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的時尚好朋友!卡爾拉格斐與聖羅蘭的年少輕狂三人行

(本文節錄自積木文化《Karl Lagerfeld卡爾拉格斐:時尚大帝墨鏡下的溫柔靈魂》一書,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天之驕子

1954年,一張路上的海報,開啟了一切。那是一場時尚大賽:羊毛織品大賽。賽事頭銜並不是太令人心動,不過澳洲、烏拉圭、南非和紐西蘭的綿羊養殖工會製作了精彩十足的宣傳海報,希望他們的高級材質能夠對抗來勢洶洶的人造織品,結果引發了意想不到的效應。技藝嫻熟的工匠以慢工細活,且不因歲月而失色的品質保證,對抗密集生產。都會區的布爾喬亞重新發現羊毛自古以來的優點。國際羊毛標誌大獎(International Woolmark Prize)受到熱烈迴響,遠遠超過主辦單位原先的期待。參賽者必須繪製幾套服裝手稿。

卡爾決定報名參賽,繪製了一件大衣,顏色如水仙花,又稱「水仙黃」,那是等待愛情—或是「慾望」—的花朵。大大的船型領口開至肩膀,打破過度端莊、線條筆直嚴肅、長度略為過膝的經典造型。背後則開了倒三角形露出裸背,從肩胛骨一路往下,大膽地停在臀部上方⋯⋯。不久後,大會拍來一封電報,通知卡爾入圍比賽,而且得到「大衣」類別的大獎。他只要親自到國際羊毛公會的辦事處,證明自己是設計稿的創作者即可。

11月25日晚間,在愛麗舍宮(palais de l’Élysée)對面的大使劇院(théâtre des Ambassadeurs,譯註:現改名為Espace Pierre Cardin)頒獎,卡爾在臺上初次見到「晚禮服」類別的桂冠得主,他就是伊夫.馬特-聖羅蘭(Yves Mathieu-Saint-Laurent)。他們兩人的穿著幾乎一模一樣:黑領帶、白襯衫、深色西裝。兩人皆站在由頂尖工坊製作的設計成品旁邊。這是卡爾第一次摸到由自己設計的手稿製作而成的衣物。兩位得獎者顯得有點生澀稚嫩,攝影師捕捉了他們不自在的笑容,將這一刻化為永恆。大獎得主才剛脫離青春期沒多久呢,伊夫十八歲,卡爾二十一歲。他們年輕、出身良好又聰慧,在五、六位全球知名、慧眼識英雄的時尚教父面前,皆表現得相當謙遜收斂。評審中包括皮耶.巴爾曼(Pierre Balmain)和雨貝.紀梵希(Hubert de Givenchy)。這兩位很有可能是他們將來的雇主。

此外,卡爾不久後接下了皮耶.巴爾曼的工作邀約,成為他的左右手。雖然深感榮幸,但是卡爾仍懷有一絲猶豫,因為巴爾曼並不是熱愛現代感的設計師。一如《Elle》雜誌的時尚記者克洛蒂.布魯耶筆下的形容,巴爾曼「並不老氣橫秋,但就是少了點創新、活力⋯⋯也少了點精神。」(1)最後下此結論:「皮耶.巴爾曼稱自己的風格為『漂亮女士』(jolie madame)。」(2)年輕氣盛的卡爾當然一心夢想著更大膽、更活潑的服裝,但是他也心知肚明,要從最基層開始做,再慢慢熬出頭。

至於伊夫,拒絕雨貝.紀梵希的工作邀約後,於1955年在Dior得到一席之地,而那正是卡爾在漢堡時便朝思暮想的品牌。

這場頒獎典禮在兩個年輕人之間牽起不解之緣。他們的相遇化解了彼此身上愈來愈沉重的孤獨,卡爾帶著剛從阿爾及利亞初來乍到的伊夫逛巴黎。

高級訂製的美好年代!時尚繪本小說《Dior:穿迪奧的女孩》 見證迪奧先生10年創作生涯

服裝品牌Cottweiler與Gabriela_Hearst勇奪2016:17國際羊毛標誌男女裝設計大獎15.jpg
卡爾拉格斐(左一)在1954年國際羊毛標誌大獎頒獎典禮首度見到18歲的禮服類冠軍得主伊夫聖羅蘭(左三)。(圖/The Woolmark Company)

