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服自己,才能說服觀眾 《一把青》、《斯卡羅》造型指導姚君的戲服哲學

我們想與你分享的是...

金鐘獎造型師姚君,
曾參與過包括《一八九五》、《海角七號》、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以及台灣人熟悉的《一把青》、《斯卡羅》等影視造型製作,
非常擅長為時代劇角色設計造型,
而對姚君來說,要成功為戲劇角色製作合適的造型,
除了鉅細靡遺的考證以外,
還必須在「歷史」與「創作」中找到平衡。

(本文版權為《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所有,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許多演員都曾說,每當穿上符合時代氛圍、角色特質的戲服,融入角色的過程就已完成一半,而要打造成功的影視作品,讓觀眾進入故事的時空,首先一定要看見那個時代的衣服,才能顯得逼真,但許多人不知道的是,合適的戲服,絕不只需要符合時代的服裝,而是必須全盤考量故事發展、角色性格,以及演員自身風格的細膩工作。

戲服設計師姚君,就有這樣獨特的眼光。從事造型設計工作近30年的她,過去曾參與《一八九五》、《海角七號》、《聽說》等國產電影,更曾與加入李安導演《少年PI的奇幻漂流》,擁有和國際造型團隊合作之經驗,與曹瑞原導演合作過的作品包括《孽子》、《孤戀花》、《一把青》、《斯卡羅》等,2016年,她以《一把青》成功拿下金鐘獎最佳造型設計;近期即將上映的作品還有公視所製作的《茶金》。

作為戲服設計師,要為時代劇製作符合歷史,但又合乎角色特質,而且能引起觀眾共鳴,讓觀眾能藉由視覺來認識劇中人物,姚君不僅要擁有豐富的知識、鉅細靡遺的考證精神,還要對劇本有深度的理解,更要了解演員的風格,與劇組、演員進行良好的溝通,最後還必須依靠對故事的感受與想像力,以創作填補資料不足的部份,是相當繁複、需要品味,且耗時的工作。

1632965545782.jpg
戲服設計師姚君。(圖/BeautiMode)

鉅細靡遺的考證:看不見的,不代表不存在

擅長為時代劇製作造型的姚群,對於歷史考證非常在行,從《孽子》開始,到後來的《孤戀花》、讓她拿下金鐘獎最佳美術設計的《一把青》,以及近期造成風潮的《斯卡羅》,在服裝的考證,特別是原住民服飾的研究上,也耗費了大量的時間。

「我們目前看到排灣族服裝的資料,都是北排灣,而不是《斯卡羅》故事裡的南排灣。」姚君說。

由於南排灣族的服飾資料較少,因此在前置作業時,造型團隊用了幾個月的時間,蒐集大量關於南排灣原住民的歷史文獻、畫稿、照片、典藏品等史料,也特別拜訪部落耆老,參考他們收藏的古董服飾中,也向長老請益傳統服裝的製作方式與款式,只為能製作符合史實的服裝。

1632970400535.jpg

然而,即使順利蒐集到許多資料,姚君對於是否該直接依據這些資訊來製作服裝,卻感到非常遲疑,因為絕大多數的史料,都是來自1895至1900年代日本人類學者蒐羅成果,與《斯卡羅》故事發生的1867年,相距超過25年之久,直到導演曹瑞原的一席話,才打消她心中的疑慮

「曹導對我說,『看不見的,不代表它不存在。』」姚君說,「我不知道這句話對其他人的意思是什麼,但對我來說,導演他的意思是,我過於執著於要用沒看見的事物,來印證看得見的資訊,而他那句話,令我頓時恍然大悟。」姚君說。

「這就像是,25年前我們母親輩的服裝,在25年後的世界仍然很常見,特別是在19世紀的台灣,那個物資缺乏的時代,30年前的物品,當然有可能被保存到它被紀錄下來。」她說。

說服自己,才能說服觀眾

這種對史實與細節無比堅持的精神,讓姚君在欣賞戲劇作品時,有時會因為妝髮服裝有點不對就出戲,而對於自己負責的服裝,態度自然格外認真,即使有時在製作服裝時面臨危機,仍然不願妥協,因為對她而言,服裝的真實度要先能說服自己,才能說服觀眾。

「我們在製作蝶妹的族服時,曾經面臨一個危機。」姚君說。

《斯卡羅》中的排灣族服裝,不論是裝飾、刺繡,還有布料的顏色,都有嚴格的階級區別,姚君表示,排灣族的傳統服裝,以苧麻與棉混紡製成,顏色以黑、藏紅、淺黃、青藍色為主,其中黑色、深藍色、大紅色只有貴族可以使用,刺繡繡線則是紅、橙、黃、綠四色。

1632967281533.jpg

在製作戲服時,為了讓服裝在鏡頭下顯得自然,服裝在完成後,還必須經過「砂洗」,藉高溫與撞擊,增加衣服的陳舊感,但也就是因為這不可缺少的環節,令蝶妹的戲服一度出現危機,因為原本飽和的靛藍色,被砂洗成淡了好幾個色號的青藍色,而且更糟的是,當時距離定裝只剩下兩天,離拍攝前導片只剩一週。

