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好香奈兒女士已不在世?時尚老佛爺傳記揭Karl Lagerfeld入主香奈兒始末

(本文節錄自積木文化《Karl Lagerfeld卡爾拉格斐:時尚大帝墨鏡下的溫柔靈魂》一書,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當年除了卡爾,所有服裝設計師每天晚上都狂歡到天亮⋯⋯那些人包括賈克.巴雪,賢三跟札維耶.卡斯戴亞,伊夫.聖羅蘭,露露和喬耶.勒朋(Joël Le Bon)⋯⋯他們非常熱愛夜生活,從中汲取風格和穿搭的新資訊。」(3)巴黎夜生活的大人物帕姬塔.帕坎(Paquita Paquin)說。雖然賈克總是魔法般地現身,不過這些令人難忘的派對都是他一手策劃的,例如這場以威尼斯傳統舞會為發想的化妝舞會。克里斯提安.杜梅-樂沃斯基清楚記得派對的名稱:「那場派對叫做『從總督之城到萬神之城』。其中一份邀請卡上有一匹狼,以黑色銅版紙搭配絲質細繩。卡爾頭戴非常卡薩諾瓦的三角海盜帽,而賈克則頂著一座里亞托橋的龐大模型做為頭部造型。」(4)珍妮.貝樂乘威尼斯的渡船大駕光臨,由裸著上身的巴黎消防員抬進場。文森.達瑞扮成劊子手:「我們和克利斯提安.盧布坦(Christian Louboutin)偷來一整箱劇場服裝,然後『分贓』。大家都知道,卡爾辦的派對一定會很精彩。」(5)

卡爾玩得很開心,不過當然無時無刻保持清醒。他的重點是觀察時代。新崛起的設計師如克勞德.蒙塔那(Claude Montana)、提耶利.穆格勒(Thierry Mugler)、尚-保羅.高提耶(Jean-Paul Gaultier),以及他們對年輕人的影響。某些事物正在改變。這天晚上,珍妮看穿黑色鏡片後的卡爾:「卡爾的雙眼盯著奇裝異服的人群⋯⋯色彩、整體,一切就像鍊金術,從鞋子到髮型⋯⋯妝容⋯⋯全都自成規矩。特立獨行沒有什麼不可以。」(6)於是她明白,卡爾拉格斐的腦袋裡一定浮現了某些想法。

「什麼? Chanel!」

卡爾的助理艾維.雷傑簡直無法相信。祕密一直到卡爾正式宣布將接下這個低迷的精品品牌時才揭開。「當年的Chanel有點停滯不前。」艾維.雷傑解釋:「香奈兒女士已經過世超過十年,我不懂這個品牌還能有何作為。」(7)他並不是唯一這麼想的人。整個時尚圈,沒有人敢為Chanel放手一搏。再說,如果另找傳人,伊夫.聖羅蘭才是最佳人選。香奈兒女士過世前,某次上電視接受好友賈克.夏佐(Jacques Chazot)訪問時,曾意有所指地提起。「那個人愈能模仿Chanel,就愈能成功。因為有一天我會需要繼位者,如果我發現有人能夠模仿我,那就表示⋯⋯您很清楚,模仿之下,其實是愛啊!」(8)

不過她真正在意的,似乎並非繼承人是否能夠完全再現Chanel風格。「⋯⋯我會死不瞑目,入土之後我一定還是無法安息,一心只想回到人間,重新開始。」(9)她是否最終選擇了卡爾回到幕前?