巴爾曼和迪奧的總部相距不遠,座落在所有高級品牌櫛比鱗次的金三角地帶,宛如都市中的珠寶盒,獨一無二。有些晚上,迪奧先生的年輕學徒譚.吉迪切利(Tan Giudicelli)會看到蒙田大道另一頭的卡爾開著豪華敞篷車經過—那是父親送給他的得獎祝賀禮。不過他或許沒有發現,卡爾對方向盤並不是很有一套。「我從十八歲以後就沒開過車了,」卡爾後來說:「不過這樣對社會比較好,因為我最後掉到一條溝裡,卻連怎麼開進去的都不知道!」(3)不得不說,當年的巴黎是可以開快車的。不需要繫安全帶,車流量順暢,紅燈更是罕見。

不過當這部高級敞篷車在蒙田大道30號對面停下來時,吸引了所有目光,更別提駕駛的風采。「起初,並不是卡爾的才華令人驚豔,而是他的個性。」譚.吉迪切利回憶道:「可以感覺到他很有錢,而且是個紈褲子弟,打扮比聖羅蘭時髦多了。這個男孩隨時隨地都在打造自我形象,而且這點非常顯而易見。他打造自己,精雕細琢出一個角色。」(4)「他希望吸引所有目光,萬人追捧。當年人人都已經聽說他是個被寵壞的時髦小孩。」(5)年輕的助理卡爾就在Dior的店門口等著媒體爭相採訪、被暱稱為「小王子」的伊夫。

從小助理變身迪奧先生唯一指定接班人 揭開時尚大師聖羅蘭的傳奇序幕

名店的灰白雙色櫥窗有如最完美的背景。

卡爾可以走進店裡,為母親買一件洋裝,作為當年陪她看秀的紀念。他也可以畫下其中一尊假人模特兒身上的服裝,重現烙印在他腦海中的線條動態,使其顯得更富現代感。何不成為Dior的一員呢?

不過,這份命運並不屬於他,而是屬於聖羅蘭,卡爾並不羨慕。他們不是同一類型的競爭者。離開巴爾曼後,卡爾勢必會為其他品牌工作。但是他並不想踏上已經規劃好的道路:未來成為其中一個品牌的總監,成為自己的老闆。他渴望更多,不只是當一名從早到晚被成堆布料和絲針淹沒的設計師。他更像是靈感滿溢的知識分子,學養深厚,擁有好幾個腦袋。各種想法和概念在他腦中躁動,令他不由自主地想要賦予它們生命。為肉身設計穿戴服裝,反而不再是他最迫切的需求。

卡爾搬進杜爾儂街(rue de Tournon)31號, 在盧森堡公園對面,隔兩條街就是歐迪翁(Odéon)。他在此處落腳並非巧合,而是因為他熱愛這棟文人之魂縈繞不散的公寓。1912年,英國作家凱瑟琳.曼斯菲爾德(Katherine Mansfield)曾住在這裡,她就是DH.勞倫斯在《戀愛中的女人》(Women in Love)中描寫的葛德倫(Gudrun)。卡爾幾乎讀過所有曼斯菲爾德的著作。如卡爾所言,離開那個「鬼地方」五年了。 一如凱瑟琳.曼斯菲爾德逃離家鄉紐西蘭視野狹窄的社會,卡爾也離開對自己充滿敵意的環境,只為了能夠喘口氣。

