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不是我生產的,我也有責任嗎?台灣服裝品牌iRoo被控侵權給我們的啟示


本專欄提供多方意見交流,反映作者觀點
BeautiMode站在中立公平的立場,歡迎各界專業工作者發聲

背景:上游布商販售Lanvin手繪圖的布料—iROO將此製作服裝銷售。
著作人:Lanvin爰提告維護其權益。

一、布商可能的法律責任:

1. 服裝的版型/造型等於著作權保護上雖然有爭議,但服裝上的圖案也屬於美術著作,而受到著作權保護,這倒是各家很一致的見解。

2. 因此,Lanvin浪凡以設計師本人及國內名人的頭像所為的手繪圖,是受著作權保護的,也不會因為使用於服裝上而有不同。

3. 布商擅自將此著作權保護的圖案使用於布樣,並予以生產販售,是擅自重製及散布,而有我國著作權法91、91-1等刑事責任。且圖樣高度相似,且布商是直接製作者,較難抗辯其沒有故意。

4. 刑事責任構成的情形下,同樣地門檻更低的著作權民事損害賠償責任也通常會跟著成立。

5. 這類布料侵權的案例過往也有,不過以前多是著重在花紋的借用,而涉及商標法違反,像是LV的logo圖案就有被侵權的案例。(參考:仿LV商標製「布」遭逮! 賣迪化街拼布店。)

奢侈品牌終於維權成功,Zara首次被判抄襲成立



二、iROO可能的法律責任:
1. 由於該圖案的違法重製行為是布商所為,iROO使用該違法重製物的問題主要在於侵害到著作人的散布權。(散布權算是和重製權補充的一個權利)

2. 而關於散布權的侵害,其刑事責任在著作權法91-1第二項,其主觀要件要求行為人必須是「明知」侵權重製物,而仍然予以散布(ex.販售)。以本件而言,如果iROO可以舉證抗辯其是善意相信上游布商是合法創作(ex.布商有提出不侵權擔保),而檢察官沒有更積極的事證證明iROO是明知/故意的話(ex.發現有往來信件提到根本是iROO提供圖案要布商製作),iROO這部份刑事責任風險相對是較低的。

3. 但民事責任部分,如同先前討論的,所謂「查證義務」在實務界愈受重視:也就是說,行為人要主張沒有侵權的故意過失,就要說服法檢其在事前已經盡了「查證義務」,善意信任這個產品是沒有問題的...。因此,若商家本身疏未注意、未查證此係不合法產品而予以販賣時,就可能被認定具有過失,而需負擔損害賠償責任。這裡注意義務程度也是浮動的,且特別會因為被侵害著作的知名度等而有不同(愈知名表示業界愈應該知道),值得注意。

4. 這裡沒有所謂「著作權權利耗盡原則」的適用,iROO無法為此主張,原因在於此係侵害著作權之違法重製物。而所謂耗盡原則的前提是在於使用「合法重製物」。

奢侈品牌又發生抄襲事件,最新一個是Vivienne Westwood


是說,近年來在IP領域,這類著作權及商標的案件愈來愈多,可見國際品牌對於台灣市場的重視(消費力的重視?),以及積極維權的態度,都會給予本土企業一定的壓力,希望各家企業千萬不要疏忽了產品產銷背後暗藏的法律風險,以免後續肇生爭議時,反而需要耗費更多成本進行處理。

以上是就報導內容所進行的分析假設。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FarFetch、Net-a-Porter



(本文經法律兵工廠陳全正律師授權轉載,原文網址點此


涉及哪些奢侈品牌?2017年時尚產業10大官司
「Suit Walk紳裝走路」公開大型的活動,引發商標爭議!
Christian Louboutin紅底鞋維權之路一波三折,紅底鞋專利岌岌可危
抄襲不等於侵權,時尚產業設計師維權之路好艱辛-解析權利與策略(上)(下)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為宏麗數位創意股份有限公司旗下最具時尚商業知識的線上媒體,我們從人文角度出發,報導國內外優秀的時尚與娛樂產業工作者及創意人士,推動台灣新銳品牌,探索影視美學…期望透過我們深入淺出的介紹,讓業內人士或產業門外漢都能對相關領域發展和脈動有更深入的了解與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