「結果定裝的時候,導演卻覺得蝶妹那件被砂洗壞的衣服很好看。」姚君說,「我說不行,這絕對不行!因為排灣族有固定的傳統用色,以寫實為基礎的戲不能打破他們的文化。」

「所以隔天,我就立刻重新買布料、砂洗,把布料寄到南部請工藝師完成刺繡,趕在前導片拍攝前一天完整這套服裝。」她說。


在「年代考證」與「二創美學」間尋找平衡

在大部份的情況下,引人入勝的戲服設計,不僅要符合史實,也必須迎合現代人的審美眼光,否則即使服裝完全符合史實,若美感與觀眾相去太遠,反而不利於戲劇表現,姚君過去在製作《一把青》時就曾分享過,二戰時期的服裝,不管是軍服還是旗袍,線條都非常寬鬆,因為在打仗時人們不會特別在意美感,但在設計戲服時,若在服裝輪廓上寫實,就很難透過螢幕,就很難引起觀眾共鳴,因此後來她與曹瑞原導演,將《一把青》的服裝定調為「年代的二創美學」,讓戲服的線條修身,以符合現代人的審美觀。

同樣的原則,也適用於《斯卡羅》中的美軍與李仙得(Charles W. Le Gendre),為符合現代人的審美與拍攝的需求,李仙得的服裝在款式上雖然完全參照19世紀西方男性的典型穿著,但在版型、線條的表現上仍然有些許的調整,將150年前較方正的外型,改為現代觀眾習慣的修長輪廓。

1632969533984.jpg
李仙得(法比歐飾)在《斯卡羅》中的服裝雖然是典型的19世紀男子裝扮,但服裝輪廓有依據現代人的審美進行調整。(圖/公共電視)

19世紀美軍的制服體系則更加複雜,不僅有南軍、北軍之分,還有正規軍、民兵的差異,因此姚君的團隊耗費大量的時間與精力,最後依據美國租借而來的服裝,來確認布料種類、用色,以及服裝的開衩、綁繩等細節,並且將服裝輪廓改為修身的外型。

1632969995397.jpg

相信自己的直覺,以專業進行溝通

對細節、史實無比堅持,同時也對自己的眼光充滿自信的姚君,在製作服裝時,有時也會遇到與演員、導演意見不同的時候,不過秉持著對服裝敏銳的直覺以及專業的精神,姚君仍然得以將服裝作為橋樑進行溝通。

她分享道,在製作《一把青》時,自己與曹瑞原導演曾經就女主角朱青(連俞涵飾)的服裝,出現相當大的意見分歧,因為曹導最初將朱青設定為如奧黛莉赫本(Audrey Hepburn)一般摩登女性,希望她在片中穿著褲裝,但姚君在與連俞涵碰面後,卻認為她的外型與氣質非常適合裙裝,但幾經溝通後仍然無法說服導演。


姚君回憶,曹瑞原最初設定「一把青」的朱青,應該要著當時的褲裝,展現如奧黛麗赫本風格的俐落新時代女性模樣。但她與演員連俞涵見面並聊聊後,認為對方形象適合裙裝且更能顯現身材優勢,經過幾次溝通,姚君與曹瑞原仍沒有取得共識。

「所以後來我做了褲裝的設計,但仍然保留我的裙裝,直到定裝當天,才告訴導演,我們還有準備裙裝。」姚君說,「兩個造型都試了之後,他覺得裙裝的造型也不錯,但在開會之後,他仍然決定讓朱青穿褲裝,不過在拍攝時,我仍然請助理把裙裝帶上。」

「結果拍攝當天,我們先穿褲裝拍攝,結果曹導忽然問我,有沒有帶朱青的裙裝,在重拍之後,他看見畫面後,就改變主意了,後來朱青全都穿著裙裝。」她說,「我覺得這就是,讓服裝成為溝通的管道,讓衣服發揮它彰顯優點、掩飾缺代的效果,達到最佳的效果。」


採訪編輯:BeautiMode

(本文版權為《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所有,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廣告、專案等商務合作,請發信至:[email protected]

一針一線都有依據!《斯卡羅》完美復刻原住民精緻工藝
總兵大人好威風!《斯卡羅》黃健瑋威武甲胄背後的辛苦真相
一部左右台灣命運的史詩!看《斯卡羅》前,你可以知道的9件事
在族群夾縫中一心求存!《斯卡羅》「水仔」吳慷仁戲服有這些巧思
卓杞篤造型最昂貴、蝶妹戲服洗出危機!盤點《斯卡羅》5大服裝之最
《斯卡羅》法比歐腫脹左眼有玄機!臨演避免礁岩刮傷腳的法寶竟然是……
一顆鈕釦、一枚旗徽都斤斤計較!難度不亞於原住民服飾的《斯卡羅》美軍制服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為宏麗數位創意股份有限公司旗下最具時尚商業知識的線上媒體,我們從人文角度出發,報導國內外優秀的時尚與娛樂產業工作者及創意人士,推動台灣新銳品牌,探索影視美學…期望透過我們深入淺出的介紹,讓業內人士或產業門外漢都能對相關領域發展和脈動有更深入的了解與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