他原本可以將自孩提時代對書本和文字的滿腔熱愛,作為一生的志業。為什麼他沒有充分發揮這份熱情呢?「與其從事時尚業,也許我應該去念個語言學位,但是可能就沒這麼愉快了。而且我有個壞習慣,就是喜歡輕鬆愉快的生活。」(6)由於代價是必須等待很長一段時間才能獲得認可,對他而言,為了成為有頭有臉的人物,為了發光發熱,時尚才是他能夠一展長才的領域。不過當然是以卡爾的方式。在這個前提下,卡爾和伊夫這兩位同時於時尚圈出道的男人之間的暗中較勁,已經不足為奇。

Balenciaga與Givenchy的親密好友!Mona Bismarck-首位獲選「最佳穿著女性」的美國人

空氣中飄著狂歡氛圍的夜晚,卡爾開著車,旁邊坐著伊夫,經常伴隨一位年輕苗條、略帶陰鬱氣質的褐髮女郎。她是薇克朵亞.杜特洛(Victoire Doutreleau),聖羅蘭最喜歡的模特兒,克里斯汀.迪奧的繆思女神。卡爾是在附近的劇院酒吧(bar des Théâtres)認識她。卡爾臉上常掛著大大的微笑,身上的羊毛外套,長褲,大方氣派,而且不拘泥形式常規,然而他禮貌的態度令這位年輕女孩相當驚訝。伊夫把她介紹給卡爾時,卡爾回答:「啊,是薇克朵亞,當然、當然⋯⋯誰不認識她呢!」(7)薇克朵亞回憶道。這一夜就在晚餐中繼續,牽起一段新的友誼。

「卡爾有好幾輛轎車。」她說:「第一輛是我很喜歡的福斯轎車,是敞篷的,美得不得了。我自己有一輛雷諾的Dauphine,差多了。安-瑪麗.普帕爾(Anne-Marie Dauphine)也常常和我們一起出去,她在Dior店鋪和設計師們一起工作。」(8)

「我們開車到處閒晃,繞著協和廣場、星形廣場(譯註:現稱戴高樂廣場),開車單純是出於好玩,畢竟是我們當年才二十歲呀!」(9)迪奧與聖羅蘭昔日謬思Victoire Doutreleau 揭密與Pierre Bergé之間的愛恨情仇

薇克朵亞每天晚上都有空。經常是由伊夫選定目的地。在聖傑曼德沛(Saint-Germain-des-Prés),全巴黎最炙手可熱的人都聚集在菲亞克(Le Fiacre,譯註:五○年代巴黎知名的同志夜店),身邊圍繞著巴黎的同性戀和變裝者。在那裡不小心巧遇迪奧先生時,聖羅蘭在老闆面前立刻滿臉通紅。

在酒吧裡,年輕害羞的卡爾身邊圍繞著男孩;也許他邂逅了某人,但要到酒吧以外的地方才會發生關係。這類場所完全不適合卡爾的個性,他喜歡更講究高雅的地方。薇克朵亞至今仍記得,卡爾的守舊不僅幫她擊退許多不識相的人,還把她得逗得很樂—卡爾會說:「謝謝,不用了。我家裡該有的都有,我不需要。」(10)那麼,卡爾有心上人嗎?誰和他分享他的夜晚、他的夢、他的煩憂?沒有任何人知道卡爾的私生活。

而且也沒人敢膽問他任何與私生活有一點點關係的問題。他盡可能將交往對象藏得嚴密,完全不見光。薇克朵亞的微笑透露了耐人尋味的蛛絲馬跡:「伊夫.聖羅蘭和男孩子的關係都是性方面的,從裡到外都充滿性慾。」(11)她繼續說:「卡爾喜歡美麗的人事物。我想他尋尋覓覓的,是自己的翻版。」(12)而這個翻版,他尚未找到。狂歡之夜轉移陣地,繼續進行。三個年輕人換過一間又一間的夜店和酒吧,舞動他們純真的青春,直到深夜。

