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Alexander McQueen在紀梵希的日子

(本文節錄自時報出版《膚下之血:亞歷山大‧麥昆,一位天才設計師的誕生與殞落》一書,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編按:由於原文篇幅較長,以下文字為重點節錄轉載。

一九九一年十月,包括李、阿黛兒和蕾貝卡等幾名時尚班的學生,集體跑到巴黎,嘗試討票進入秀場看秀。「對於倫敦的時裝學生而言,偷偷潛入秀場,顯然是一種成人儀式,」時尚作家瑪麗詠‧休姆(Marion Hume)說,「中央聖馬丁的學生……,對這件事最拿手了。」1他們搭乘火車和渡輪,然後住在牆壁剝落的便宜旅館。蕾貝卡已經拿到了紀梵希(Givenchy)的秀票,她記憶中,那場秀上全是「可怕的花朵主題禮服」。李也沒有留下深刻印象,「我不敢相信妳叫我看這場秀,」他告訴她,「爛死了。我才不會幫這樣的牌子設計。」五年後,當蕾貝卡聽到麥昆被紀梵希聘用為設計師的消息,這段記憶使她不免發笑。2

一九九六年夏天,有關於紀梵希可能發生變化的謠言四起。七月,吉安法藍科‧費雷(Gianfranco Ferré)宣布離開迪奧,此舉開啟了一系列誘人的可能。

莎拉‧波頓回憶,「李以為他們要他幫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設計一只手袋。」被找去當紀梵希創意總監一事,讓他緊張到不得不跑廁所。「我聽說他們打電話給他之後,他把手機放下,跑去拉屎,再回來接電話,」安德魯‧葛洛夫斯說。「他的第一個反應,是從家裡的馬桶上打電話給我,」莫瑞說,「他說:『巴黎那邊給我這個工作機會,如果我接了,你會跟我一起去嗎?』我說:『好啊,為什麼不呢?』」

從Alexander McQueen實習生到創意總監 神秘的Sarah Burton與她的服裝

麥昆對於接不接這個職位感到矛盾,於是尋求他人的建議,這對他來說很不尋常。愛麗絲‧史密斯試圖說服他拒絕,她相信他無法應付巴黎的精英主義。在此同時,伊莎貝拉‧布羅則希望李能夠讓她擔任顧問,因而懇求他接受。最後,李同意,LVMH給他一份草約。在十月初,德瑪‧布羅打電話給他的會計師約翰‧班克斯(John Banks);因為知道他會講法語,所以請他看一下合約內容。

約翰回到格洛斯特郡去拿護照,第二天早上搭火車去倫敦。他在斯溫頓(Swindon)車站買了一份《泰晤士報》,打開看到標題「法國時尚如何看上英國人的設計」,底下則是一個關於麥昆如何被聘到紀梵希的故事。「我不知道他們是否意識到,他們差一點就弄錯了,因為他們顯然在我與李談話之前就準備要印了,」約翰說。

奧黛麗赫本女神形象的幕後推手 Hubert de Givenchy辭世

一九九六年底到一九九七年初,對麥昆而言,是一段瘋狂時期。他在十月中旬簽了紀梵希的合約,他只有十一週的時間準備在一月為該品牌舉辦他的第一次高級訂製時裝秀。

這場延遲了一小時的秀,是由馬可斯‧軒肯伯格(Marcus Schenkenberg)主導,他是當時世界上最高薪的男模,飾演希臘神話中伊卡洛斯(Icarus)一角。他被米拉噴灑金粉,全身只穿戴了一雙巨大的翅膀和一塊腰布,軒肯伯格從屋簷上的石頭陽台上觀看了整場秀。坐在前排的,有美國版《Vogue》總編輯安娜‧溫圖、她的同事哈米許‧鮑爾斯、設計師阿澤丁‧阿萊亞、德國攝影師彼得‧林博(Peter Lindbergh)、戴著一頂像衛星天線盤的黑帽子的伊莎貝拉‧布羅,以及穿著購自伊凡斯(Evans)百貨格紋西裝的喬伊絲‧麥昆。觀眾對時裝秀的反應是分歧的。麥昆知道自己本來可以做得更好。

品牌經營遊走於商業與設計的天平兩端!台灣服裝圈其實可以做得更好!

