砸重金升級硬體、打造沉浸式首航派對!2020臺北時裝週有了這些改變,那明年呢?

(本文為《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與臺北時裝週合作文章,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2020年的臺北時裝週,整合了文化部、經濟部、教育部、原住民族委員會與臺北市政府各方的資源,自9月25日至10月31日,安排了近40天不間斷的活動,從信義香堤快閃店、社群風格名人學院、設計師時尚限定店、東區臺北時尚街頭秀與時裝設計新人獎等活動暖身,10月6日在松山文創園區舉辦的「春夏時尚首航派對」揭開時裝週的序幕,接連五天登場的16場臺灣設計師品牌秀、兩大主題秀,超過40個品牌共襄盛舉,最後再以國際時尚論壇、臺北時裝週 x FNO時尚大秀為時裝週畫下句點。

或許有些人不清楚,臺灣其實中央與地方皆以時裝週為名來舉辦各式相關活動,其中還包括紡拓會主辦的設計師B2B(Business to Business,企業對企業)買家宣傳與採購。臺北時裝週,從2018年首度開辦,今年見到較往年更完整的整合,其中的幕後推手就是康泰納仕樺舍集團董事總經理,同時也是本屆臺北時裝週的計畫主持人劉震紳(CM Liu)。

主導臺北時裝週 一切只為實現理念

對時尚迷來說,康泰納仕(Condé Nast)旗下的《Vogue》、《GQ》等雜誌絕對是指標性的刊物,但許多人未必知道,除了時尚期刊外,臺灣康泰納仕集團旗下還有為客戶提供公關、代客溝通與活動企畫的樺舍全媒體(以下簡稱樺舍),不僅曾承接香奈兒(Chanel)、萬寶龍(Mont Blanc)、卡地亞(Cartier)等國際品牌客戶的公關活動,每年也會協助執行Vogue Fashion's Night Out全球購物夜(簡稱Vogue FNO)活動,2019年10月掀起網友熱議的星宇航空(Starlux Airlines)有型制服,當時的JX Style制服暨機艙發表會也是由樺舍執行,是一家獨立且具規模與歷史的整合行銷公司。

Vogue FNO全球購物夜活動,由《Vogue》美國版總編輯Anna Wintour在2009年所發起,希望幫助受到金融海嘯衝擊的時尚產業,以行動鼓勵消費,戰勝不景氣。《Vogue》國際中文版從2009年起,每年定期舉辦FNO,而樺舍從2018年起,連續三年取得臺北市文化局的臺北時裝週承辦權,為了讓臺北時裝週可以在快速的時間,獲得聲量、聚集專業人才、產業人士的投入支持,並且具備國際化以及品牌的響應支持,於是將Vogue FNO活動整合進臺北時裝週,擴大舉行,以FNO多年來累積的資源與經驗,加乘效應,讓臺北時裝週在短短的發展萌芽階段裡,快速發展。

台灣設計師林尹培袞操刀制服 星宇航空以未來科技重返美好年代

至於文化部的臺北時裝週,樺舍過去兩年皆與其他單位合作,今年幾經評估,終於決定獨自投標,也順利取得文化部和臺北市文化局的臺北時裝週承辦權。

「老實說,我一開始並沒有想要出來標這個案子(文化部的臺北時裝週),因為我一直覺得時裝週是大家的事情,它不是一個人的事情。」劉震紳說。

劉震紳解釋,Vogue FNO自金融海嘯舉辦以來,從未中斷過,後來持續與臺北市政府保持密切的合作,也為臺北市文化局執行了兩屆的臺北時裝週,自己其實從未缺席臺灣時尚產業的發展。

「本來沒有想要一把抓,但還是會發現,你的理念或想要呈現的樣貌,與其他人不太一樣。」劉震紳希望藉由康泰納仕集團的媒體資源與國際關係,以及執行力強的樺舍全媒體團隊,為時裝週帶來新氣象,「想要把理想中的想法實踐,光在旁邊說三道四無濟於事,還是得親自捲起衣袖、把手弄髒。」

