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霾籠罩仍持續前進!回首2021本土疫情對台灣時尚的影響

我們想與你分享的是...

2021年已接近尾聲,
回首這一年,影響臺灣
時尚最重大的事件,莫
過於5月中旬本土疫情
爆發!對於設計師而言,
疫情的爆發所帶來的,
不只是生活、工作上的
不便,甚至也危及品牌
的發表與生存!

(本文版權為《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所有,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如果要點出2021年,對臺灣時尚界影響最鉅的事件,那麼十個人之中,有九個人都會毫不猶豫回答:疫情!

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Covid-19)自2020年初蔓延世界,對全球時尚產業造成極大的衝擊,而一直以「防疫模範生」自居的臺灣,在2021年5月中旬,也迎來了本土疫情的爆發,令警戒提升至三級,不僅全國各級學校停止到校上課,沒有強制在家辦公的企業界,也紛紛自發改為在家辦公,在必須兼顧防疫與工作的情況下,身兼品牌主理人的設計師們,不但要肩負業績的壓力,仍然必須持續不斷地創作,只為讓品牌平安走出疫情的陰霾。

調整心情、勇往直前!

「人們減少外出、商場停業或縮短營業時間,這對營業額造成了一定的影響。」Douchanglee主理人竇騰璜、張李玉菁表示,「這種情況下,我們只能保持平常心,不要讓自己懈怠,盡可能維持往常步調」

把自然之美裁入服裝!Douchanglee模糊《虛實》交融人體與空氣


「有的時候,滿足感不一定要用金錢衡量。」JENN LEE李維錚說。

「其實在去年本土疫情開始前,我們的業績就開始受影響,但那個時候我們就把心態調整得很好。我們不坐等營業額上升,也不做任何的促銷,反倒開始用庫存與邊角料做成品牌經典的貝雷帽,在嘖嘖募資了18萬左右,扣掉成本捐出14萬給荒野保護協會。我認為在疫情之下,能夠為土地進一份心力,心裡會感覺很踏實!」

在本土疫情於5月爆發前,李維錚與先生Dennis Fei才剛迎來了兩人愛的結晶「費維寶寶」,在疫情升溫,大家紛紛自主減少出外後,她反而有了更多時間與寶寶相處的時間。

「3月時我剛生下寶寶,在家工作的日子中也有更多時間跟寶寶相處,所以我認為宇宙總是有他的安排,我也相信宇宙的安排都會是良善的!」她說。

爸爸媽媽寶寶一起來!JENN LEE滑板場演繹《家庭之愛》


INF設計師郭瑋,同樣也必須在門市業績重挫的同時,持續不斷地驅策自己創作。

「本土疫情爆發,相信對有經營店面、百貨門市的品牌都是巨大的影響,疫情管制下,銷售確實受到許多限制,如何提升網路業績、B2B國內外採購量,或是促成商業合作案,成為品牌們重大的課題;原物料進口也因貨運以及疫情的影響被迫放慢了腳步。」郭瑋說,「這段時間,唯獨我個人的心情沒有受到太多影響,對於一個沒有工作就可以宅在家一週不外出的人來說,疫情期間私生活是不會有什麼改變的!」


面對重挫的業績,由設計師劉子超、劉燕純、林宏諭經營的品牌UUIN,則採取逆勢操作的方式,在維持Pinkoi、Momo等網路通路銷售的同時,於9月在高雄漢神百貨設立了新據點。

「我個人心情沒有被影響,就是覺得戴口罩比較悶。」劉子超說,「我們的服裝製作進度也沒有被影響,因為我們的服裝全都是MIT,公司正常上班,所以開發進度沒有延後,生產也沒有delay!」

說一個台灣玉的故事 UUIN用服裝緬懷昔日花蓮玉石「淘金熱」


而對於一度採用分流上班的Wangliling汪俐伶來說,協調工作進度就沒有那麼容易了。

「因為工作室和家是上下樓層,所以我的工作室也等於是我的家,疫情期間對我個人來說,最大的不同就是要全程戴著口罩。」汪俐伶說,「不過,服裝不是一個人可以完成的,而且需要很多軟體、技術、機器和手工,分流上班是很大的挑戰。」


擅長以數位印花營造絢麗想像世界的Claudia Wang王子欣,同樣也認為疫情期間的宅居,對她而言,有沉澱、休養生息的益處。

「我們的服裝設計與創作,皆是以數位虛擬方式進行,其實前期的工作流程並未受到嚴重影響,打樣過程也已經數位化,所以在疫情來時,已做了充足的準備。」王子欣表示,「當然,服裝在實體製作上不可避免要仰賴實體工廠,這些進度難免延遲,但在製作流程上,其實不太有自亂陣腳的感覺。」

「在個人層面上,疫情反而讓我更重視生活品質,也讓我看出居家穿搭與習慣的重要性,我更加深入探討自身的心靈,甚至培養插花、植栽的興趣。」她說。

真人與虛擬模特兒同台走秀!Claudia Wang王子欣邀阿部瑪麗亞 同譜台灣時尚新頁


臺北時裝週:延續時尚產業正能量!