有時他們狂歡到凌晨,而這時梳洗換裝出門還太早,三人組就會到卡爾在杜爾儂街的公寓。壁爐上方的燭光熠熠,照亮掛在大鏡子旁的伊夫的畫。

《時尚大師聖羅蘭》Yves Saint Laurent預告曝光 揭密大師感情世界

薇克朵亞席地而坐,享受喜愛的事物:「我會抽菸,但是伊夫不抽,卡爾也不抽。我愛喝威士忌,伊夫能喝一些,不過很快就醉了。卡爾只喝可口可樂。」(13)他們偶爾會在地毯上放幾個靠墊,就這樣躺著,然後繼續聊天。他們不談空泛的未來,只在乎當下。他們聊彼此的八卦、過去、豔遇。但是他們也談路德維希二世,他們熱愛的充滿狂想的國王。最後他們總是沉沉睡去,結束純潔的夜晚。「我發誓我們真的什麼都沒做!」(14)薇克朵亞笑著說。兩位藝術家和一位繆思,多美的畫面啊!

白天和夜晚就這樣重複著。卡爾畫畫,然後開車去接伊夫和薇克朵亞。他們跳舞,談天說地,睡覺,醒來,工作,接著又是縱情狂歡的夜生活。他們從未停止做夢。

週末他們經常一時興起,就跑到圖維爾(Trouville,譯註:諾曼地的知名濱海小城)。以他們的收入和家人的金援,自然可以隨心所欲,想去哪裡就去哪裡。

他們踩著拖鞋,穿著米色長褲和白襯衫。一如往常,卡爾負責開車。這次由卡爾選擇旅館。黑岩旅館(Hôtel des Roches Noires)面向大海,是古老的高級旅館,廊道已顯得陳舊。不過普魯斯特(Marcel Proust)常與母親下榻此處,作家若有似無的腳步聲混合海浪拍打的聲響,在他們的腦海中迴盪不已。這兩個大男孩彷彿《追憶似水年華》(Á larecherche du temps perdu)中的角色。然而對於這一點,兩人卻持對立意見。伊夫耽溺於浪漫主義藝術家的形象,那種需要憂鬱和肉體上的痛苦才能創作的「神經質」類型。然而,卡爾對於普魯斯特著作的印象既非懷舊,也非敘事者的氣喘發作,而是他在文學史中對形式與風格的重要影響。至於薇克朵亞,她很快就厭倦這些爭論,也不打算下任何定論。她只感覺到卡爾淵博的學識,而且他對自己的論點很有把握。

她覺得他們這群三人組更像尚.考克多(Jean Cocteau)在《可怕的孩子》(Enfants terribles)中的角色,和他們一樣驕縱蠻橫。

伊夫害怕一個人睡覺,因此他們只訂了一個房間,和在巴黎時一樣,他們最後如兄弟姊妹般睡著了。穿著泳衣在海灘上散步後,兩位設計師整個下午都在畫畫。生活似乎可以就這樣長長久久地繼續下去,然而命運之網即將攫住其中一人。

化想像為現實!聖羅蘭博物館《東方之夢》特展 帶你走進大師神遊夢境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autrefois #viellecartepostale #lesrochesnoires #lessablesdolonne

Hôtel Les Roches Noires(@hotel_les_roches_noires)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1)〈Un jour, un destin: Karl Lagerfeld: être et paraître〉,出處同前述。
(2) 出自與本書作者的對談。
(3)Sylvia Jorif,〈Vis ma vie de Karl Lagerfeld〉,《Elle》,2012年3月16日。
(4) 出自與本書作者的對談。
(5)〈Un jour, un destin: Karl Lagerfeld: être et paraître〉,出處同前述。
(6)《Double je》,Bernard Pivot製作,Bérangère Casanov執導,出處同前述。
(7)~(8) 出自與本書作者的對談。
(9)~(14)〈Un jour, un destin: Karl Lagerfeld: être et paraître〉,出處同前述。