第一場紀梵希大秀令人失望的經歷讓他受了傷,而且傷得不輕,但他試圖堅忍,並且導正工作的角度。「我不認為時尚就像治癒癌症或愛滋病——或者說是為了治癒任何其他的事,」他說,「說穿了,那不過就是衣服罷了。」

倫敦時裝秀之後,麥昆只有十二天的時間,為他的第一個紀梵希時裝系列做收尾動作。該場秀在巴黎的馬肉市場(La Halle aux Chevaux)舉行,其地板是傾斜的,以「排出室內石地板上的血」。秀前,這個地點就引發了大眾關注。3時尚編輯們流言蜚語,排演期間,音樂聲大到讓下水道裡的老鼠抓狂,因此維修人員不得不密封下水道,以阻止鼠輩蜂擁而至。「狗屁,」聽到此事的一名美國記者回應。4「如果那是真的,亞歷山大‧麥昆會把下水道的入口弄得更大一點。他會喜歡讓老鼠亂竄的。」

每件服裝都有生命 造型師Katy England緬懷Alexander McQueen:他至今仍與我同在

秀評大多是肯定的。先前批評過麥昆的科林‧麥克道爾,說這個系列展示了「爆衝的女裝,是你所能想像最不妥協的性感設計」,以「令人驚訝的確定和自信」呈現出來。5然而,麥昆獲得最多媒體報導篇幅的,不是他的新系列創作,而是他在接受《新聞周刊》雜誌採訪時,不假思索地把他的評論者與納粹相比。「希特勒摧毀了數百萬人,因為他不明白;很多人也是這樣對我,因為他們不明白我在做什麼,」他說。卡羅‧馬隆(Carole Malone)在《週日鏡報》撰文回應:「如果他不能找到辦法解決他的工作壓力(畢竟這只是時尚),他可能很快就會發現,自己穿著精神病院的約束衣(當然是設計師款),被強行從伸展台上帶走,拿單程票到精神病院去。」6

時尚界從不缺酒精和毒品?!他拒絕為Alexander McQueen安排吸毒房間

一九九八年三月,麥昆為紀梵希推出了一個連他最苛刻的批評者都滿意的系列。前一年十月猛烈批評他紀梵希秀的布倫達‧波蘭,說他「已經減少花招,並且運用他招牌的俐落剪裁,來產生一個強大的、有克制的新裝系列,連休伯特‧德‧紀梵希本人都可能願意掛上自己名字。」7影星凱特‧溫絲蕾坐在時裝秀的第一排,她來巴黎,是為了試穿麥昆為她於當月稍後要出席奧斯卡頒獎典禮所設計的蜻蜓刺繡禮服。雖然她沒有以「鐵達尼號」贏得最佳女主角獎,她的禮服被認為是「今夜我最美」,而那年稍後,她也將穿著麥昆的禮服,嫁給她的第一任丈夫。8

凱特溫絲蕾自曝曾因身材遭霸凌 「不要為自己是怎樣的人而道歉!」

註:
1 ‘Inside London, The Groupie’, Marion Hume, American Vogue, January 1997
2 Interview with Rebecca Barton, 1 February 2014
3 ‘Chanel and Givenchy Traditions’, Amy M. Spindler, New York Times,14 March 1997
4 ‘Do You Think It’s Me’,Colin McDowell, Sunday Times, 23 March 1997
5 ‘Do You Think It’s Me’,Colin McDowell, op. cit.
6 ‘Oh Malone!’, Carole Malone, Sunday Mirror, 16 March 1997
7 ‘Fashion: The Ravamp by “Yoof” Pays Off’, Brenda Polan, Financial Times, 14 March 1998
8 ‘The Oscars: And the Best-Dressed Actress Award Goes to…’, Melanie Rickey, Independent, 25 March 1998


買書做公益: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邀請您透過此連結購書,由此所得的收入將全數捐贈給香園基金會

書籍封面.jpg

(本文節錄自時報出版《膚下之血:亞歷山大‧麥昆,一位天才設計師的誕生與殞落
一書,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廣告、專案等商務合作,請發信至:[email protected]

Dior的馬鞍包廣告是土,還是大獲成功?
她能將Givenchy帶進10億美元俱樂部嗎?
時尚鬼才重返大銀幕!關鍵服裝秀串起Alexander McQueen不為人知的瘋狂與感性
迪奧先生喜歡英國食物?! V&A博物館籌備最昂貴Christian Dior特展 探索品牌與英國的連結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為宏麗數位創意股份有限公司旗下最具時尚商業知識的線上媒體,我們從人文角度出發,報導國內外優秀的時尚與娛樂產業工作者及創意人士,推動台灣新銳品牌,探索影視美學…期望透過我們深入淺出的介紹,讓業內人士或產業門外漢都能對相關領域發展和脈動有更深入的了解與認識。