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回憶錄被Anna Wintour絕交?André Leon Talley:這其實是封給她的情書

(本文版權為《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所有,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時尚界人士出版回憶錄並不稀奇,但在上架前幾個月就掀起熱議,甚至讓出版社因此決定讓書提前亮相,似乎就沒有那麼常見了。這本由《Vogue》前特約編輯André Leon Talley所撰寫的自傳《雪紡風衣:一部回憶錄》(The Chiffon Trenches: A Memoir),因為在書中分享了許多對已故「時尚大帝」卡爾拉格斐(Karl Lagerfeld)以及「時尚女魔頭」安娜溫圖(Anna Wintour)的第一手回憶及評論,在部份書稿公開後,於媒體上引起軒然大波,但André Leon Talley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數次表示這本回憶錄絕非是為了報復而寫,相反地,它其實是一封給Anna Wintour的情書。


給Anna Wintour的情書

「這不是一本對《Vogue》或Anna Wintour帶有怨懟的書,書中有許多部份我都有說明,我過去最好的時光,就是在《Vogue》度過的,而且我能在1983年進入《Vogue》也是多虧了Anna Wintour。」André Leon Talley在接受《女裝日報》(Women's Wear Daily)訪問時表示。

André Leon Talley表示,在2020年1月,書本的圖片檔製作完成時,他曾把與Anna Wintour相關的內容寄給她檢視,詢問她是否有任何段落需要修改,對此Anna Wintour僅要求他移除與女兒Bee Shaffer的婚禮有關的段落,以及其他涉及個人隱私的細節,但並沒有針對André Leon Talley對她本人的評價有任何意見,只是自此之後,他就再也無法直接聯繫到Anna Wintour了。

「對她而言,那些內容或許讀起來會很痛苦。」André Leon Talley在接受CBS訪問時表示,「但寫這些我也覺得很難受。」

André Leon Talley解釋,兩人的關係降至冰點最直接的原因,是在2018年的Met Gala之前,他一如往常在為登上紅毯為《Vogue》採訪嘉賓作準備,卻遲遲沒有接到來自編輯的電話,後來才知道原來《Vogue》在沒有知會他的情況下,把這個工作交給了網路名人Liza Koshy;在回憶錄中,André Leon Talley指出,會發生這種情況,歸根究柢是因為Anna Wintour「缺乏人類基本的善良。」

「我能理解在《Vogue》這種企業中,改變是必須的。」他說,「但在她決定我不需要繼續去紅毯工作時,可以直接打電話給我,對我說,『André我們得作出一些改變,你一直是很棒的合作對象,我很喜歡你的內容,但我們得去找年輕、什麼都不懂,卻在YouTube上有2,000萬訂閱的網路意見領袖。』她只需要直接告訴我就好,但自始至終,都沒有人告訴我為何我會從紅毯上被換掉。」

Met Gala根本《辣妹過招》翻版?!時尚界人士:懷念不用看Anna Wintour臉色的日子

《Vogue》殘酷的企業文化

《雪紡風衣:一部回憶錄》並不是近期唯一一部講述André Leon Talley時尚生涯的作品,2017年他與曾參與過《時尚惡魔的盛宴》(The First Monday in May)的導演凱特諾伐克(Kate Novack)合作,推出個人紀錄片《時尚教父的福音》(The Gospel According to André),在接受《女裝日報》訪問時,André Leon Talley表示,正是因為這部紀錄片的成功,才讓他有自信開始撰寫這部回憶錄。

「我覺得以誠實、令人信服的方式來講述這個故事,對未來的世界而言是非常重要的。」André Leon Talley說,「雖然書中有些被《每日郵報》(Daily Mail)擷取的事情,客觀上來說符合事實,但其實任何握有權力的人,不論是男性還是女性,都會有許多面向,他們有非常傑出的一面,Anna Wintour是非常出色的編輯,也是握有權力的女性,我並沒有否定這些事,但同時,某方面她也是不合格的。」