百萬個時尚專家,卻只有一個王大仁?「夢想粉碎者」揭露前輩們不願坦白的冷酷真相

伊夫太在意個人光環。Chanel所屬的維特海姆(Wertheimer)家族因此另尋能夠延續傳承品牌精神的設計師,無論男女。八〇年代初期,卡爾因為在Chloé、Fendi以及世界各地的品牌大受歡迎,開始發光發熱。他是出了名的不眠不休的工作者。他睡得很少,早上五點左右便起床,然後開始不停畫設計稿。他搭飛機到米蘭,只待幾個小時就離開。

【設計師的一天】衣服多到想捐給Dior?時尚老佛爺Karl Lagerfeld自曝頭髮不是白色的

在飛來飛去的路上,他就能完成整個系列,設計全新的洋裝。「有一天我看到他在吃義大利餃時,向人要來布剪,還有一小片皮草⋯⋯然後喀擦喀擦,他把皮草剪成義大利餃的形狀!後來這片皮草被縫在大衣上,變成皮草義大利餃大衣,而且效果很好。他就是這樣工作的。」(10)艾維.雷傑雀躍地說。身為精品業的「受僱者」,讓他得以隨意穿梭在品牌和各種點子之間,但是從來不會混淆各種效果,也不會使其變得索然無味。卡爾不僅隨時都有新點子,更出名的是他不會為了自身利益而過度掌控品牌。他尊重品牌的歷史、形象及符碼,然後賦予它們令人眼睛一亮的現代感。

從Christian Dior兩間工坊的工作日常,一窺巴黎高級訂製行業的幕後

卡爾拉格斐從未見過可可.香奈兒,不過他一定曾在麗池飯店遇過她的幽魂。他一定會喜歡她的個性和創造力—至少整個巴黎上流社都這麼認為。私底下,他的好友薇克朵亞.杜特洛大力讚揚卡爾得到這份工作是實至名歸。「我認識賈克.維特海姆(Jacques Wertheimer),他問我的意見。我回他:『我覺得卡爾絕對才華過人。』他是最佳人選,因為他可以隱身幕後,一個人就能畫出桌子椅子、什麼都會畫!Chanel當然難不倒他!」(11)這正是維特海姆家族要尋找的平衡,卡爾非常接近他們的理想。那時,他們幾乎已經想要脫手賣掉Chanel,沒有什麼可失去的,因此給卡爾完全的創作自由。卡爾二話不說接下工作,迫不及待地動筆繪製1983年的春夏系列。

他的工作方式依舊不變:動筆之前,他想要全然掌握主題。「卡爾知道,對Chanel這個品牌必須擁有廣博的知識,徹底了解香奈兒女士在法國時尚中的重要性,然後賦予其現代感,讓品牌往前走,受人喜愛而且令人愛不釋手。」(12)艾維.雷傑說道。卡爾拉格斐非常了解香奈兒傳奇,但是他想要更進一步,挖掘品牌的根源。問題來了,過去的資料都沒有留下。據雷傑所言,「他必須自己去或是叫人去跳蚤市場買下過季雜誌、成堆的舊報紙,而且還買好幾份。」(13)

「他看到有興趣的部分就會撕下那一頁,貼成一本本,當作靈感來源。簡直是自己的搜尋引擎,比Google更早出現的Google。」(14)

48歲開啟「美國夢」!嘉柏麗香奈兒︰這是我累積財富的地方

書本愈疊愈高,卡爾看書、找靈感、剪貼、篩選、排列、觀察,並且想著香奈兒。建立理論後,接著就是實作了。晚上他還是會到「皇宮」,不斷細細觀察,親眼見證這些活生生的題材,這些扭腰擺臀的女孩⋯⋯她們在跳蚤市場購入舊外套,搭配牛仔褲穿著⋯⋯夜晚派對看似沒有盡頭,不過他回家繼續工作。

睡夢中,可可或許在他的夢裡現身。她會和他說話,在耳邊悄聲提示線條、材質。「我一生中做出的所有美好事物,都是在睡夢中看見的。這就是為何我的床邊總是擺著素描本。」(15)他鉅細靡遺地畫下一切,夢境與在「皇宮」的所見和雜誌書本中的資料交織。

原來迪奧先生是個扮裝派對控!《Dior:穿迪奧的女孩》作者Annie Goetzinger揭露法國時尚設計師Christian Dior鮮為人知的小故事

書桌上的畫稿愈積愈多,第一個系列的輪廓逐漸成形,當年還不叫做「成衣」(prêt-à-porter),而是稱為「店鋪」系列。十年來沒有人能夠辦到的事,他能夠一舉成功嗎?他是實至名歸的傳人嗎?或者能像個演員,扮演好香奈兒的角色?