麗池早餐

1957年,克里斯汀.迪奧突然心臟病發過世,整間公司頓時方寸大亂。他們必須找到繼任者,眾人立刻想到迪奧先生的年輕助理—伊夫。「他是大師的學生,而現在大師過世了。學生自然要繼承他的位置。」(1)「小王子成為國王,」(2)嘉妮.薩梅這麼說。一夜之間突然受到萬人擁戴,焦慮和恐慌折磨著年輕敏感的伊夫,他沒有信心能夠達到前輩以及品牌的高水準。只有他的母親成功安撫了他。

復古還是前衛?!時尚之王Paul Poiret 捨棄束腹馬甲後的服裝設計竟讓人嚇到昏厥...

薇克朵亞則到家裡探望他:「伊夫感覺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太可怕了⋯⋯他怕得發抖,必須讓他重新振作起來才行⋯⋯告訴他一切都會很順利的。」(3)然而,度過這陣低潮期的同時,伊夫.聖羅蘭還盤算著這完全不相關的事:以某種方式和他的朋友卡爾拉格斐較勁。「伊夫很喜歡身為模特兒的我。」(4)薇克多亞回憶道。狡猾的伊夫想要更接近薇克朵亞,將她占為己有。兩人之間新展開的默契將卡爾排除在外。那些一起度過的夜晚結束了。晚上的卡爾獨自一人,不過他也即將展開行動。

法國海耶爾Hyères國際時尚攝影藝術節 時尚大帝再度開講 Karl Lagerfeld:「設計師只有好壞之分。」

薇克朵亞記得那通電話。卡爾在電話中親暱地稱她為「毗濕奴」,又很快地邀請她到麗池飯店吃早餐。這位伊夫鍾情的模特兒,心知肚明卡爾已賭氣了好些日子,如今受到這樣的邀約,當然忍俊不住。她掛上電話,興奮不已,因為五○年代末期,麗池飯店已經是全巴黎最迷人的地方之一,而且約在飯店共進一天的第一餐並非常事。

餐桌上布置著鮮花,玻璃杯晶瑩透亮。卡爾身上是顯眼的白襯衫,繫著黑底白點的窄領帶,穿著打褶褲。「『我最愛在麗池吃早餐了!』卡爾像隻心滿意足的貓,終於在陽光下找到舒服的位子。」(5)薇克朵亞回憶著。這裡是可可.香奈兒(Coco Chanel)度過晚年的宮殿,卡爾則感覺像回到自己的家。他的語氣充滿自信,告訴薇克朵亞,他剛加入帕杜先生(Jean Patou)的高級訂製服品牌,即將推出新作。「Patou是二、三○年代曾輝煌一時的品牌。」克洛蒂.布魯耶解釋:「離開巴爾曼後,卡爾繼續在Patou學習這一行的基礎,因為製衣的技術非常精準。衣服的裁片,縫合裁片⋯⋯一個服裝系列並不是畫完手稿就結束了。」(6)1960年9月3日,卡爾的照片登上《Paris Match》雜誌的報導,標題是「創造新風尚的人們」(la mode nouvelle dans l’intimitede ceux qui la font)。照片中,卡爾在家裡,跪坐在沙發腳邊,穿著黑色毛衣入鏡,揚起頭,帶著大大的笑容,兩旁分別是穿著貂毛刺繡綢緞洋裝的布麗姬特(Brigitte),以及另一位裹著絲絨緊身洋裝的模特兒蜜雪兒(Michèle)。他的大名與基.拉洛許(Guy Laroche)、香奈兒女士、皮耶.巴爾曼和伊夫.聖羅蘭齊名。當年人人都喊這位「Patou的打版師」為羅蘭.卡爾(Roland Karl),卡爾尚未要求寫出他的姓氏,因此雜誌筆誤為「拉根非」(Largenfelt)。