除了門市業績重挫、分流上班影響服裝開發、製作進度外,疫情期間設計師品牌面臨的另一個難題,就是訂於10月舉行的2022春夏臺北時裝週能否如期舉行。對此,文化部長李連權表示,自從5月本土疫情升溫以來,許多人對於時裝週是否能如期舉行,感到十分焦慮,但自始至終,文化部都沒有停辦時裝週的打算。

「我們的想法是,非萬不得已,時裝週不能停辦。因為時裝週要控制人流很容易,所以我們設定了幾個方案:照舊舉辦、座位間隔75公分、梅花座、不開放觀眾入場等等,但就是沒有『取消』這個方案。」李連權說,「因為我知道,臺北時裝週是臺灣的正能量,只要情況允許,就該持續下去。」

臺北時裝週已進入穩固期!文化部李連權次長:它是臺灣時尚的正能量


10月初舉行的2022春夏臺北時裝週,徵件期正值5月疫情高峰期,在無法確定時裝週能否如期舉辦的情況下,而對於品牌而言,是否要耗費時間、心力與成本投入臺北時裝週的準備,是必須妥善考量的重要決定。

「對我們來說,縱使有疫情,保持持續且穩健的發展與工作模式,還是最重要的。」談起品牌決定持續參與臺北時裝週,Douchanglee主理人竇騰璜、張李玉菁驕傲地表示。

「這其實也是在為疫情後的時刻作準備。」竇騰璜和張李玉菁說。


「臺北時裝週是一個初生品牌,這兩年來,透過各方的努力正在快速成長,未來走勢也令人期待,而且對品牌來說,它也是年度重大發表的場域。」INF主理人郭瑋說,「我們最大的願望,是希望透過每個品牌的努力與參與,來塑造一個社會現象,以及臺灣人對本土品牌的認知。」

「連續兩週的倫敦時裝週,我們都是在線上呈現。」JENN LEE李維錚說,「雖然BBC、美國英國日本的時尚媒體都對我們品牌有很高的評價;但身為服裝設計師,最滿足的莫過於看到服裝穿在人身上,並且用一場實體秀來呈現自己想傳遞的訊息。」


看不見的防疫準備:疫情下臺北時裝週

在疫情準時裝秀,絕不是件容易的事。但為了確實防疫,參與品牌必須嚴格遵守防疫規範,除了向臺北時裝週提交防疫計畫書,確實做好工作人員造冊、勤消毒、測量體溫、保持社交距離外,在活動開始前72小時內,參與者還必須全體進行PCR檢測以及快篩,為品牌增加了許多無形的壓力。

例如,在松山文創園區南向製菸工廠舉辦2022春夏大秀的Douchanglee,因為場地是長條形的舊工廠,為了讓賓座位區盡量散開,品牌讓每位觀秀嘉賓都坐在第一排,將Runway的長度延長至超過200公尺,是十分新鮮的嘗試!


INF主理人郭瑋也表示,因為這次品牌選擇在林安泰古厝辦秀,所以光是對所有參與工作人員進行造冊,就花費了大量的時間與精神。

「因為我們這次是在場外辦秀,工作人員將近150人,所以光是造冊就是浩大的工程。」郭瑋說,「而且因為官方規定,快篩必須是在活動前72小時,加上我們又同時參加了開幕秀和品牌秀,所以核心團隊在兩天內挖了兩次鼻孔,大家都覺得鼻子非常通透!」

李康生、納豆助陣!INF郭瑋以服裝翻轉「觀落陰」既定印象


實體?數位?後疫情時代,時裝秀的下一步

擔憂時裝秀成為防疫破口,令國際時裝週自去年開始,便紛紛引進了數位發表,很多品牌也樂於擁抱全新的發表形式,不過,對許多設計師而言,實體秀能帶來的臨場體驗以及瞬間的感動,是無法被數位科技所取代的!而對於臺北時裝週是否應引進實體秀,設計師們也有不同的看法。

