑪琳黛德麗(Marlene Dietrich)就在史坦伯格(Joseph von Sternberg)的電影《摩洛哥》(Morocco)戴上高帽,穿上燕尾服與褲裝,而到了1933年,紐約公司「祖克曼與克勞滋」(Zuckerman and Kraus)開始製造晚宴穿的女用無尾禮服。不過,褲裝對當時而言還是太大膽了,時髦晚裝打扮隨後又回到簡潔的連身窄裙,再配上量身裁縫的外套,就像是1936年愛爾莎夏帕拉麗(Elsa Schiaparelli)的設計中看到的那樣。不過到了1966年8月,世界、女性運動還有男人都已經準備好了。煙裝翩然降臨,一開始引發軒然大波,但很快就大為成功而且生氣蓬勃。穿煙裝的時候,配上有荷葉邊或者單純只有皺褶袖口的白襯衫,要不要搭寬腰帶則可自行選擇。九月,較為低價、年輕的版本大為熱銷,到了十二月《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就在大標中宣告:「煙裝風靡巴黎」。其他設計師也跟進,1972年香奈兒生產了自家的煙裝,有一件白色的玻璃紗女士襯衫,還有黑色的亮片褲裝。

【權飾遊戲】賦予女性力量的黑色菸裝Le Smoking

《黑色的故事》揭露「黑」歷史(2).jpg
瑪琳黛德麗在電影《摩洛哥》中的燕尾服造型。

煙裝以及隨之而來的白天褲裝打扮,集大膽、賦權、魅力於一身。整體而言,女人的黑色時尚要比男人的流動性強,能夠輕鬆在權威、責任以及趣味之間跳轉。男人的機車夾克或許自成一格,但小黑裙卻沒有可以相對應的男裝。若說女人的黑色時尚有部分與賦權有關,另一個層面則是黑色和性之間的關聯不斷增加,西方文化尤然。過去,黑色穿著並不盡然關乎性感魅惑。中世紀晚期為愛憔悴的愛侶穿黑,是因為哀傷,而不是慾望。十六世紀女性,他們單薄的衣裳或「區域」是粉色或白色,而不是黑色。十八世紀的色情銅版畫的性交場景深富巧思,裡頭的人衣衫半解就已迫不及待,然而這些畫面的刺激來自於在裸露的臀部上方揮舞柳條,又或是帶著教宗的冠冕服飾恩客,而不是因為擺弄任何黑色的飾品。同一個世紀,日本的情色版畫中有濃烈的黑,本身並不帶情色意味。的確,嘉年華期間的黑用得十分曖昧,而十七世紀也有性感的黑色皮毛面具。不過除此之外,要想看到帶有情色意涵的黑色衣裝發展,還得等到十九世紀,等到情色攝影中的模特兒穿上黑絲襪、黑馬甲還有黑頸圈(不過不是同時),除此之外一絲不掛。

討論色情的黑時,我要開始談男人加諸在女人身上的黑,而不是女人自己選擇穿著的黑。談到十九世紀,這麼時代以黑色商品和壓迫著稱,色情的黑會大為擴張其實也不奇怪。不過,雖然黑在十九世紀的黃色書刊中不可謂之少見,但也不能說常見。黑成為情「色」,是二十世紀的事情,不只是使用睫毛膏而已,還加上黑色內衣內褲,長手套、過膝靴以及超高細跟,然後十分平均地層層加深,邁向拜物的極端:以閃亮的PVC材質製成的臉面罩還有拘束衣。

全球最幸福的藍色!美國百年珠寶品牌Tiffany & Co.如何讓Tiffany藍深植人心

情色的黑和性愛當中愛好危險的那一面有關,也許最終還和夢境有關,夢見在交歡的熔爐裡徹底熔融,還參雜了對死的想望。而如果有人,尤其是男人,愛好女人穿上情色的黑,這很可能和男人傾向將女人妖魔化有關,當中混雜了恐懼和受到挑逗的誘惑。十九世紀的畫作中,蛇蠍美人(femme fatale)比妓女更常以黑色打扮出現。在比亞茲萊為雜誌《黃皮書》所繪製的封面中,那個一身黑衣、富有性感魅力卻對古書有興趣的女孩身上,也帶有一絲的危險黑色魔性。

在這樣魔性妖媚的「蛇蠍美人」背後,或許藏著舊時代著魔的女性的黑色形象:黑衣的女巫。

買書做公益: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邀請您透過此連結購書,由此所得的收入將全數捐贈給香園基金會

《黑色的故事》揭露「黑」歷史(7).jpg

(本文節錄自時報出版《黑色的故事:徹底改變人類文明史的顏色》一書,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廣告、專案等商務合作,請發信至:[email protected]

【時尚冷知識】香奈兒為何不愛綠色?
全球最醜顏色?!Pantone 448C泥棕綠色雀屏中選
【色彩,原來如此】柔弱還是反叛?最具爭議的粉紅色
梵谷愛用的黃色竟讓他精神失常?那些你不知道的色彩故事
【色彩,原來如此】魔幻神秘又奢華!皇室御用色—紫色的故事
【色彩,原來如此】典雅、整潔、理性 人類最古老顏色─白色的故事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為宏麗數位創意股份有限公司旗下最具時尚商業知識的線上媒體,我們從人文角度出發,報導國內外優秀的時尚與娛樂產業工作者及創意人士,推動台灣新銳品牌,探索影視美學…期望透過我們深入淺出的介紹,讓業內人士或產業門外漢都能對相關領域發展和脈動有更深入的了解與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