「對我而言,辦臺北時裝週很重要的是,它必須對設計師有幫助,以及民眾是否透過這些活動更認識臺灣的設計師與品牌,甚至臺北時裝週本身。」劉震紳說,「我一直希望把臺北時裝週打造成一個IP(intellectual property,智慧財產權)或是品牌,或許未來臺北時裝週能有自己的聯名商品或更多延伸性的商業做法。」

找出時裝週各項活動的目的與定位 做出差異區隔

文化部和臺北市文化局的臺北時裝週都有秀,雖然都是展現臺灣的時尚品牌,但兩者所要達成的目標卻不盡相同,劉震紳也試圖將兩者的呈現做出差異區隔,「我很努力在想,什麼形式是最適合的,所以文化部的開幕活動以派對形式呈現,並藉由沈浸式體驗讓觀眾更能感受時尚,藝名人並非這場的重點。」

文化部的臺北時裝週,以「時尚即是文化」出發,更重視臺灣時尚產業整體發展與產值,增加本土品牌的國際知名度,進而吸引國際買家,因此在策畫時,重點集中在設計師的創意能量,以及服裝的市場潛力。

臺北市文化局重視的是城市行銷與市民參與,因此在規畫時,刻意與臺北市內的地景結合,例如市政府廣場前的封街走秀、臺北101點燈,並且邀請眾多明星及藝人表演等,目標是將臺北市打造為「時尚之都」,尤其參與的設計師為創立五年以內的新銳設計師,更需要透過其他的包裝方法,讓大家記住這些設計師作品和品牌。

「我必須說,我好久沒有當類似專案負責人的角色了。」過去曾從事精品公關工作長達十多年的劉震紳坦言,自己擔任集團董事總經理後,出席自家活動大多只需要和長官們交際應酬即可,這次為了時裝週,竟然還親自出馬,看流程、開會等,劉震紳對自己的要求和所承受的壓力,可見一斑,真的不能做不好,「如果我沒辦法把兩邊都做好,沒有私心,甚至做出差異,我不但對不起他們,而且我的一世英名就毀了。」

左起為Vogue董事總經理劉震紳、臺北市政府副市長蔡炳坤、藝人鬼鬼及吳卓源、文化部文創發展司副司長_陳芝儀,LEXUS長官_王立仁部長_出席2020臺北時裝週_X_VOGUE_FNO記者會.jpg
康泰納仕樺舍集團董事總經理劉震紳(左一)表示,臺北市政府文化局的臺北時裝週以城市行銷為目的,對引入商業機制較為開放,推廣臺灣設計師品牌的文化部臺北時裝週,也可以參考類似的模式,引進更多商業機制。(圖/臺北時裝週)

把錢花在刀口上 打造臺灣最優秀時尚舞台

樺舍吸取過去經驗,這次在軟、硬體上,均有不同的突破。在硬體上,為了讓臺北時裝週能有不輸國際水準的體驗,在規畫秀場與展場時,特別加強了對燈光、音響等設備的投資。

樺舍總監特別助理林宇慶(Rin Lin)表示,這次樺舍在硬體上引進大量歐洲製的高規格燈具,超過兩百多盞昂貴燈具,加上符合國際水準的秀台長度與寬度,解決松菸四號倉庫品牌秀場地硬體品質的問題;而松菸多功能展演廳的數位主題展演會場,一進門看到的四面大型LED螢幕牆,所費不貲,再加上之後各個品牌在此進行展演,也安排了不同密度和規格的燈光設備。

懸日航站_數碼之門_.jpg

「老闆從多功能展演廳出來的第一句話就是:X,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會沒錢了!」樺舍整合行銷公關副理楊宗翰(Heimu Yang)笑著說。他表示,為了營造良好的展場空間,籌備後期在原本規舉的硬體之外,許多場地額外追加了更多設備,只為讓設計師的創意能有更好的呈現。

有鑒於過往活動多採人工報到作業模式,導致接待處大排長龍,賓客等候過久,本屆臺北時裝週也特別客製數位報名及報到系統,大幅縮短入場時間,同時更符合疫情時期的實名制控管。