還在跟流行?時尚惡魔Anna Wintour:「流行趨勢是一組髒字。」


在回憶錄中,André Leon Talley指出,年齡歧視以及他過胖的外表,或許是《Vogue》決定無預警撤換他的理由,「改變當然是被允許的,但他們處理的方式很傷人,這也是為何我決定把它說出來的原因,康泰納仕集團(Condé Nast)的企業文化經常很殘忍,非常兇殘、冷酷,就像魚總是從頭開始腐壞,對吧?」

「當初他們開除黛安娜佛里蘭(Diana Vreeland)的時候,就立刻把門鎖了起來,也不告訴她她已經被開除了,只是說她必須離開,接著她來上班時,才發現門是被鎖住的,辦公室的裝潢也從紅色變成米色,這非常冷酷,這個世界非常殘忍,我想比任何其他領域都要殘酷得多。」André Leon Talley說。

姐就是敢!「時尚太后」黛安娜佛里蘭的審美觀:如果沒有風格,你誰都不是

André Leon Talley表示,這種冷酷的作風,與《Vogue》平時辦公室內對人際互動的要求背道而馳,「這實在非常偽善,表面上大家總是非常有禮貌、打扮得體、精緻。《Vogue》的空間裡有一套關於禮節、教育、態度的標準,但它只是表面上追求正確罷了,完全沒有進入人們的內在,康泰納仕集團對待人們的態度非常糟糕,而且這個風氣是從上層開始的。」


時尚界第一位黑人編輯

André Leon Talley的時尚生涯始於1973年,當時他在取得藝術碩士學位後隻身前往紐約,申請成為在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服飾典藏館擔任顧問的《Vogue》前總編輯黛安娜佛里蘭的實習生,協助她策劃年度展覽《好萊塢浪漫迷人設計》(Romantic and Glamorous Hollywood Design),在策展順利完成後,黛安娜佛里蘭引薦他去藝術家安迪沃荷(Andy Warhol)的工作室以及旗下的《訪問》(Interview)雜誌工作,從此開啟他的時尚編輯之路;1975至1980年間,André Leon Talley在《女裝日報》及《W》雜誌擔任記者,頻繁地來往紐約和巴黎報導服裝秀,但也是在這個時候,他開始明顯地感受到自己因膚色在工作崗位上被另眼看待。

黑人登封面、啟用豐腴模特兒…你以為時尚圈已經夠包容?其實一切都是假象…


「人們對我做了許多事,但我已經原諒他們了,書中有些事你會難以想像,那些關於種族歧視,還有其他事情,你們很難理解我活到71歲經歷過什麼。」他說,「當我坐下來回想豐富的一生時,我想分享的是生命中最棒的時刻,以及過去面臨過的困境。」

對André Leon Talley而言,撰寫回憶錄最重要的目的,是希望能藉由分享自己是如何作為一個異類在時尚出版文化中生存的經驗,來讓更多與他有相似背景的年輕人得到啟發。

「藉由我的時尚編輯生涯,我希望能讓未來的世界知道,只要你夠堅強、對自己有信心,就一定可以在惡劣的環境下存活。我的目標是,當我不在這個世上了,人們會走進圖書館,閱讀這本書,然後覺得被鼓舞。」André Leon Talley說。

資料來源:The New York Times、Times、W Magazine、WWD

(本文版權為《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所有,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廣告、專案等商務合作,請發信至:[email protected]

關於時尚惡魔Anna Wintour 21件你可能不知道的事
大蒜洋蔥不要來《時尚惡魔的盛宴》安娜溫圖辦桌菜單眉角多
Anna Wintour談快速發展的媒體與時尚 「人才陷入時間不夠的惡性循環裡。」
打破種族藩籬!《時尚教父的福音》見證《Vogue》前編輯顧問André Leon Talley的崛起與沒落
一生都在挑戰時尚圈的殘酷與現實!《Vogue》前編輯顧問André Leon Talley:我靠自己爬上來,也會獨自走下坡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為宏麗數位創意股份有限公司旗下最具時尚商業知識的線上媒體,我們從人文角度出發,報導國內外優秀的時尚與娛樂產業工作者及創意人士,推動台灣新銳品牌,探索影視美學…期望透過我們深入淺出的介紹,讓業內人士或產業門外漢都能對相關領域發展和脈動有更深入的了解與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