「實體走秀和數位發表,對我們而言沒有什麼差別。」Douchanglee主理人竇騰璜與張李玉菁表示,「因為現在的時裝秀,都會轉為平面或動態影像,在媒體與社群網站上擴散,而不同品牌可以根據需求展現不同的風格。」

「不過,儘管數位的擴散效果不容忽視,Fashion People還是喜歡參加實體走秀,因為發佈會的儀式感與社交派對,是無法被網路取代的。」


已在倫敦時裝週用數位形式發表2021秋冬、2022春夏系列的JENN LEE李維錚,對於實體走秀也有十分深刻的感情。

「人與人的接觸更有真實感,也更有溫度。」李維錚說,「因為實體走秀能將夥伴聚集在一起,這種大家一起為一件事情努力的熱血精神,真的很美很快樂!」

此外,李維錚也透露,數位發表雖然有跨越地域、時間的優勢,且可以依據品牌的需求呈現各種風格,但也有意想不到的困難之處。

「我們兩次在倫敦時裝週的發表,都是用具有魔幻感的視覺,來呈現我們的作品。」李維錚說,「我認為數位發表,非常能夠呈現品牌的前衛、新穎態度,但是數位發表需要在大約一個半月前,就把所有服裝做完,讓影像處理有更多的時間做後置,在時間的安排上是非常大的挑戰。」

對於已經在2021秋冬,2022春夏季於紐約時裝週發表時尚影片的INF主理人郭瑋而言,實體以及數位發表之間的關係,其實與目前電影產業「實體劇院」以及「串流平台」間的競爭有些相似,彼此都有各自的優勢與劣勢。

「我認為,與其僵硬地思考哪種比較好,不如跳脫出來去思考,該如何結合兩者的優勢,汰換掉劣勢的部份,在兩者之中創造新的可能性。」郭瑋說,「因為設計師思考的,不只是服裝,品牌的每一次展演與發表,都是非常耗費心思的事。」

文化為底蘊,時裝為載體 INF將「觀落陰」帶進紐約時裝週

Just in XX主理人周裕穎則表示,對他而言,相較於發表形式,他真正在意其實是該如何完整地表達自己想說的故事。

「我還是喜歡看秀的那種感動,所以目前應該還是會以實體秀發表。」周裕穎說,「除非我找到一種夠酷、可以用畫面感動人的方式,我才會去用數位發表。」

兩個創作者的靈魂碰撞!周裕穎用「旅人」重現江賢二大師藝術旅程


今年首次參加2022春夏臺北時裝週,同時發表30套實體、12套虛擬服裝的Claudia Wang王子欣,也同意時尚界可以嘗試營造不同的觀秀體驗。

「實體秀無法被取代,但我認為,傳統的走秀形式可以被改變,去嘗試更為開放的觀秀體驗。」王子欣說。


數位發表越來越普遍!臺北時裝週要做出改變嗎?

實體與數位發表各有優缺點,設計師依據品牌需求,找到最合適的發表形式,但作為凝聚臺灣本土時尚力量的臺北時裝週,是否需要因應數位發表的興起做出改變,對許多設計師而言,仍是有待觀察的課題。例如,UUIN設計師劉子超就認為,臺北時裝週目前仍在萌芽階段,是否應該學習國際時裝週引進數位發表,仍然有待商榷。

「有時候太標新立異,反而會本末倒置,失去時裝週原本的意義」劉子超說,「都還不太會走路,就想要飛是不太明智的決定,建議還是一步步來,站穩腳步比較妥當。」

向來關切環境議題的JENN LEE李維錚,則認為後疫情時代的時裝週,應該不只是把活動辦的盛大,更要顧及對環境的影響。

「後疫情時代的時裝週,不應只追求高大上,而是應該思考該如何在消耗最少資源的情況下,做出所謂的風尚!」李維錚說。


採訪編輯:BeautiMode

(本文版權為《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所有,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廣告、專案等商務合作,請發信至:[email protected]
瓶頸將至還是再進化升級?看臺北時裝週未來的挑戰
設計師WFH穿什麼?視訊想要有精神「這一點」是關鍵
一場表演、兩種體驗 由科技串連成就「異地共演」的臺北時裝週開幕大秀
舉辦5季後,臺北時裝週的下一步?時尚觀察家孫正華:建立靈活機制,讓本土時尚遍地開花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為宏麗數位創意股份有限公司旗下最具時尚商業知識的線上媒體,我們從人文角度出發,報導國內外優秀的時尚與娛樂產業工作者及創意人士,推動台灣新銳品牌,探索影視美學…期望透過我們深入淺出的介紹,讓業內人士或產業門外漢都能對相關領域發展和脈動有更深入的了解與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