「我可以負責任地說,我們100%把預算毫無藏私地花在刀口上了。」劉震紳透露,預算和呈現出來的質感絕對是正相關,也因此才會決定不惜成本,再加上有些活動舉辦在室外,當時天氣狀況不甚理想,還得做好雨天備案的準備,「像王太太的兒子Harry(編按:Harry為夏姿陳執行長王子瑋,是創辦人王陳彩霞的二兒子)看到我就說,他從來沒有看過臺灣的秀,燈光、音響是有國際水準的,他覺得我們真的很了不起。」

在紐約時裝週辦服裝秀要花多少錢?業界人士算給你看!

1.jpg

2020-10-03-092329859.jpg
為了讓臺北時裝週有不失國際時裝週的觀秀體驗與視覺呈現,樺舍為松菸四號倉庫設置了超過兩百盞高級燈具,以及符合國際規格的秀台。(圖/臺北時裝週)

長期拍攝國際時裝週,擁有超過30年經驗且連續在2019、2020兩年均擔任臺北時裝週官方攝影師的麥羨雲,也認為今年品牌秀的燈光,較過去有大幅的改善,而好的燈光對時裝週的宣傳效果非常重要。

「燈光是攝影的必要元素,好的燈光從照片裡就看得出來。」他說,「而對時裝週來說,影像是非常重要的,因為現場的觀眾有限,而照片才是後續曝光時大家可以看見的材料。」

燈光化妝師!如何打光才能讓演員看起來更年輕或蒼老?

與家具融為一體……Seivson反思居家隔離生活_逗趣設計預示末日後的未來3.jpg
臺北時裝週官方攝影師麥羨雲大方分享自身經驗,建議秀導如何調整服裝秀燈光,好讓秀照能有最好的呈現。(圖/臺北時裝週)
防護衣面料也時尚!攜手臺灣大廠打造旅行衣_Damur黃世舜:設計師的價值在於能為世界做點什麼!4.JPG
麥羨雲建議#Damur秀導可拉長舞台亮部的燈光範圍,讓模特兒走到定位時,攝影師便可立即補光拍攝。(圖/臺北時裝週)

除了燈光與數位設備外,為了讓設計師有充足的空間準備時裝秀,這次在觀眾與攝影機拍不到的後台,也特別擴大空間,並且設置了充足的設備,曾在紐約時裝週工作過的林宇慶表示,這次臺北時裝週的後台規模不遜於國際,甚至更加寬敞舒適。

YEN_DSC_5697.jpg
2020年臺北時裝週後台提供品牌充足的空間與良好的硬體,讓模特兒可以不用在人擠人的環境處理妝髮。(圖/臺北時裝週,Yen呂信彥攝)

messageImage_1603994184074.jpg

「國際時裝週後台為了方便多數是簡配,但這次我們提供的是完整的硬體,而且在松菸四號、五號倉以及多功能展演廳都有設置後台,所以可以讓三個品牌同時進行妝髮。」林宇慶說。

「不論是動態秀、靜態展,以及其他基本設施,今年的臺北時裝週有非常大的進步。」臺灣設計師品牌Douchanglee共同創辦人竇騰璜表示,「這次給人的感覺,是臺北時裝週整合國內設計師的模式已經逐漸成型了。」

擺脫制約,走入自然,看向宇宙!Douchanglee 2021春夏反思人類處境


突破時尚同溫層 帶動社群全民參與

除了硬體設備的升級,這次臺北時裝週在軟體上也採取了與以往不同的作法,其中最令劉震紳感到驕傲的,莫過於首日登場的「懸日航站」首航派對,不同於以往單純的演出、走秀,這次採用模糊表演者與觀眾界限的「沉浸式」展演,將不同風格的設計師服裝融入與賓客互動的表演之中,不僅令參與者留下深刻的印象,也在社群網站上成為話題。

「我們花了許多時間思考臺灣有哪些優勢,可以成為臺北時裝週的亮點。」劉震紳說,「而今年我們覺得非常可惜,因為疫情的關係,外國人無法來臺灣參加臺北時裝週。」

儲備能量向未來進發!臺北時裝週「懸日航站」首航派對帶你升空啟航!