從Christian Dior兩間工坊的工作日常,一窺巴黎高級訂製行業的幕後

在金碧輝煌的麗池飯店裡,薇克朵亞定睛凝視眼前的男子,她很欣賞他的敏感與直率。她太了解那眼神中透露的喜怒哀樂,也偶爾會感受到其散發的哀傷。他對她敞開心房,說他多但願父親不那麼年長,但願自己接受的教育沒那麼嚴厲,擁有更愉快的童年。她也喜歡卡爾的低調和謙遜。她太了解他了,知道卡爾一點也不羨慕聖羅蘭的成功:「伊夫一夜之間儼然成為國王,卡爾也承認他的實力,從來不認為那是因為巧合或運氣好。卡爾不是一般人。他心底很清楚,人是不能對抗命運的。卡爾並不虛榮。雖然很難不起嫉妒之心,但是他必須甩開嫉妒,轉移注意力。光是這樣就已經很不簡單。少年得意的伊夫.聖羅蘭想像自己將留名青史,認為自己是偉大的服裝設計師。卡爾則不然。他還不清楚自己的方向。」(7)

薇克朵亞也隱約知道卡爾正在創造自己的傳奇。而且他靜靜等待展露鋒芒的時機。她的視線無法離開他,細細品味著只屬於他們兩人的時光:「卡爾最喜歡祕密了。我和卡爾共享的這些時光,沒有讓伊夫加入,完全沒有。伊夫從來不知道。」(8)

卡爾和伊夫一起到莫伯爾街(rue de Maubeuge)算命時,那位湛藍雙眼的女占卜師預言伊夫的成功將風馳電掣般的到來。(9)她也說:「當眾人停滯不前時,就是卡爾一切成就的開端。」(10)她說了數不清的「例子」。卡爾自忖這一切的意義,了解到時間將是他的最佳盟友。

時尚大帝卡爾拉格斐Karl Lagerfeld的成功祕訣 「我從來不管別人如何成功」


(1) 出自與本書作者的對談。
(2)~(3)〈Un jour, un destin: Karl Lagerfeld: être et paraître〉,出處同前述。
(4) 出自與本書作者的對談。
(5)Victoire Doutreleau,《Et Dior créa Victoire》,Le Chercher Midi,2014年。
(6)~(7) 出自與本書作者的對談。
(8)〈Un jour, un destin: Karl Lagerfeld: être et paraître〉,出處同前述。
(9)《Le Divan》,Marc-Olivier Fogiel,France 3電視台,2015年2月24日。
(10) Richard Gianorio,〈Karl Lagerfeld: "Je suis au-delà de la tentation"〉,《Madame Figaro》,Lefigaro.fr,2015年8月28日。

買書做公益: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邀請您透過此連結購書,由此所得的收入將全數捐贈給香園基金會

幸好香奈兒女士已不在世?時尚老佛爺傳記揭Karl_Lagerfeld入主香奈兒始末_卡爾拉格斐__書封(小).jpg

(本文節錄自積木文化《Karl Lagerfeld卡爾拉格斐:時尚大帝墨鏡下的溫柔靈魂》一書,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廣告、專案等商務合作,請發信至:[email protected]

新創品牌該用自己的名字命名嗎?業界專家勸說「最好想清楚」
香奈兒的未來在她手中!不只是師徒,更是世上最懂老佛爺的女人─Virginie Viard
幸好香奈兒女士已不在世?時尚老佛爺傳記揭Karl Lagerfeld入主香奈兒始末
時尚大帝不願治癒的病!Karl Lagerfeld愛書成痴開書店 巴黎7L看見卡爾拉格斐的世界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為宏麗數位創意股份有限公司旗下最具時尚商業知識的線上媒體,我們從人文角度出發,報導國內外優秀的時尚與娛樂產業工作者及創意人士,推動台灣新銳品牌,探索影視美學…期望透過我們深入淺出的介紹,讓業內人士或產業門外漢都能對相關領域發展和脈動有更深入的了解與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