卡爾和Chloé的合約尚未到期,無法正式公開地為Chanel工作。因此他在黑暗中編織一切,打電話給艾維.雷傑,要他來拿初稿。他的助手帶著簽有香奈兒名字縮寫的A4紙張。黑色線條上,麥克筆的鮮豔色彩躍然紙上,也跳進他的眼裡:「我心想:『真是太有趣啦!一定會很有意思!』當年Chanel的套裝中產階級氣息濃厚,而且非常經典,而手稿上全然不是這麼回事。」(16)第一次的驚喜之後,接下來就成了兩個男人之間的慣例:「晚上我到卡爾家。他給我手稿,我帶到Chanel,然後在工坊讓裁縫師們打樣—我有權多少畫一點—我拍下照片,給卡爾看實品。我們為外套加上墊肩。Chanel的外套從來沒放過墊肩⋯⋯裙子變短,還做了鞋跟9公分高的鞋子。我還記得,9公分高⋯⋯在今天,9公分根本叫做平底鞋,但是當年那可是天一般高!」(17)「還有大量珠寶、性感的女孩,一點也不Chanel。」(18)

為「老佛爺」做鞋的那個人也走了!Chanel御用製鞋大師Raymond Massaro去世

卡爾的設計非常搖滾龐克,充滿夜店氣息。他以最隱密的方式,悄悄為Chanel注入活力。但是他希望自己能夠掌握一切,確認一切都進行順利。

某些夜晚,他會沿著康朋街的牆面,摸進已熄燈的31號。可可.香奈兒透過他回到自己的品牌。走秀時,她隱身在階梯後方觀看。她的身影在一面面鏡子中,形成無限個倒影。接著她以無聲的腳步回到她的私人公寓,重回中式漆器、藏書和米色沙發的懷抱。然後她會走近窗邊,眺望康朋街。

卡爾在進入夢鄉之前,還有未完的工作。

【時尚,原來如此】最早針織物出自埃及人之手 香奈兒女士發揚光大開啟普及文化

雖然卡爾不該表現出來,不過時尚界全都知道卡爾拉格斐就是Chanel新系列的藏鏡人。人人坐立難安期待著。如記者嘉妮.薩梅形容,不少人質疑,一個德國設計師怎麼有能耐重燃法國傳奇的火光:「人們知道卡爾拉格斐將接手Chanel時,全都在看好戲,因為這實在不算是個好主意⋯⋯」(19)「大家都很確定他會毀了Chanel的品牌形象。」(20)

1982年10月18日,這一天,羅浮宮的方形中庭搭起帳篷,媒體交頭接耳地等待,迫不及待想要看看卡爾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終於,一百二十個模特兒魚貫而出,身穿短裙,一頭亂髮。

卡爾拉格斐窺伺人們的反應。走秀結束時,他不能上臺致謝,只能悄悄離開。

Karl Lagerfeld再吐真心話:我當年是抱著永不回德國的心奔赴巴黎的

「第一個系列簡直被罵翻了。」艾維.雷傑回憶:「人人都說:『我可不是來Chanel看這種東西的。』大家都期待經典的設計,但是他卻打破陳規。」(21)發表會的隔天,《國際先驅論壇報》(Herald Tribune)的記者希碧.多希(Hebe Dorsey)就反映了這些強烈聲浪:「幸好可可.香奈兒已經不在世,否則她不會諒解的。」(22)前來看秀的演員瑪麗-喬瑟.娜特(Marie-Josée Nat)震驚得不得了:「我來Chanel不是要看這些。」(23)另一位時尚觀察家心灰意冷,說這是世界末日:「Chanel就是法國啊!」(24)美國人對大膽的風格讚賞有加,但是歐洲人悶悶不樂,愁眉不展,為長鍊、珍珠、鮮豔色彩下消逝無蹤的香奈兒女士哀悼。