臺北時裝週起步較晚,想要突顯出自身的特色,就必須要跳脫傳統的框架來思考。劉震紳認為,臺灣成熟的品牌雖然不如國外多,但卻有先進的互動科技,以及優秀的表演、視覺藝術人才,因此才有了與眾不同的沉浸式首航派對,藉由表演者與賓客互動的方式來呈現服裝,而與眾不同的首航派對,也為接下來幾天臺北時裝週動、靜態展演帶來不錯的人潮。

20201010_193319.jpg
在松菸四號倉庫舉辦的臺北時裝週品牌秀,秀前總能看到在現場排隊等待候補進場看秀的民眾。(圖/臺北時裝週)

劉震紳表示,最令他感到驚訝的是,為了喚醒永續時尚意識,這次臺北時裝週邀請最近話題人物萬秀洗衣店的主理人擔任官方永續大使,並在活動會場設立「Re:Cycle舊衣回收桶」,鼓勵人們捐贈春夏搭配服飾兌換臺北時裝週限定版中衛口罩,而民眾的反應也熱烈得超出預期。

「我真的不知道大家是從哪裡得到這個消息,每天都大排長龍,不到10分鐘口罩就全部被拿完了,所以看來我們的社群操作的確有突破同溫層。」劉震紳笑著說。

兩老超爆Q!IG爆紅「萬秀的洗衣店」84歲高齡還超時尚,網友:「兩人的穿搭跟互動我超愛!」

走自己的路 「虛實合一」展演贏得國際聲量

與首航派對同樣備受矚目的,還有本屆因新冠肺炎疫情而設立的品牌數位展演,劉震紳解釋,最初將數位展演納入時裝週日程,是因為在規畫初期,不確定時裝週舉辦時臺灣的疫情會如何發展,因而誕生了本屆時裝週首創的「懸日航站」,一個結合多媒體、裝置藝術、服飾作品的複合展演空間。但在開始著手製作之後,卻發現對於年輕品牌而言,「懸日航站」內多媒體、走秀合一的展演形式,讓觀眾能近距離在藝術展間中欣賞作品,反而更能突顯年輕設計師的創意優勢。

「懸日航站並不是完全的數位,可以說是全新的嘗試,而且意外地變成一種另類的策展形式。」林宇慶說。

林宇慶解釋,國外各大時裝週的雖然也會設立靜態展,但多半就是把服裝展示在showroom或會場內,而不會特別為服裝去製作符合時裝風格的故事性場景,因此這次數位展演的「虛實合一」形態,或許是未來臺北時裝週可以持續發展的獨特模式。


獨樹一格的展演形態,除了在社群成為話題外,也引來國際時尚媒體的關注,林宇慶表示,為了推廣臺北時裝週,這次樺舍不僅委託紐約的公關公司進行國際媒體操作,讓時裝週日程登上Fashion Week Online與Modemonline.com,也在康泰納仕內部向其他國家的編輯推薦臺灣設計師的作品,獲得十分正面的成效。例如:《Schön!》雜誌報導了臺北時裝週的訊息;德國、美國、義大利《Vouge》網站刊登了臺北時裝週的相關報導。

「我們一直都覺得,臺灣其實不需要走四大時裝週的老路,因為我們的歷史、文化背景與他們都不一樣,設計師品牌的歷史也不同,所以不必特別去模仿別人,而是走出自己最適合發展的模式。」劉震紳補充。

直搗後文明世界荒涼與生機!臺北時裝週揭示人類的未來 冬眠艙中的服裝代表著什麼?

與時間賽跑!兩個月內打造一場時裝週

一個活動要獲得斐然的成績,必然要有適當的籌備時間與充足預算,但由於2021SS臺北時裝週是由文化部發包的採購案,樺舍在8月初確定得標後,就開始與時間賽跑,再加上參展的設計師品牌必須經過公開甄選,讓籌備的過程變得更加緊張。

「時間不夠,是我這次覺得最痛苦的事。」劉震紳說,「我們只有兩個月的時間來籌備時裝週,加上到9月才確定設計師名單,所以團隊真正與設計師溝通的時間只有1個月,相對地,設計師也只有1個月的時間來準備服裝。」

籌備時間短促,樺舍團隊只能憑過去舉辦活動的經驗,以及付出更多心力與設計師、團隊成員進行溝通,「時間不夠,我們就只能把自己的時間花更多!」林宇慶笑著說,「我們很幸運,這次的執行團隊絕大多數是公司內經驗豐富的同仁以及有在國外時裝週工作的經驗,所以雖然時間倉促,大家還是可以快速進入狀況。」劉震紳也補充,很感謝兩位協同計畫主持人溫筱鴻與吳世家的大力支持與無私付出,中間許多困難才得以順利解決。

32.jpg
臺北時裝週籌備時間只有兩個月,所有工作人員都在與時間賽跑。(圖/臺北時裝週)
20201002_175118.jpg
此為「原始直覺」展間以銀白色流蘇模擬山林間的飛瀑,面對滿生機的植株,讓展示於期中的服裝有如太空艙中沉睡的星際旅人。(圖/臺北時裝週)

設計師品牌Just In XX從2018年起,連續三年參與文化部的臺北時裝週品牌秀,品牌營運長童怡瑋認為,這次承辦單位在時裝週前安排了硬體設備的討論會議,因此在秀場的燈光設備上的規劃,有大幅度的提升。但美中不足的是,賓客邀請這次因應疫情的關係,改採實名制,憑預先發送的QR Code入場,這確實是比較接近國際時裝週的入場配套措施,不用實體邀請函或是入場憑證,也是比較永續的做法,但在展場設計規畫上,還是看不到太大幅度跟上國際時裝週永續/可持續發展的策展趨勢。

另外,掃描QR Code入場,在實務執行上仍有需要克服的部分。這次臺北時裝週是由參展品牌提供邀請名單後,由承辦單位統一發送QR Code,但品牌方無法明確得知QR Code預計發送的時間點,因此當賓客向品牌方反應未收到QR Code時,品牌方難以確認究竟是尚未發送或是漏發。再者,QR Code掃描後顯示的座位,會出現與原本設定有出入的情況,像是原本被安排在頭排的賓客,會發現在現場掃描後,被安排到站票或者末排的狀況。

哪個職位是時尚產業中最辛苦的?穿戴式時尚手環測給你知!

做場不一樣的秀!眾名人捐衣力挺又走秀_設計師周裕穎:我想重新找回九〇年代服裝啟蒙時的感動_周裕穎設計師的太太,品牌員工與實習生攜手謝幕_.jpg
Just In XX以永續支線副牌Luxxury Godbage於2021SS臺北時裝週發表,品牌營運長童怡瑋(中)率領品牌員工與實習生一同謝幕。(圖/臺北時裝週)

這次結束了,下次呢?

文化部以標案的形式發包臺北時裝週,籌備時間短暫,每屆得標單位未必相同,長期而言,也為時裝週蒙上經驗難以傳承的隱憂,因此連續在2019、2020年擔任臺北時裝週官方攝影師的麥羨雲就表示,時裝週要持續成長,格外需要累積實務經驗,因此他建議未來時裝週的籌辦權,或許可以交給政府之外的第三方組織,讓策畫時裝週的經驗得以完整傳承。

「主辦米蘭時裝週的是義大利國家時裝協會(Camera Nazionale della Moda Italiana),巴黎時裝週則是法國服裝工會(Fédération Française de la Couture),幾十年來都是同一個組織,這些組織手上累積了全世界媒體的名單,每次在時裝週前半年,有時甚至一年前就已經擬好日程、發出邀請,這樣大家才有足夠的時間準備,但現行的制度沒辦法做到這樣。」麥羨雲說。