卡爾拉格斐卻成功達到他要的效果。「引發爭論就是讓品牌恢復生氣的不二法門。他簡直樂不可支。」(25)艾維.雷傑說。在報章雜誌中,他的名字不會直接與Chanel系列連結,在秀場上缺席更增加他的光芒。

在媒體上大出鋒頭後,1983年1月25日下午3點,正式的訂製服系列於康朋街的沙龍登場。訂製服系列比較文靜典雅,卻不失新活力,贏得一面倒的讚賞,立刻蔓延開來。「一夕之間,大家都渴望穿上Chanel,六個月前,沒人想穿Chanel。」(26)嘉妮.薩梅回憶。這個系列代表卡爾正式入主Chanel的日子,和Fendi一樣,展開時尚史上品牌與藝術總監最長久的合作關係之一。

為何說「不懂商業」的Karl Lagerfeld其實是一位市場行銷的天才?

訂製服系列讓最初的成衣系列被遺忘,那是卡爾在Chanel真正的開端,卻沒有留下太多照片和紀錄。

品牌本身似乎也巴不得忘記這個系列。然而它才是卡爾拉格斐往後三十年最具代表性的設計。這種感受時代、在品牌血統中混合大膽風格,就是銷售量起飛的開始,奠定長久不墜的人氣,還有卡爾永遠銘記在心的格言:「我一邊努力讓Chanel的風格進化,心裡想的是歌德的名言:用過去的元素開創更好的未來。」


(3)~(7) 出自與本書作者的對談。
(8) 《Mode Chanel》,晚間八點電視新聞,Isis Lamy和Jacques Chazot主持,ORTF,1970年7月22日。
(9) Paul Morand,《L"Allure de Chanel》,Folio出版,2009年。
(10)~(12) 出自與本書作者的對談。
(13)《Un jour, un destin: Karl Lagerfeld: être et paraître》,出處同前述。
(14) 出自與本書作者的對談。
(15) Jean-Christophe Napias和Patrick Mauriès,《Le monde selon Karl》,出處同前述。
(16)~(17) 出自與本書作者的對談。
(18)《Un jour, un destin: Karl Lagerfeld: être et paraître》,出處同前述。
(19) 出自與本書作者的對談。
(20)《Un jour, un destin: Karl Lagerfeld: être et paraître》,出處同前述。
(21) 出自與本書作者的對談。
(22)~(24) Hebe Dorsey,〈Chanel Goes Sext〉,《國際先驅論壇報》,1982年10月19日。
(25)~(26) 出自與本書作者的對談。
(27) Jean-Christophe Napias和Patrick Mauriès,《Le monde selon Karl》,出處同前述。

香奈兒的未來在她手中!不只是師徒,更是世上最懂老佛爺的女人─Virginie Viard

買書做公益: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邀請您透過此連結購書,由此所得的收入將全數捐贈給香園基金會

幸好香奈兒女士已不在世?時尚老佛爺傳記揭Karl_Lagerfeld入主香奈兒始末_卡爾拉格斐__書封(小).jpg

(本文節錄自積木文化《Karl Lagerfeld卡爾拉格斐:時尚大帝墨鏡下的溫柔靈魂》一書,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廣告、專案等商務合作,請發信至:[email protected]

傳奇愛情的見證 剛柔並濟的百搭包款香奈兒Boy Chanel Bag
原來一切早已內定?時尚工作者揭《穿著Prada的惡魔》試鏡選角內幕
時尚界從不缺酒精和毒品?!他拒絕為Alexander McQueen安排吸毒房間
迪奧與聖羅蘭昔日謬思Victoire Doutreleau 揭密與Pierre Bergé之間的愛恨情仇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為宏麗數位創意股份有限公司旗下最具時尚商業知識的線上媒體,我們從人文角度出發,報導國內外優秀的時尚與娛樂產業工作者及創意人士,推動台灣新銳品牌,探索影視美學…期望透過我們深入淺出的介紹,讓業內人士或產業門外漢都能對相關領域發展和脈動有更深入的了解與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