由第三方組織籌辦臺北時裝週,不僅有利於傳承經驗,也能夠解決由企業競標而引發的「門戶之見」的問題,在今年9月2日由立法委員吳思瑤舉辦的「時尚跨界整合旗艦計畫檢討公聽會」中,許多設計師也提出類似的看法。文化部曾提出幾個可行的方向,像是在現行公法人基金會下組成獨立執行委員會的「金馬執委會模式」,或是民間自發籌組聯盟組織的「臺北書展基金會模式」,這兩種模式仍待文化部、經濟部與時尚界再行研商、整合。雖然成立一個新組織的架構與相關規範還茫然未知,但公聽會上已訂下了預計於2023年上路的目標。

2020年的臺北時裝週,雖然也獲得不少的媒體聲量,但依舊可發現部份媒體在報導上缺席的現象。劉震紳透露,自己在時裝週前,特別寫了一封文情並茂的信給各大時尚國際中文版總編輯,說明自己不是用《Vogue》的角度在執行這次時裝週,希望大家能報導臺北時裝週的優秀品牌,幫助臺灣的時尚產業讓更多人認識,「如果消費者喜歡設計師的作品,會以行動去購買,這樣也可能幫助到我們這些媒體,因為這些設計師品牌未來也可能成為我們的客戶。」他也認為,臺北時裝週要成功,必須要讓更多的商業機制進入,「越多人進來,越多的民間品牌可以投入,臺北時裝週才會越來越蓬勃,能見度越來越高,大家才會覺得這個地方很有趣。」

百花齊放、持續在媒體上曝光,不但能提高一般人對本土設計師的認同度,更能建立臺北時裝週對國內潮流,乃至於國際潮流的影響力,長期下來,就能將臺北時裝週打造為具辨識度與知名度的品牌,設計師竇騰璜表示,「目前臺北時裝週仍處在整合設計師的階段,只要能持續改善軟、硬體,以及獲得媒體曝光,時間長了,各界自然會意識到,臺灣有一股時裝勢力存在。」

Just In XX品牌營運長童怡瑋則認為,有更多民眾和企業品牌透過三年的累積認識到臺北時裝週,整體來說,透過文化部的監製指導,每年都還是持續在累積經驗以及成長,「期待未來臺北時裝週的表現,也期望未來臺北時裝週能夠在國際中有自己明確的定位與特色。」

長期、持續的臺北時裝週,不僅能夠建立臺灣時尚的形象,也是臺灣設計師能否「賣向國際」的關鍵,因為依照目前全球時尚界的採購慣例,買手在各大時裝週見到具潛力的品牌後,其實不會立刻下單,而是會在接下來幾季持續觀察該品牌的發展狀況,確定品牌有長久經營的能力後,才會考慮採購,因此從永續經營的角度出發,或許可以開始思考,在臺北時裝週逐漸成熟,不再需要仰賴政府扶持之後,未來是否能建立不同於現行制度的籌辦模式,如此一來,才能確保有朝一日,文化部若不再編列預算,屆時臺北時裝週仍然能作為本土設計師的媒介,繼續讓臺灣時尚發光發熱。

採訪編輯:BeautiMode
資料來源:臺北時裝週

(本文為《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與臺北時裝週合作文章,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廣告、專案等商務合作,請發信至:[email protected]

臺北時裝週台Way關不住 主題秀淪為品牌秀惹議
品牌經營不是辦完秀就結束!臺北時裝週如何助設計師「賣向國際」?
疫情摧殘後,誰才是最有價值品牌?時尚界「它」成長率竟超過七成?!
親切、居家還是熱情奔放?後疫情時代,慢時尚品牌最愛的顏色將會是?
撫慰徬徨靈魂 Weiyu Hung洪威宇攜《女神》首登臺北時裝週 渴望藉時尚重建人類社群
做場不一樣的秀!眾名人捐衣力挺又走秀 設計師周裕穎:我想重新找回九〇年代服裝啟蒙時的感動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為宏麗數位創意股份有限公司旗下最具時尚商業知識的線上媒體,我們從人文角度出發,報導國內外優秀的時尚與娛樂產業工作者及創意人士,推動台灣新銳品牌,探索影視美學…期望透過我們深入淺出的介紹,讓業內人士或產業門外漢都能對相關領域發展和脈動有更深入的了解與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